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56183

    累積人氣

  • 4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狂 ((索+香)魯) By 悟飛

「謝謝你,香吉士」眼前的美女笑著跟我說謝謝,我的眼睛都成了心型,感覺猶如飛上雲邊一般,輕飄飄的,為了這個笑容,一切的努力都有了代價。 但是,心裡慢慢地起了一個小小的變化,我開始去追逐那個身影,那個耀眼的身影,那個有時過於自信而且傻裡傻氣的男人,也就是我們的船長 ── 蒙奇‧D‧魯夫。 喜歡看他笑,看他玩樂的樣子,他開心,心裡也跟著愉悅了起來。 『你知道All Blue嗎?』記得那時候我很興奮的問著他,其實自己也搞不清楚爲什麼要跟他提蔚藍海域,只是覺得一看到他,自己的夢想又馬上浮現,當時根本就還不知道將來他會成為我的船長,而且還會跟他出生入死,一起經歷刺激的冒險。 當初臭老頭叫我要看著他戰鬥,而且不要看漏每一幕,也許那時我的心早已歸順於他,才會跟他提起All Blue,我的夢想。 慢慢的,這種感覺起了變化,我就像初戀的少女一般,會下意識的找尋,但是又不敢說出來,只是一直注視著,注意著他的每一個動作,著迷,我微瞇起眼,看著他跟騙人布和喬巴玩耍的樣子,陽光灑在他的臉上,看起來紅紅的,很可愛。 如果是以前的我,絕對不會有這種念頭,對男人,我不屑一顧,但是這個不一樣,打從心底的愛戀著他,想守護他,看著他每天笑的跟白痴一樣的笑容,那個迷惑我的笑容。 我並不知道他跟那個臭劍士之前是怎麼相識的,但是他們兩個之間存在著一種默契,索隆非常信任這個船長,凡事都視船長的意見為意見,是他的劍士本性亦或者存在另一個理由,我不清楚,我也沒打算要去搞清楚,畢竟我在乎的是魯夫,因為他也是我的船長,那個讓我踏上這個旅程的船長。 「香吉士?」溫柔的女音響起,我就像是反射一樣,立刻高興的揮手,叫著美女的名。 「你是不是應該去準備晚餐了呢?」美女拜託我的事情,我一定馬上去辦!而且為了船上的女士們做飯也是我的一大樂趣,還可以看到魯夫那個吃飽而滿足的樣子,我也會很高興,因為…我想要守護這個笑容,直到永遠。 仔細的思考這種反常的行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不知道……等我意識到有這種情形的時候,我早已無法自拔。 手猶如自己會動般的料理著一切食材,即使我心不在這之上,我仍然處理的很好,一切就如在呼吸一樣自然而且容易。我陷入沉思,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不是我的,因為充滿胸膛的是那張不應該會出現的笑臉,不知道爲什麼越去沉思這個異樣的感覺,就越感到迷惑。 剛才的想法很自然的就會湧現,想要守護、保護、呵護。但是這個想法到底從何而來,為何會有這種想法?俐落的處理著手中的魚,思緒不斷的運行著,好像有一種秩序,但是又是那麼的混亂,難道說一切就是這麼的自然,命運註定我會去愛上他? 其實我對世界上有沒有神的這個議題沒有興趣,也從不相信有什麼命運註定,但是魯夫的存在就像是神的引導,他被壓在死刑台上的時候,那時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如此的巧合,讓我懷疑起世上是不是真的有天神的存在?既然如此,這個天神還真是奇怪,竟然引領我愛上一個男人? 一個耀眼而且不可思議的男人,自己總是在無意識之下寵愛著他,他嚷嚷著要吃東西時,雖然嘴巴上不甘願,身體還是不聽使喚自己動了起來。 美麗的娜美小姐放著不愛,偏偏去愛上了那個戴著草帽的男人?感覺到自己的唇角微微的勾起,一抹自嘲的笑,開始感到很狼狽,我不知道要怎麼克制這個快要爆發出來的情感,那股濃烈的感覺就像要溢出我的心臟,衝破我的喉嚨。 將盤子定位,拉開門,大聲的傳遞開飯的訊息,果不奇然,第一個是那抹紅色的身影,由遠而進,朝著我跑來,嘴裡還喊著我的名和要吃肉等字眼,看著他從我身邊穿過,一坐定位就開始大吃大喝,嘴裡叫罵著要留一份給小姐們吃,但是又因為看他吃的那麼愉快而感到滿足。 ※ ※※   是夜,隨著海浪而起伏的船正沐浴在這銀色的光芒之下,不斷地傾瀉而下,灑的我滿身。聽說月亮上住著一位美女?不知道是從哪聽來的傳說,現在看著頭上的滿月,雖然知道不可能,但心裡還是悄悄的描繪著那位美女的長相。 應該有著一對明亮的雙眼吧……而且應該很憂鬱的樣子,因為看不到太陽嗎?還是受不了太陽的追逐?想到這,自己都為這個無厘頭的想法感到好笑。 還是說會傻傻的微笑,看著跟我一樣望著她的人們?說到傻笑,又讓我想起那個笨蛋,我們的船長。思緒又回到剛才,又來了,那種強烈的感覺,疑惑自己到底在渴望些什麼,只是覺得一切的一切似乎不如我表面上所感覺到的那麼簡單。 「喔,香吉士,你還沒睡啊?」傳入我腦中的是我朝思暮想的聲音,回過頭,看著在如此冷冽的夜晚卻仍然穿著無袖背心的船長。 「不,我正好要睡了」捻熄手中的香煙,跟著船長回到我們的房間。 「啊,騙人布,你好奸詐喔!」魯夫指著正窩在喬巴身上的騙人布,不甘示弱的抓起蓋在騙人布身上的棉被,企圖鑽進去。 「啊,你們不要吵了…」善良的船醫正阻止著面前上演的鬧劇,但是他們卻一點要停下的跡象都沒有,只能看著鬧劇不斷的進行。 「對了,喬巴你變成鹿的樣子好不好?」船長裂著嘴笑著,船醫就這樣這著船長的指示動作,最後,魯夫和騙人布就背靠著喬巴的肚子,蓋著棉被,臉上掛著滿足的笑。 「香吉士、索隆,你們不一起來嗎?很溫暖的耶。」看著躺在吊床上的我和臭劍士,船長如此說著,難得的,我跟臭劍士異口同聲的拒絕了他。 「是嗎?那就算了。」說完便閉上眼沉沉睡去,我看了臭劍士一眼,我在他眼中看到了迷戀,甚至可以感覺到他跟我有一樣的想法,他感覺到我的視線,轉過頭來,我只是趕緊把視線移開,然後翻身背對著他。 我不知道爲什麼要逃避他的視線,總覺得自己像被發現作了什麼壞事一樣,心虛。 「我還以為你只對女人有興趣。」低沉的聲音回蕩在整個空間,刻意壓低的嗓音直接穿透我的耳膜直敲我的腦袋。語塞,原以為這傢伙只是一個會練武的大木頭,但自己的感情竟被這個粗神經的傢伙給看穿,是自己表現的太明顯,還是……劍豪察覺敵人的直覺? 「我還以為你只對刀劍有興趣。」冷冷的回他一句,不承認,亦不否認。 「哼。」冷哼,昏暗的空間又霎時靜了下來。 然後倏地就是一震拉扯,隨著那個力道,我直直的飛向魯夫,隨後就撞到魯夫身上,碰撞聲隨著一聲驚呼,看來那顆臭綠藻撞到了騙人布身上,並且巧妙的避開身後的喬巴。 「魯夫~~~」索隆怒吼,看著肇事者,那個正在傻笑的白痴。 「你們也一起來這睡吧。」他說的理所當然,我們卻聽的莫名其妙。 「我剛剛不是說不用了嗎?」看著索隆大吼,我則是保持原姿勢不動,因為正牴觸著我的背的是索隆正在吼的對象,也是我最親愛的船長魯夫。 「可是天氣這麼冷,我總不能自己一個人在這取暖,放船員在外面受凍吧?」他皺了皺眉,啊啊……騙人布似乎被遺忘了。而索隆聽到這句,只是露出我投降的表情,然後在魯夫跟騙人布之間坐下,狠瞪了我一眼,我露出得意的神情,稍微偷了一點愛人的餘溫,然後才坐正。 四個大男人擠在一隻鹿旁,要冷也冷不起來,旁邊雖然不是柔軟的美女相陪,但是換一個愛人也不賴。 自然的將手輕放在魯夫的手上,開始體悟到:那份單純的守護已經發酵成 ── 絕對的佔有。 ※ ※※   自從有了這種體悟了以後,我注視著魯夫的時間變長了,長到我都忘了做飯,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我心中有一個東西急著想要找出發洩口,衝出,然後爆發。 手上刁著已抽到最後的煙,菸頭的灰不斷的隨著強勁的海風而消逝,我的心神已完全放到那傢伙的身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到了如此無法自拔的地步,在情場上我算是老手,控制情慾這種事情對我來更是易如反掌,我也不相信我竟會愛一個人愛到幾乎瘋狂的地步。 面對如此強大的慾望,我開始感到不安,越是壓抑就越是蠢蠢欲動,所以只要一有機會,我就會去找女人,或者自己躲在角落打手槍,別問我為什麼遲遲不行動?因為我無法肯定魯夫他能不能夠接受我這份已經接近瘋狂的愛,還是他喜歡的是可愛的娜美小姐該怎麼辦? 是的,我在害怕,我怕他拒絕、怕他排斥。開始討厭起自己的軟弱,也開始嘲笑自己怎會變的如此的狼狽。聽著女人的吟叫使我冷靜、讓這份情緒沉澱,但是在歡愛後的寧靜卻令我陷入瘋狂,在腦中得全都是他,全部都是,沒有他我會瘋掉,不跟他做愛就會很難過,恨不能將他鎖在身下用力得親吻他。 「香吉士的身上總是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我走回我們的海賊船,魯夫突地湊近我的領子,不斷得聞,微微的鼻息灑在我的脖子上令我稍稍的興奮了起來,我只是抓住他的肩,然後輕輕的將他推開。 「那是成熟男人才有的味道。」我點起一根菸,冷靜的道,只見魯夫嘟起嘴,嚷嚷著他也是成熟男人,爲什麼不會有這個味道,魯夫啊,你怎麼可能會有女人的香水味呢?但我沒說,只是逕自的走回我應該在的地方,廚房。 「啊,香吉士~~~」你叫著我的名,小跑步的跟上。 「嗯?」我低低的回了一聲,示意他繼續說下去,我繼續走著,直到到了廚房,他將門關上,我才停下。 「香吉士……你最近是不是怪怪的?」魯夫睜著他的眼,盯著我看,呵……原來我已經反常到他也發現啦? 「沒有啊。」倚靠在桌上,修長的雙腿微彎,背自然的垂下,我現在的樣子一定落魄極了。 「你騙人!」皺緊了眉,你肯定得叫著,然後開始點出我反常的地方,還有娜美跟他說我最近怪怪的,諸如此類的話,我只知道我快崩潰了,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情緒不斷得湧上,有一個東西急著想要找出發洩口,衝出,然後爆發!越是抑制就越是強烈! 「夠了!!!」大吼,然後用力的將魯夫壓制在下面,你根本還來不及反應,我覆上你的唇,俏開你的齒貝,跟你的舌交纏,刺激著你的舌腔,發出茲茲的聲音,不斷的吸允,你傻了,一臉驚恐,然後紅暈逐漸浮現在你臉上,直至你受不了發出呻吟聲。 之後就是一陣痛擊,突然一陣火辣的痛侵襲上我的腹部,我被臭劍士踹了一腳,整個人隨著那個力道飛了出去,撞到牆壁才停下來,我趴在地上,不斷的乾嘔,唾液混著血絲從嘴角緩緩的流下。 「索隆!?」我聽到我們的船長大叫,他知道這腳的威力。 「喂,臭廚子,不會這樣就死了吧?」索隆漸漸地將三把刀抽出,頭上也綁著他戰鬥用的頭巾,看來他是認真的。 「哼,你這顆臭綠藻!」我緩緩的站起,用手指抹去嘴角的液體,用腳尖稍稍地敲了敲地板,我要讓他知道我也是認真的! 我伸起腳,奮力的一踹,而索隆也揮舞他的刀,一觸擊發!動作停止,我踹在魯夫的手臂上,雖然發現他衝出來的阻止的瞬間我就有減輕力道,但剛剛全力使出這一擊,就算有收回力道,還是在魯夫身上造成了傷害,另一邊索隆也是,他呆然的看著魯夫泊泊的留著血液的手,一道深可見骨的痕跡。 「你們要打架至少也要跟我說為什麼吧,索隆、香吉士!」就是這個氣魄!他全身散發著一股強勢的氣魄,可以明顯的看出魯夫相當的不高興,他不顧他的傷勢,只是任血不斷的流,傷痕由紅轉到紫 。 「…………」沉默環繞在我們之間。 「沒什麼,只是忌妒而已。」索隆收回他的刀,然後自然得盤腿坐下,他知道現在叫魯夫去療傷,他一定不肯,到不如現在把事情搞清楚。 「啊?」魯夫抬起頭,原本嚴肅的臉又轉回平常的表情。 「我跟哪個臭綠藻都愛上你了,魯夫。」我點起一根菸,反正事情已經發生,就算被拒絕我也認了,不過至少在這之中我偷到一個吻。 自我安慰的想著,呵…沒想到最後是這樣的結果,那我之前的壓抑到底算什麼啊…… 「啊?」你偏了偏頭,然後沉思了一下。「喔……原來啊…」 「你的反應未免太慢了吧!!」我跟索隆一起怒吼。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很簡單啊!」說完,你便走到索隆那兒,然後托起他的臉,吻了上去,我震驚,香菸隨著重力掉到了地上,是嗎……是這樣嗎……我絕望得想走出去,怎知,你也走過來,抓起我的臉往下壓,用力地吻了上來 。 「你們兩個我都喜歡,就這樣,我要睡了。」你真的倒了下去,倒在一灘怵目驚心的血上,血紅色襯著你發白的臉龐,我的心都涼了半截。 ※ ※※ 「要不是你這傢伙用刀,魯夫也不會傷成這樣!」 「是嗎?要不然魯夫的手上那紫色的腫塊該怎麼解釋?」 「你說什麼~~~你討打嗎?」 「要打,我奉陪!」 「他們兩個怎麼又吵起來啦?」騙人布指著甲板上的兩人,看向正在看報的娜美。 「那兩個白痴,不用理他們,讓他們自己自生自滅去!」航海士抬頭看了他們一眼,隨便的應了兩聲,絲毫不把他們兩放在眼裡。 「這樣也比較熱鬧不是嗎?」羅賓笑著,轉了轉手中的液體,又重回古書的懷抱。 「是嗎………」騙人布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不過是不是他的錯覺,香吉士他整個人感覺起來都不一樣了,談戀愛了嗎?哎呀,怎麼可能嘛……抓了抓自己的頭,繼續埋首於手上的研究。 陽光閃耀,草帽海賊團繼續在這偉大的航道裡,向偉大的夢想前進吧!! happy end? 悟飛廢話: 其實這篇文純粹只想寫香吉士失控的樣子,慢慢的步入瘋狂的過程,怎知寫著寫著…一堆莫名其妙的文句就被安插在裡面,所以這篇莫名其妙的文就誕生了〈笑〉,我想索隆跟香吉士交惡一定就是這個原因吧〈遠目〉,最後結局會這樣設是因為我實在沒辦法在索隆跟香吉士之間做出一個選擇啊…所以就這樣不清不楚的結束,還請多多包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