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56183

    累積人氣

  • 4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彆扭 (平新) By 笑臉貓

    褐髮的女孩輕輕搖晃著手中的錐形瓶,她微傾身,貼近觀察裡頭的溶質是否已完全溶化,耳邊的短髮擦到她的面頰,女孩將它挽至耳後,動作優雅順暢。   「麻煩你…將你旁邊那一個有貼『對照組』的遞給我。」女孩伸出一隻手,眼睛仍不離眼前的錐形瓶。   「這個嘛…沒有。」他拿起另一個錐形瓶,交給女孩。「怎麼樣?灰原。」即便是兩人都已恢復了原來的身體,他仍習慣稱呼她在孩子時的姓。   「就女人的立場來講,你這種習慣真的很糟糕…」   「我是說實驗結果。」 「喔,和預測的一模一樣,酸性。」她看著那張迅速變紅的石蕊試紙,在身旁的黑板上寫起複雜的算式,然後停下動作開始思索。「你真該坦率一點的,工藤。」     「妳給我的評價真差。」   「就是因為太不坦率了,毛利才會離開你。還沒學到教訓嗎?」 「我知道啊……」工藤苦笑,起身開始幫著收拾。   「可是,這不是一天兩天改的過來的啊。」   「我知道。」灰原微笑,擺蕩的褐色短髮恰好遮住那一抹笑意。「這叫偵探的通病,對不對?」       工藤突然想到了那天小蘭和他分手後,他約灰原出去喝酒的情景。   『女人啊,是不喜歡太不坦率的男人的。因為要等待,太累了。』這是灰原說的。   這樣啊。他想。那男人呢? 男人,也會對不坦率感到厭倦嗎?   粉筆碰觸到黑板,發出輕微的聲響。他對著灰原的背影苦笑了起來。     ※     「和葉,如果你都已經說了我愛你,可是對方沒給你回應,可是他也沒給你他不喜歡你的感覺的話……那他到底喜不喜歡你啊?」       服部平次攪著黑咖啡,有點像自言自語般語無倫次的說著。一旁正啜影著焦糖瑪琪朵的青梅竹馬聞言眉頭迅速皺了起來。   「別拿他的問題來問我。」 「為什麼?」人稱關西的名偵探,現年22歲的警大學生,對於女人這種生物是意料中的毫無概念。   和葉的眉頭又皺的更緊了。「我好歹也是女人,也會嫉妒。」 「嫉妒什麼?有什麼好嫉妒的?」服部也同樣不解的皺起了眉頭。     好樣的,服部平次。和葉嘆了一口氣。和葉呀和葉,愛上他真是妳這輩子最大的錯。「沒事。」她悶悶的回答,又再啜了一口飲料。   「吶~吶,和葉妳到底在生什麼氣啊~」服部有些不耐煩的看著女孩臉上的表情。「妳到底在鬧什麼脾氣…坦率說出來不是很好嗎?」   「不就跟你說了別拿他的問題來問我嘛。」   「可是、不問妳我要問誰啊……」服部笑著抓抓頭。「和葉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啊。」       是啊,是啊,最要好的朋友。 我永遠都是最要好的朋友而已,一步也跨不出。   她想著,不禁苦笑。     待續   貓   繼續稱灰原為灰原其實是因為忘了本名(爆)。   啊~在考試前把醞釀了很久的一篇硬生出來,可能會發展成萬年長篇罪案文(遠目)正因如此才把黑羽踢掉迅速換上第二男角服部……貓沒寫罪案文的天份,若有研究者在其中發現矛盾之處,請睜隻眼閉隻眼晃過去(喂!)   盼路魚樣簽收(陪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