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46794

    累積人氣

  • 2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交往? (索魯/H有) By 娟絹

「有話快說!16522、16523、16524……」 「你要不要跟我來一段下半身的交往?」 「什麼嘛~~~原來是下半身的……交往?!」 碰! 索隆聞言一時錯愕,手一鬆便將鐵棒重重的摔在甲板上,而魯夫依然一派天真笑容滿面,不曉得自己的話到底對他人帶來什麼樣的震撼效果。 「啊啊啊可雅給的黃金梅利號~~~索隆你在搞破壞啊~~~╬」騙人布一看到甲板上的大窟窿,氣的語無倫次差點沒抓狂。 「那個我等一下會修,魯夫你過來!」不理會騙人布的哀嚎,索隆急忙將魯夫拉到砲彈室想弄清楚緣由。 「索隆~~~你這麼緊張做什麼~~~」魯夫嘟嘴。 「囉唆!魯夫我問你,那句話是誰教你的?」索隆百思不解,一向天真到近乎白痴的魯夫怎麼會突然冒出這句話?鐵定是有人教壞孩子大小! 「啊!是香吉士說的。」 (某絹:香吉士……你就先為本文犧牲一下吧……||||||) 「香˙吉˙士!╬」那個花心廚子到底安什麼心眼?等一下…… 「他對你說這句話?╬」索隆將雙手搭在魯夫肩上,只差沒將他抓起來搖。 「索隆~~~?」魯夫搞不清楚為什麼索隆的表情會那麼恐怖? 「你˙答˙應˙了?╬」這句話很明顯的是由齒縫中擠出。 嗚~~~艾斯哥哥,索隆好可怕~~~QoQ 「才沒有!那是在上一個島我和香吉士去買東西的時候,香吉士對一個女生說的啦~~~好痛!放開啦!」感受到索隆的怒氣及肩膀傳來的壓力,讓魯夫的脾氣也不知不覺上升。 「……抱歉!是我想岔了,不過你為什麼會問我這個問題?」放開了對魯夫的箝制,索隆退到一旁。 如果只要說對不起就可以解決的話,那還需要警察嗎?魯夫一邊揉肩一邊嘀咕著。 「說啊!」 「好啦!那是因為我想要你高興呀~」 「呃!」這是什麼八竿子搭不著邊的回答? 「索隆你呀~整天就是睡覺,就算是醒著,不是吃飯就是鍛鍊,吃飯的時候面無表情鍛鍊的時候臉孔猙獰,就是沒看你笑過!」魯夫模仿娜美說話的語氣,控訴著索隆的“罪行”。 喂、喂!有人在吃飯鍛鍊的時候是嘻皮笑臉的嗎?索隆皺眉,手指習慣性的在太陽穴按摩。 嘆了口氣「那又跟讓我高興有什麼關係?」 「這個……因為那個女生聽完香吉士的話笑的很開心呀~」 索隆挑眉,香吉士他沒被那女孩賞一巴掌嗎?「然後呢?」 「笑完之後我們就去買肉了!」 也就是沒任何結果! 「所以你認為我聽到這句話也會笑的很開心?」這個白痴! 「不是嗎?」魯夫無辜的張大眼。 「我說魯夫啊……」索隆搔頭「你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嗎?」 「不知道!」 真是乾脆的回答……不知道還用的這麼高興!索隆越想頭越大。 「不然你教我!」 碰! 這次的宣言讓索隆直接撞上門板。 「索隆魯夫~~~我求求你們不要再搞破壞了好嗎~~~」騙人布的哀嚎聲再度傳來。 「你……」索隆轉頭看著魯夫「你確定要學?」 「嗯!」 「……」 沉默數秒後,索隆伸手勾起魯夫的下巴。 「那……」低沉的嗓音在魯夫耳畔響起「今晚月亮昇到正中央的時候,我會在瞭望台,想學就上來找我吧!」語畢,便推門走出,獨留魯夫一人在房中發愣。 剛剛的索隆……真的是我認識的那個索隆嗎? ※※※※※※※※※※ 晚餐時間 「喂,魯夫!你吃別人盤子裏的東西就算了,怎麼還動到我的!」香吉士看到自己的份量逐漸減少,火氣逐漸攀升。 「啊~我以為那是騙人布的,抱歉!」自從在砲彈室跟索隆談話後,魯夫就一直是魂不守舍的模樣。 「我的份早就被你吃完了……」左手拿叉右手握刀,騙人布對著空無一物的盤子暗自垂淚(BGM: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我吃飽了!」索隆放下叉子,將未吃完的食物推到魯夫面前。 「這些給你。」 「呃!」(香吉士) 「啊!」(騙人布) 「咦!」(娜美) 「呀!」(薇薇) 「噗!」(喬巴) 「嘎!」(跑的快) 「你們那是什麼聲音跟表情啊?」索隆順手拿起一瓶酒,沒好氣的看著眾人「我今天沒什麼食慾不行嗎?」 「沒有~~~」眾人連忙搖手陪笑,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索隆有種危險的感覺(而且是越接近晚上越危險),還是不要去掃到颱風尾比較好。 「莫名其妙……」 【那是你吧!╬】在場眾人瞪著已然離去的人影,不約而同的響起相同的心聲。 「……」魯夫怔怔的看著盤中的食物,然後……一˙掃˙而˙空。 ※※※※※※※※※※ 到底要不要去啊?魯夫坐在自己的特等席不停思考這個問題。 「這比讓我從One Piece跟獨角仙中做選擇還來的困難啊~」 「魯夫,你還好嗎?」一道輕柔的聲音由魯夫身後傳來。 回頭一看「薇薇!」 「看來今天不僅是Mr.武士道不對勁,連你也跟平常不同,發生什麼事了?」薇薇關心的詢問。 「其實也沒什麼……呃……薇薇,你認為索隆是個怎麼樣的人啊?」 「啊?」薇薇愣了一下,然後就笑著回答:「Mr.武士道是個認真可靠很值得信任的人呀~」 「所以說他要教我的事一定是好事囉!」 「這……」這是什麼跳躍式的思考,兩者間有什麼必然的關聯嗎?聽到魯夫這麼篤定的回答,薇薇覺得自己後腦袋掛了一顆很大的汗珠。 「那就太好了,謝謝你薇薇!」魯夫好似放下了心中的一塊大石,蹦蹦跳跳的跑進廚房,不一會兒還隱約傳來香吉士的咆哮聲。 凝視著廚房的人影,薇薇嘆道:「我……我什麼都還沒說啊……」 這下不只是汗珠,薇薇想自己臉上也一定掛了很多條黑線。 ※※※※※※※※※ 月光下,瞭望台依稀可見一條人影獨酌。 「索隆是你嗎?」 「……你來了。」 「嗯……」魯夫翻身坐在索隆面前,忐忑不安。 「吶!」索隆將酒杯遞給魯夫「先陪我喝一杯吧!」 接過酒杯,魯夫一飲而盡,卻被嗆辣的液體弄得咳嗽連連。 「咳、咳!這酒怎麼這麼辣啊?」喉嚨好難過唷~~~Q.Q 「誰要你一口氣喝下去的,這可跟平常香吉士拿給你乾杯用的葡萄酒不一樣,真是……」索隆大手一撈,便將魯夫攬到懷中拍背安撫。 好舒服……索隆的身體好溫暖……魯夫越是這樣想,身體越是不自覺的鑽到索隆懷中摩蹭。 這個小笨蛋……他到底有沒有身為男人的自覺啊……看著魯夫的動作,索隆露出寵溺的笑容。 「魯夫……」將唇貼近懷中人兒的頰邊,手也探入衣中愛撫魯夫光滑的背肌「還記得今天下午的事嗎……」 「啊……對了……你不是要教我什麼…下半身的…嗯……」魯夫覺得自己昏昏沉沉的,連索隆的聲音都聽的不太清楚…… 「那……我可以把你現在的表現當作你想學嗎?」 「隨便啦……不要停唷……」這樣的感覺好好…… 「這是海賊王的命令?」索隆嘴角挑起可疑的弧度。 「對啦……你怎麼像個歐吉桑一樣囉囉唆唆的……」咕噥一聲,魯夫將頭整個埋進索隆懷中。 遵命! ※※※※※※※※※ 卸下彼此身上的衣物,索隆抱著魯夫,以舌挑戲著魯夫微啟的雙唇,手撫弄著胸前的突起。 輕微的刺激,讓魯夫不由得將身軀更貼近索隆,手也環繞在索隆頸後;而索隆用手分開魯夫的雙腿後,一方面將舌深入魯夫的口中與之嬉戲,另方面則一手握住自己與魯夫的根部摩擦;一手則是用酒液沾濕了手指,輕巧的滑進魯夫臀瓣間的密穴。 「嗯!」下身被異物侵入,魯夫貝齒一咬,將索隆的下唇咬出了傷痕。 「……痛的話,就咬我的肩膀吧!」 「對不起……」魯夫懷著歉意,舔舐著傷口滲出的血絲。 「不需要道歉……」索隆心想,等一下我要對不起你的地方才多咧~~~ 「我祇是嚇一跳而已……不會痛……」 「是嗎?」索隆揚眉,再滑入一根手指「這樣也不會?」 「嘻~因為我是橡膠人啊~~~^+++^」魯夫說這句話的時候照例又露出百萬伏特的笑容。 真是多謝你的提醒噢!這廂的索隆臉上則掛了三條黑線,嘴角微微抽搐。 「那我就不客氣了!」 「嗯?」還沒來的及將索隆說的話翻譯成語言輸入腦袋,魯夫只覺得自己的臀部被抬高後重重壓下,隨即股間密穴多了根比起手指不知粗壯多少的東西不停的淺出深入,摩擦的快感讓他內部肌肉不由自主的收縮。 感受到自己的根部被細密的圈緊,這樣的緊窒刺激讓索隆堵住魯夫的唇,一手扶著他的腰方便動作,另一手握緊魯夫的根部,大姆指則在上頭細緻的肌膚摩擦。 「嗚……」前後受刺激卻又無法發出聲音,魯夫只能將手扣緊索隆的肩膀,腰臀不停的扭動,陌生的高漲情慾則讓他淚流不止。 「別哭了……」 吻去魯夫的淚珠,索隆放開了對他根部的箝制,將釋放在手中的愛液塗抹在魯夫身上,一邊舔舐,腰部的動作也逐漸緩慢下來。 「明明不痛啊…….為什麼我會哭……」魯夫捧起索隆的頭,語帶哽咽。 我也不痛啊……可是聽到你的問題我也想哭……T-T 「大概是刺激過度吧……」所以我求你不要再問了…… 「索隆……」 「啥……」別又來了…… 「下半身的交往都像這樣嗎……」魯夫將腿環著索隆的腰,手開始描繪他身上的傷痕。 「……因人而異吧……」我怎麼會知道! 「索隆……」 「嗯……」又怎麼了……|||||| 「你繼續,我要睡了……」說完後抱著索隆,雙眼一閉便沉沉入夢。 ……但我可不想維持這個姿勢直到天亮!╬ 於是,索隆認命的用先前準備好的被單裹住兩人赤裸的身軀,將衣物夾在腋下後爬下瞭望台直奔浴室。 「索隆?」 正當索隆要打開浴室的門時,娜美的聲音由後方傳來。 「你怎麼……」還醒著啊?可惜這句話在看到兩人的模樣時就中途夭折。 「……=___=+」←這是索隆 「……O___O|||」←這是娜美 「……=”=*」←這是索隆 「……U__Ua」←這是娜美 就這麼對看了有如一世紀之久的時間…… 「我什麼都沒看到,請便!」娜美擺擺手走回房間。 而索隆也得以順利進入浴室清洗。 ※※※※※※※※※ 翌日 「Mr.武士道,你的嘴唇是怎麼了?」薇薇看到索隆下唇的傷口,好奇的問。 「……昨天下水抓魚,被魚咬到。」 「啊?」是哪一種既靈巧又兇猛的魚可以傷得了Mr.武士道?我應該去問問香吉士才對。 而一旁娜美則是沒好氣的猛翻白眼。 「娜美~~~薇薇的國家要到了沒~~~?」今日的魯夫依舊精神百倍。 ……昨天的事,真的是我的錯覺嗎?=___________=||| 完 作者後書: 不要問我索隆到底有沒有做完,因為我在寫這一篇的時候只要想起魯夫燦爛的笑容就不停笑場,差點寫不下去……=v=||| 插話: 娟絹,多謝你的文啊!(感動+大叫) 為何投稿作品總是那麼好…(眾:你的文還有存在價值嗎?〔爆〕) 索隆,你很邪惡啊! 〔索:(青筋現露)某魚:我我什麼也沒說!〕 索隆,你的技巧在哪裡學到的? 〔索:(很多青筋現露)某魚:不是我說的!〕 魯夫,覺得怎樣,舒服嗎? 〔魯:不知道!索:(更多青筋現露)〕 那你找香吉士交往一下,然後比較吧! 〔魯:哦!索:不行!!!某魚:不錯的提議…〕(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