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5966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微妙關係 (卓路) By 夜貓

  像這樣的事也不是第一次的了,不過隔天路飛總會被卓洛找回來,在食店前或是食店旁的街角口處。像今次過了一星期還沒有一點頭緒的,還是第一次。   不是迷路,那就是「被找」了。這是卓洛的結論。但有誰會對他不利呢?雖然路飛是這一帶出名的頑童,不過附近的居民似乎也很喜歡他。跟他相處才三個多月,但這一點倒是可以肯定的,他的天真、單純就是令大家喜愛他的原因,雖然有時候也成了別人頭痛的根源……。   不經不覺和他相處差不多三個月了,當初『被撿的貓』如今反而成了『飼主』。卓洛也想不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反要去照顧救了自己的恩人……。   「報恩?就當作報恩吧……唉……」卓洛不禁連連歎息。   「啊!終於找到你了!你是卓洛吧!」   「嗯?!誰啊?」   卓洛剛回到家的門前,這名年輕的女子就對他說了些莫名其妙的話。   年輕的女子笑著說:「入去裡面再說吧!」然後,女子抽出鑰匙把門開了。   「你……怎會有鑰匙?」   女子依然笑著說:「我叫奈美,這房子是我租給路飛的。」   奈美?這名字好像在那裡聽說過……卓洛在心裡反覆的搜尋有關這名字的記憶。   「那麼,房東小姐是來收租的嗎?」   「哈哈……」奈美忍不住大笑了起來,「你真的如路飛所說呢!」   「……」   「啊,對不起,先說重點!路飛正在我家。」   「什麼?!」   「他一直發高燒昏迷不醒……」   卓洛不等奈美說完便急著說:「為什麼現在才跟我說!」   「哦?我有留字條在信箱……唔……不過我想你也沒有看吧……」   「呃!」這幾天一直在外找路飛,根本沒回過家。   「而且電話也不通。」奈美補充說道。    看著床上少年一臉蒼白的倦容,卓洛簡直不能相信這就是平日那個活蹦亂跳的路飛。   「他已整整昏迷三天了。」奈美看著路飛說。   「三天?」卓洛疑惑。   「嗯……三天前他倒在我家門口,嚇了我一跳!而且,當時還下著大雨呢!」   「三天……但路飛在一星期前就失蹤了……那期間的三四天,他到底到哪裡去了?」   「這個嘛……要待他醒了才問得著了!」奈美接著說:「對了,要住下來嗎?我想暫時還不要搬動他吧!而他也需要別人來照顧……」   「啊!這才是你最終的目的!」   「呵呵……租金就計你便宜一點吧!」   「呃!還要收租。」卓洛心想。   奈美笑著說:「當然,」卓洛有點驚訝,然後她又說:「還有醫藥費啊!」   「簡……簡直是個魔女!」卓洛硬把這句話吞回肚裡去。   其實,有關奈美的事,路飛大至上也有向卓洛提及過,可是卓洛每次總是在睡大頭覺。不過,現在可是親眼所見。環顧四周,奈美的家共兩層,下層是客廳及工人們的房間,上層是主人房及客房。而他們現在身處的位置,是上層近梯間的一間雙連隔壁書房的客房,主人的意思也是讓卓洛住進這間書房,好讓有人能照顧路飛。   「有錢的魔女……」卓洛喃喃自語的說。   令卓洛感到不安的,並不是奈美有錢的事實,而是她跟路飛的關係,如果只是房東與房客的關係,那麼她沒必要這樣照顧他吧。但自問自己又有什麼權利去過問呢?我也只不過跟他相處了三個月而已,還是被他撿回來的,卓洛想著想著不禁失笑。   「要吃嗎?」奈美拿了些點心進來。   「我想你還沒吃午飯吧,」看見卓洛猶豫的表情,奈美有點得意的說:「放心,包伙食的!」   「自從你來了之後,路飛也漸漸開朗了許多呢。」奈美忽然說道。   「怎會……」卓洛感到疑惑,雖然相處的時間不算長,但他看到的路飛總是開開心心的,話是說反了吧!自從跟路飛住在一起後,也沒試過如此這樣令人愉快。   奈美好像看透卓洛的心思說:「那是裝出來的。」   「什麼?」   「那是因為……呃,路飛!」   「路飛。」卓洛看著剛醒來的少年。少年也注視著叫喚了他名字的人。   「你是誰?」 第二話 「你撞壞腦了嗎?真不敢相信你會忘了他……」奈美連連搖頭。   卓洛也沒多說一句,逕自走出房外。   「什麼呀?奈美。」路飛搔頭。   「唉,真拿你沒辦法。」   打擊?要是可以這麼說的話,不竟自己才不過和他相識三個月而已,被遺忘了也是理所當然。只是……有說不出的感慨,他和他共度的這一段小小的日子,由他們初次相遇至今的這一段小小的回憶……   「如果你沒地方去的話,可以去我家啊!」少年天真的笑著說。   「為什麼?」   「因為你的樣子好像在等人。」   「?」   「我也在等人啊。」少年的臉上閃過一絲的無奈。   「……我沒有這種癖好的,你找別人好了!」卓洛搖頭,心想這個年頭的少年少女往往為了找快錢,什麼事也敢做,就只不過是為了買一些心頭好罷了。   「呃!等等呀!你誤會了!」   「喂!」奈美叫道,「別一臉死人臉啊!」   「你!」卓洛真想揍她一拳。   「只有你是想不起來。」奈美皮笑肉不笑似的。   「你……」   看到卓洛像要殺人的表情,奈美連忙說道:「哈哈……開玩笑罷了,別那麼認真嘛……」   「我剛才問了他這過去一星期所發生的事,他說他記不起了,更甚的是,」奈美稍微停頓了一下,「他不是失憶,而是記憶倒退了。」   「什麼?」卓洛驚訝的望著眼前的人,像要試圖理解她所說的只不過是個玩笑。   「當然,這只是我的想法,還是要讓醫生檢查一下才可以肯定。」   「嘻嘻嘻,索柏,我很好啦。」   「好你個頭,你足足昏迷了三天,而且全身都是傷,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唔……」路飛努力的想著,「不知道啊!嘻嘻嘻……」   「唉,還笑,真是服了你!」   「呀!奈美,我好肚餓啊!」   「知道啦,我已叫山治準備啦。」   卓洛尾隨奈美進入房內後,卻被眼前的生物嚇住了。奈美接著向他介紹:「他叫索柏,是我家的醫生。」然後,一名金髮男子粗暴的踼開門進來。「喂,臭小子,剛醒來就吵著要吃!」   「噢,山治!」路飛正要撲向山治手上的食物時,卻被山治巧妙的避開了,山治總是喜歡拿食物來戲弄路飛的。奈美看在眼裡,輕嘆了一句:「又來了。」然後示意索柏跟卓洛到房外談。   奈美問道:「路飛現在的情況怎樣?」   索柏說:「嗯,身體的傷倒是沒什麼,但似乎受了很大打擊,才會做成記憶障礙……」   卓洛反問:「不就是失憶嗎?」   索柏說:「呀,有一點不同啦,路飛他可不是完全失去記憶,只有這幾年的事他想不起來……」   「嗯?」奈美想了一會,「難道就只有這三年?」   「好像是。」索柏平靜的說。   「不會吧,就剛好是這幾年……」奈美像是自言自語。   現在回想起來,連卓洛也不明白為何會跟這個陌生的少年聊起來。   「我在等我哥哥……」,少年的眼神忽然暗淡了下來,「三年了……他是我唯一的親人。」   「……等一個不會再回來身邊的人。」卓洛忽然說道。   「不,」少年激動的說,「他一定會回來我身邊的!」   雖然少年的眼神堅定,但他知道他無意中觸及了他的痛處。   「對不起。」   「嘻嘻嘻,沒關係,那你呢?」   「嗯?什麼?」   「我說你在等誰呀?」   「呀,等一個不會回來的人。」卓洛忽然想戲弄這個小鬼一番,就故意這樣說,少年果然同情起來對方來,「我就知道你在等人,不過沒想過會這樣……」   他竟然輕易的就相信一個人的說話,卓洛感到有點不好意思,該說他天真還是白痴好呢?不過,話又說回來,若他不是那種毫無戒心的人,又怎麼隨便和陌生人說話。   「我叫路飛,你呢?」   「卓洛。」   那時他猶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至今我還歷歷在目。 第三話 「卓洛!」   「你為何總是發呆!」奈美不耐煩的說道。   「啊……」   「唉,算了。」奈美也沒好氣的,「那麼,你有什麼打算?」   突然被這麼一問,卓洛才看清自己跟路飛的關係,看來是再沒藉口留下來了。   奈美帶點感慨的說:「要是你還願意留下來照顧他的話,我也不反對,只是你要過得了山治這一關罷了。」   「哼!我才不怕那個圈圈眉毛!」   「哈哈……很好,這才像樣嘛!」   原本山治一直就很反對路飛讓一個陌生人跟他同住。除了他哥哥之外,路飛最聽的就是山治的說話,不過只有這件事,說什麼也好,路飛也堅持要讓卓洛留下來,最後山治也只好讓步。   「路飛。」山治輕撫著路飛柔軟的髮絲。   「嗯?」路飛邊吃著山治為他弄的食物,邊笑著看山治。   「回來和大家一起住。」   「不要!」然後他小聲的接著說:「我要在那待我哥回來。」   「……唉,知道了,不過無論如何也要待傷勢好了才准離開!」   「嗯!」   也不理在場的病患,山治自顧自的抽起煙來,眼光已飄向無限的遠方,回憶總是帶點甜蜜又令人心酸。七歲以前,路飛還是跟他們一起在孤兒院生活,可能由於自小便失去兄長的消息,路飛變得依賴比他年長兩歲的山治。但隨著他的哥哥又再度出現,山治才意識到路飛對他來說……。   山治嘆了一口氣,如今說什麼也是徒然,他明白到眼前的人是他永遠也得不到的人。就讓這份感情隨著手裡的煙一起飄到遠方,然後靜滅。   「真的可以嗎?」   「什麼?」   「這個,」路飛指著手裡的東西,「這個真的可以給我嗎?」   「啊……我還以為……」   「嗯?以為什麼?」   「不,沒什麼……這個不是早就答應你的嗎?只是前幾天你失蹤了,現在才給你……」山治心裡也著實嚇了一跳,不過他的理智告訴他,路飛才沒那麼敏銳察覺出他的感情。   「咦?」山治忽然感到困惑,並不是路飛突如其來的發言,但究竟是什麼讓他感到奇怪的呢?他又說不上來。   「路飛、山治。」門外的奈美大叫道。   「噢,奈美小姐,我來為你開門吧!」   「謝謝啊,山治。」索柏隨著奈美一起進來。   路飛一看見他們就急不及待的展示他手上的模型,「你們看!是限量版的前進號啊!」   「啊!山治真的為你找到了……哈哈……咦?」   奈美看了看索柏跟山治,然後說:「這不是幾星期前你吵著說要的模型……為什麼你會記得這件事,反而忘了卓洛這個人……喂!路飛!給我說清楚啊!」   「呃……糟了……」路飛像是自言自語似的,接著找起被子蓋過頭便說:「我覺得頭有點痛,我還是睡一覺好了……。」   「你以為這樣就可以了事嗎?!」大家異口同聲說。   最後,奈美輕嘆了一聲說:「放心吧!卓洛回去拿些換洗的衣服,你就趁現在把話說清楚吧!」   良久,路飛才緩緩的說:「對了,為什麼會記得呢?」   「別再裝傻了!」   「不知道路飛可以騙他們多久……」   「呀,也不大可能拖很久,他根本就不會說謊……。」   倆人也下意識的嘆了一口氣,算了,反正在這裡乾急也是沒用的,也只好聽天由命了。   「喂,他出來了!」   卓洛拿著一個小背包從家裡出來,然後聽了一通手提電話就往別的方向走了。   「喂喂,卓洛似乎不是回奈美家。」   「我就知道這人並不簡單!只有路飛才會這麼信他。」說罷便一手拉著他同伴的長鼻子就跑起來。   「喂喂,別拉……痛……」   當然卓洛也發現一路上有人跟蹤他,他就故意繞了一段路,然後在一個轉角處,趁迎面而來的一架貨車的掩護下,閃過對面馬路去甩掉尾隨的倆人。   「該死的!讓他甩掉了!」   「呃,這下怎麼辦?」   被問的人氣得大叫:「這下能怎麼辦!……先吃點東西再說……」   「什麼……怎麼兩兄如出一轍……」   「你還在囉嗦什麼!」   「是是。」   另一方面卓洛得意的笑著說:「想跟蹤我,還早呢!」 第四話 「只是一時記憶混亂……」路飛吞吞吐吐的說著。   奈美嘆了一口氣,直找起路飛的臉來拉扯,「你以為誰會相信這鬼話呀!」但心想這小子竟然也會不惜說謊,大概他有他的苦衷吧。 「不過算了,你沒事就好了!」   雖說這個答覆不是很令人滿意,看著路飛這樣認真又好笑的表情,山治和索柏也笑著說:「算了。」   「嗚……奈美、山治、索柏,還有烏索普……你們都是我最好的同伴!」   「說起來,烏索普跑哪去了?」奈美說。   「好了,既然都吃飽了,現在怎麼辦?」 這幾天烏索普他們一直跟蹤卓洛,而他只不過是到處找路飛,並不像艾斯所說的他是個什麼壞人,為何艾斯這麼肯定卓洛就是那個猶大呢?   「總之你記著我們之中有猶大,別相信任何人,特別是那傢伙。」   烏索普忍不住問了一句:「為何你這麼肯定那個猶大就是卓洛?」   「這個嘛,有關他的傳聞很多……」艾斯把最後一口片薄餅吃掉。   「他可是很有名的,在那個行頭裡,」喝了一口茶,艾斯接著說,「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那個無賴竟然還賴在我弟弟家!」   說到這裡,烏索普終於明白,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吧!   路飛躺在床上正煩惱著,艾斯和烏索普大概還在跟蹤卓洛,都怪自己不爭氣,怎麼一回到奈美家前就昏到了,不然事情也不會如此,繼續裝下去?還是老實的說出來?現在該怎麼辦?   三天前……   「我相信他!」   「路飛!他是另有目的!看你受了傷就知道,事情並不是你所想的那麼簡單……」   路飛打斷艾斯的話:「我這傷跟他無關!」   在一旁的烏索普看著路飛身上的傷,由頭到腳全身不是流著血就是腫起來,不由得皺眉說:「路飛,你還是先治療一下比較好,卓洛的事遲一點再說吧。」   「我沒事,你不用理我!」   路飛一時固執起來,誰也沒法阻止得了,再加上艾斯倆人各自堅持己見,真是沒完沒了,烏索普也看不過眼,好言相勸:「這幾天卓洛還不是到處去找路飛,我想他也不是什麼壞人……」   此話一出,艾斯便惡狠狠的盯著烏索普,烏索普連忙說道:「既然有懷疑,只要澄清它就可以了吧,例如……你就假裝失憶,看看他的反應如何?」   路飛想也不想便說:「為什麼不乾脆直接問他本人?」   艾斯氣得大叫:「你是笨蛋嗎?那有人會直認自己是另有目的去接近一個人!」   「那大前題是他另有目的,但我相信他!」   眼見倆兄弟又要吵起來了,烏索普連忙說道:「這樣吧,路飛你聽好了,這樣剛好你回去就假裝忘了他,記著就唯獨只忘了他一個人好了,看他的反應如何?然後……」沒等烏索普把話說完,艾斯搶著說:「烏索普,你就跟我一起跟蹤他,看我怎麼抽出他的狐狸尾巴吧!」 「嗚……為什麼是我……」   「路飛……路飛……」   「什麼?」   「等一下卓洛回來,你打算告訴他嗎?」被奈美這樣一問,路飛也不知如何是好,還是乾脆直接問他本人?不過一想到艾斯生氣的樣子,難得終於等到哥哥回到自己身邊,實在不想為這事而跟他吵下去。   「要我們配合你嗎?」奈美溫柔的說。   「雖然我們不明白你的用意何在,不過似乎很有趣呢!」奈美不其然的笑出來,看得山治跟索柏的額上也冒出汗珠來。   「呀,遲了一點。」   「算了,路飛現在怎樣?」   「還好啦,受了點傷……」至於忘了自己的事卻說不出口來。   「這樣……你就繼續留在他身邊。」   「這個……可能有點麻煩……」   「怎麼了?」   卓洛不想說被忘了這件事,就說剛才有人跟蹤他,「我想他們開始懷疑我了。」   「這下的確有點辣手,不過反正你找個藉口留下,沒辦法的話……」   突然電話的玲聲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總之按照原先的約定吧。」留下這句話,那人便匆匆忙忙的走了。   卓洛也沒多想便離去,途中經過一處令人懷念的地方,才發現自己不經不覺走了那麼遠,還沒有回去的意思。   嗯,為什麼會是這個地方呢?卓洛心裡有種說不出的心酸,「呀……路飛,連這個承諾大概你也忘了吧。」   「為什麼要找那個模型?」   「出海是我和艾斯的夢想!哥哥還答應我要陪我一起坐前進號去到處冒險!」   忽然路飛停下來,「你看!」他指著那首巨大的帆船,一般來說船頭掛的都是美女或是更有氣勢的生物,但這首船卻掛了一個很可愛的類似羊頭的東西,卓洛看了一眼,心想雖然是奇怪了一點,應該說這首船好像一點說服力也沒有,不過,要是路飛坐在那個羊頭上……   「喂,卓洛!」路飛大叫並向著他揮手。   「呀,好可愛……」   卓洛心想那是幻影嗎,此時路飛正坐在羊頭上向他揮手呢!咦!   「喂,笨蛋!快下來啊,你不是不會游泳嗎!」卓洛慌慌張張的連忙揮手示意他下來,路飛只是哈哈的大笑著。   擾攘了一陣子後,卓洛好不容易才勸服他下來,第一句便罵他:「你是笨蛋嗎?要是掉到海裡怎麼辦!」   「你會救我吧!」   被他這麼一說,卓洛一時語塞,「你……」   「嘻嘻,卓洛是個好人。可惜這首船已經被人買下了。」   「所以你才到處找那個模型。」   「嗯嗯。今天是最後一天展覽了,之後它會揚帆出海吧。」路飛依依不捨的撫著前進號。 「要是有那麼一天,」卓洛感到有點不好意思,「出海……就讓我陪你去吧!」   「嘻嘻,好啊!」路飛笑著說,「還有艾斯、山治、奈美、烏索普跟索柏,我們說好了要一起去冒險啊!」卓洛苦笑著,雖然和自己的意思有點不同,不過這小子就是這樣,同伴對他來說勝過一切。   當然現在再看不到前進號,看著那一片汪洋大海,卓洛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虛。 第五話 烏索普回到大屋後,直接找路飛去把剛才遇到的事告訴他。   「噢,這樣嗎……」   「老實說,我也不覺得他是個壞人,」烏索普望著路飛接著說,「不過他故意接近你是個事實。否則一般人也不會隨隨便便接受和一個剛相識的人同住。」   「哎啊,是我要求他的啦,嘿嘿嘿……」   不過話又說回來,普通人也不會要求一個剛相識的人同住吧,烏索普這樣想。   「你還真是的……」烏索普無奈的說。   「反正事情都變成這樣,就乾脆繼續裝下去吧。」   「呀……還要裝下去……」路飛感到非常苦腦,「這種事只有你才辦得到!」   「哈哈!當然烏索普大爺我……喂喂…你這是什麼意思呀!」   路飛哈哈的大笑著。   說起來,為何路飛會要求跟一個陌生人同住呢,他不是一直堅持要自己一個人住,也反對我們去照顧他,烏索普不解。   「怎麼了,烏索普?」路飛問。   「路飛……你還是覺得寂寞嗎?」   良久,他才回答道:「不是啦,他好像沒地方住……只是這麼覺得嘿嘿嘿……」   「是嗎?」烏索普也不打算拆穿他,替他蓋上被子,「你還是多休息一會吧。」   「嗯。」   烏索普走出房間後,奈美就叫住他:「你們到底有什麼隱瞞哦,烏.索.普!」   這個才是最大的問題,不過烏索普使出他平生最厲害絕技,也是唯一的武器說了一堆有的沒的,然後接著就是逃,不過奈美怎何能放過任何有趣的消息呢?   之後的三天,卓洛像在生氣又像在逃避,幾乎都不和路飛說話。奈美起初只是覺得很有趣,還故意取笑他,不過這情況久了,大家都知道這不像是開玩笑。   「還是告訴他比較好吧!」路飛一直都堅持這樣說,可惜在大顆兒的看守下,他當然沒有幾會說了,再加上卓洛的冷淡對待。   「不行!」   「山治說得對啊!」奈美說。   「那為什麼不趕他走?」索柏問。   「呵呵,這個嘛……」奈美笑得很甜,眼睛左右轉動的不斷在打量著身邊的人,「當然是留在身邊比較好觀察吧!」   「你只是覺得好玩,想看好戲吧!」烏索普聲音像是自言自語似的。   「什麼?有話就不妨大聲點說嘛!」   「哈哈……那麼以後要怎麼辦呢?奈美大姐!」烏索普嚇得連忙退到路飛身邊。   「這個嘛……」   之後幾天的情況就更為惡劣,卓洛甚至連奈美他們也一句話不說。路飛實在無法忍下去了,於是一手拉著卓洛走出大門,不理他的同伴在大吵大嚷勸他別衝動。   一路上,路飛拉著卓洛的手臂不知走了多遠,依舊背對著他走在前面,正懊惱著要怎麼說。一向直話直說的他,竟然也有不知如何開口的一天。   突然他停下來,用手找了找自己的頭髮,還是背對著他小聲的說:「卓洛,我……沒有忘記你啊……」   「我知道。」卓洛平靜的說。   「咦?」路飛驚訝得連忙轉頭,快得還把脖子扭傷,哎呀的一聲,用空下來的手按著受傷的位置。   卓洛一面溫柔的把手覆上了路飛按著痛楚的地方。   「不記得我,卻記得我不喜歡喝咖啡加糖;不記得我,卻記得我不喜歡在練劍時有人打擾;不記得我,卻記得我不喜歡光亮的地方……」   路飛瞪得一雙眼大大的,像是要把眼前的人看得更清楚一些。   「你……我……」   卓洛賊笑道:「你現在想跟我道歉,還是想讓我打幾拳消消氣?」   「呃,對不起!」   路飛閉上眼,等待卓洛的拳頭。   「笨蛋!」卓洛小聲的罵了一句,輕輕的把唇覆上他的唇。 待續 < 後話> 哈哈……寫到這個地步 他們的關係一點也不微妙喵(大笑) 而且又返回原步 看來這個坑掘得太深了(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