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56183

    累積人氣

  • 4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夜 (K新) By 笑臉貓

    這男人的笑容真是該死的張狂!!我恨恨的想到,邊挪了挪蘭的身體,看抱起來會不會輕些。「還有……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為什麼要把小蘭也扯進來?」   「嗯?」歪著頭,他又笑了。「我為什麼要把她扯進來?你說呢?工藤?我為什麼要把她………也扯進來?」笑意又更深了。   我忍不住想皺眉,因為我知道為什麼。「怪盜kid……」   「看吧,你明明就知道為什麼。」笑容不變,可是聲音變了。「你知道的,對不對?」     「……工藤,你喜歡她嗎?」       「…………」   我沒有說話,並把我沒有說話的理由歸罪於我正在專心的聽外面的警笛聲來了沒。事實上,我心中有個小小的聲音清楚的說,你根本就是逃避問題,而你逃避問題的理由是--   「工藤。」他的聲音離我這麼的近,令我一驚抬起頭來。可惡,竟給了他可趁之機。「………回答我。」   「……回答什麼?」 看吧,你又在裝傻。聲音清晰的說道。你之所以無法回答的理由,是因為提問題的人。而為什麼是那個人,則是因為你---       「夠了!」我慌張而迅速的打斷了那小小的聲音,不讓他繼續下去。   「夠了什麼?」他更貼近些看著我,我不得已無法躲避那雙太過銳利的眼瞳。       可悲,我這麼一個成天挖掘他人祕密心事的人,竟無法忍受自己的秘密被挖出來。         「……她是我的青梅竹馬。」我小小聲的說,然後又聽到一個聲音清晰的說:你這根本就是答非所問。   他拿下了帽子,透過單片眼鏡更貼近了我。我只能很沒技巧的垂下雙眼,以躲避他的目光。       在那樣的目光下多對視一眼,我可能就會把所有的事都不自禁地抖了出來。       「所以呢?你很喜歡她?」但他倒是不肯收手,硬是把我的臉抬起,用力之猛差點讓我肩上的蘭滑下。然後他也半跪了下來,和我一樣的姿勢。「回答我,工藤。」   「憑什麼?」我臉上的擦傷這麼一用力又開始流起血,我趁機藉此深深詛咒了他一兩句。他的目光倒是移開了我的雙眼,看著我臉上的擦傷。   「怎麼弄到的……」他的手輕撫上我的傷口,眼光帶著疼惜。   「這又不關你的事。」我嘟嚷著。因為他眼光中明顯的關心而失去了反抗的鬥志。「可能是在一樓撞門的時候--」         臉上的傷口有著濕暖的觸感,極其溫柔。我一時之間還搞不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直到我意識到他的呼吸明確的吹吐在我耳間,我才反應過。   「你……怪盜………」蘭半昏迷的身體從我的肩上滑下,我支撐不下去了。   「這叫消毒。」他還沒收手,玩弄我似乎很有趣。「不懂嗎?工藤?」   「你………」我幾乎說不出話來。那天殺的警察為什麼還不來?!   有力的手環住我的身體,何時我的頭靠在他懷中的?「只要你說了討厭我,我就不繼續。」不過,很舒服。「只要你說了很討厭我,我就不再糾纏你。」   「告訴我,你愛我嗎?」         這句話似曾相識。     『新一』不過,那是小蘭的臉。『你愛我嗎?』   漂亮的、太過善良的藍色眼睛。我偏過頭,我無法多正視那樣帶著期盼依賴的眼一秒。我沒有讓妳依賴的資格,因為我---   『我喜歡妳』         --我害怕妳的依賴,我膽怯,我也需要被擁抱。   可是妳不是那個人,蘭,妳不是。   妳的依賴太沉重,沉重到我無法負荷。     『……是嗎。』沒說什麼,妳低下了頭,妳太善良,善良到我會無端對妳生出愧疚。只要看到妳的眼睛,就覺得我渾身沾滿了罪惡。   別靠近我。別讓我再次對妳感到愧疚。     那不是妳要的答案。至少,那不是妳要的標準答案。   但妳太善良,善良到不去點明。         因此,在問話出現的那一瞬間,我迷惘。   我愛你嗎?     「別那樣問我」   這樣的問話,太沉重。   「別愛我。」   沉重到讓我無法負荷。     眼前的影像被模糊,我在流淚,無法抑制的疲累不斷湧出,那是被一種期盼的眼光看著的疲累。我害怕那樣的眼光。   柱間透出的月光散成光點,和kid的身影揉合,讓我看不清,讓我得以避過自己的罪惡感,繼續依賴在他的懷中。   我不知道,我竟然這麼渴望被擁抱。     「那可不行。」帶著苦澀笑意的聲音,飄蕩在我耳間。「因為我愛上了你。」   「我可不接受退貨,所以要強迫接受才行。就算你要把它帶回家丟回垃圾桶,我也不會反對。工藤……」你很哀傷、很痛苦。我感受到了。「你知道嗎?愛你很累……」       因為我明白,你的哀傷和痛苦。   和我的是一樣的。       不知怎地,我竟有些迷離。「如果我說我討厭你……你會怎樣?」         等待著某人的痛苦、想念著某人的痛苦。         『…新一………』蘭的聲音回盪在我倆之間。『如果你真的有別的喜歡的人…就別勉強自己和我在一起了……』   妳為什麼要那麼善良呢?   倏地轉過頭,我的視線直直的對上蘭澄淨的眸子,那是一雙太過純真的眼睛,被我眼中的情緒逼出驚惶。   即使看不到,我也知道自己的眼中飽含痛苦。         「……我,再也不會糾纏你。」   為什麼能勉強自己說出那樣的話呢?我困惑。身為強奪也在所不惜的怪盜的你,不應該說出這樣的話,你對我的懷抱不應該這樣溫柔。   因為你愛我嗎?   我突然有點小小的失望,和愉悅。               「現在想想你當怪盜還真是不敬業。」身著棕色套頭毛線衣和牛仔褲的修長大男孩,線條優美的腿在沙發邊緣晃盪。「你可是盜賊啊。」   「錯,我只偷我想偷的東西。」闔上手中標明了亞森羅蘋的口袋小說,從前職業為怪盜的戀人帶笑抬頭。   「你不想偷我?」語調質疑。   「誰說沒偷的啊…」笑容還是一樣該死的張狂。食指點了點對方左胸。「我偷了你這裡,很久很久以前就偷了喲。」   「我只回答你『再考慮』,可沒說我愛上了你。」   「對啊、所以我虧了呢。」含笑再次打開手中小書,不過身旁的前偵探靈敏的聽覺並未遺漏下面的一句話。     「……不過,我很喜歡賠禮喲。」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