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5966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怪戲上演 (山路←卓) By 流二

「真的...好痛呢...」 苦笑。 「我又做錯了甚麼啊?笨蛋﹗」笨蛋一詞,是指路飛?還是自己呢? 和路飛成為情侶,都有一段日子了,在這段日子裹,和自己的愛人--路飛,都不知吵架過多少次,今次又是第幾次? 「又走去了那裹嗎....」點燃手上的香煙,吸了一口,隨便找了個地方慢慢坐下.... 感覺很無力。 「哎呀﹗氣死我了﹗」 「喂~你又和山治吵架啊?」 「才不是呢~是他有心氣我﹗」 「......」 真是見怪不怪,每次路飛和山治吵架之後,總會跑去卓洛家找卓洛吐苦水,而卓洛也沒好氣的聽路飛指責山治的惡行。 「今次又是甚麼事啊?」 「哼......」 「不想說嗎?」那你來幹嗎呀? 「咕咕咕咕......」路飛按著肚子望著卓洛。「我餓了~」 你來吃東西的嗎?﹗「唉...好了好了,怕了你呀﹗」於是卓洛走進廚房,在儲物櫃拿了一箱食物下來,好明顯,這是卓洛預先就準備好給路飛吃的。接著,卓洛把該箱食物擺在路飛面前「吃飽就回去和山治和好,別賴在這裹﹗」 回望路飛,已經在開動了。 「你有沒有聽我說啊?」 「樓啊~~呢趙和怪戲飽(有呀~你叫我快吃飽)。」滿口食物說道。 「你別聽一半不聽一半﹗」 當然,路飛現在全神貫注地做「正經事」,誰會有空理你喔。於是卓洛只好用托著頭,看著路飛的食相,等待路飛辦完「正經事」。 「真是的,光看著你吃,我也感到無聊。」在桌上除意拿起了啤酒,滿滿的灌下。 路飛發現了卓洛的啤酒,記起以前聽過別人說,「酒」可以暫時忘記痛苦,不過,之前自己一直認為,「食物」才是可以暫時忘記痛苦的道理,而不以為然,可是不知為何,現在好想喝,難道是吃不飽的關係? 「我要喝酒,卓洛,給我﹗」 「甚麼?」以為自己聽錯。 「我說~~我想喝酒﹗」 「我拒絕﹗」你想懶死不走啊﹗ 「為何不讓我喝?﹗」不滿狀。 「不准就是不准﹗」 「誰理你喔~~」 於是路飛以飛快的速度搶了卓洛原先擺在桌上的啤酒,一口氣整支灌下。 「哈哈哈...你看你看﹗我喝到了。」擦了擦嘴巴,一付你阻止不了我的樣子。 「笨蛋﹗我又不是在和你玩﹗」 「很好喝呢~~哈哈哈~」 「你呀﹗喝得這麼急,是好容易醉酒的﹗」 「我才不會呢,難道卓洛你會?想不到原來你的酒量那麼少嘛~」一付很苦惱的樣子。 「你這是挑撥嗎?」 不理卓洛,繼續喝繼續喝.... 「哈哈哈...我已經第三支了嘛﹗」還未醉喔~~ 「你這傢伙喔﹗你以為三支就好厲害了嗎?」 「第五支...」 「你...+」好﹗就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酒鬼﹗ 接著卓洛又以驚人的速度灌酒。<--成功被挑撥 於是,兩人由鬥嘴順勢轉為鬥酒量。論酒量,路飛按道理是不及卓洛,可是論路飛肚子的乘載量,又誰人能及路飛? 經過三小時的激戰後,兩人...... 醉倒... 房間因「激戰」後變的混亂,空蕩蕩的酒瓶隨處可見,整個房間充斥著酒氣。兩個男子,均大字型躺在地上。 「這算是平手嗎?」卓洛說到。 「我不承認...不過...下次繼續。」頭好暈。 其實卓洛還可以繼續灌酒的,可是眼看路飛你灌我就繼續灌的樣子,真是不太忍心,還是趕快假裝和路飛打成平手就算了。 「......」 「......」 「睡了嗎?」 「還沒...不過很想睡...」 「...」 「卓洛...」 「嗯?」 「好熱...」 「那脫掉衣服好了。」 「你幫我...」 「甚麼?你自己沒手啊?」 「我不想動...所以你要幫我。」 「...你這是甚麼爛理由?」路飛醉了嗎? 於是卓洛起身看看躺在自己身旁的路飛。這個大笨蛋,整個面都紅的像個大蕃茄,還想繼續跟我鬥酒量?那個山治做了甚麼傷了路飛呀? 「你和山治怎麼了?」邊說邊幫路飛脫衣。 「我可是拳賽的金腰帶呀﹗」 「我知道,不過我不是問你這個呀﹗」這件衫怎麼脫? 「我呀﹗好愛山治﹗」 「嗯...這個我也知道...」原來是這樣脫的。 「但山治他為甚麼會這樣想...」 「他怎樣了?」終於脫掉了。 「喂呀...卓洛...」 「嗯?」 「不要脫我褲子...」 「我沒有脫...」 「你不是正在脫嗎...」 啥?一回個神,我何時脫了他的褲子起來喔? 用小手推了一推卓洛「我要睡了..」 「喂~別睡呀﹗你還沒說完﹗﹗」 在地上隨手找了個娃娃嘔飛卓洛「別煩我啦﹗」 拿起飛向自己的娃娃回掉路飛「起身呀﹗說完再睡﹗」 真不是味兒,好想睡呀﹗幹嗎呀﹗+ 「起身呀起身呀起身呀起身呀起身呀....」(流二:你是厲鬼嗎?) 「你很煩呢﹗﹗說了說了﹗山治說我呀... 只准當受﹗﹗」 卓洛...石化... 「「你不是受的嗎...」」(汗) 「我還沒說完呀﹗﹗他還懷疑我是不是和你有一腿﹗」] 卓洛,再度可化... 「好了好了﹗我說完了﹗我要睡了嘛﹗」終於可以睡了。 於是路飛好氣沒氣的進睡去,卓洛則石化之中的石化。 ...... 好不容易,卓洛終於清醒過來,回望路飛,已經呼呼大睡了。 「...原來你們吵的是這些...」 攻受問題?眼前的路飛,全身綿軟地躺在地上,酒的關係,白嫩的銅體泛起醉人的紅暈,微微喘著氣,赤裸裸的身子清晰可見櫻粒挺起﹐纖細的肩膊,褲鏈半開半掩,嬌紅的瞼蛋像一朵盛開的桃花,姿色比之前更多了幾許嫵媚,整個人煥發出動人的豔色,卓洛看得目不轉睛,渾身似著了火一般的難受... 跨上路飛身上,粗糙的大手溫柔地撫摸路飛細嫩的粉頰,「嘿...」微笑,不論你是甚麼拳賽冠軍,還是甚麼厲害人物,我認為...... 你只有十足當受君的條件... 情不自禁,俯下頭啄吻,細味品嚐,低下的人兒... 「叮噹」 「誰呀?」開了門,見到的是綠髮男子,手抱著自己心愛的人。 「這個還你。」卓洛道。 接過路飛「麻煩了。」 「這個笨蛋喝醉了。」 「是嗎...」是你灌他酒的嗎? 「看你的樣子好像很疑惑。」挑起眉。 「....」對﹗我在懷疑你有沒有對路飛做過甚麼。 「不爽嗎?」 「對呀,超不爽的。」 「我知你擔心一個你必須擔心的問題。」我和路飛的關係。 「你想耍甚麼寶呀?﹗」直瞪卓洛。 「嘿...不用擔心喔,因為,這只是『遲早一定會發生的事。』」 接著,卓洛背轉身「我走了。」 山治,依然抱著路飛站在門前... 「遲早??即是還沒?不過, 你這是向我宣戰嗎?﹗」 今天,真的超不爽﹗ 完 by流二 後記: 說到這篇文,其實是我上堂無聊走去打開頭,但又不想有頭沒尾,只好繼續下下去。我一邊打一邊想﹐其實路飛可能想當攻的,不過,我又想,誰看到路飛你,誰不想當攻啊?於是,路飛你還是乖乖的當總受君吧~~ 這篇文其實最後是由怒氣產生的,因為我打到差不多打完之際,居然走來壞機,我又沒有儲存檔案,只有一半的檔案,那時真的很想當心把這台電腦分屍﹗於是,用怒氣完成文章﹗ 流二發覺自己所想的每篇文,都一定是有卓洛,就有山治,我認為,他們是一世的情敵﹗﹗ 最近覺得山治愈來愈帥,一個字~~~~「型」~~~(大心) 有點點妒忌奈美起來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