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56183

    累積人氣

  • 4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文往?(2) (香魯/H有) By 娟絹

「香吉士,他們又怎麼了?」被噪音吵的受不了,娜美由報紙後探出頭來詢問。 「報告娜美小姐~~~我們的糧食又被偷吃完了~~~」聽到娜美的聲音,香吉士一反方才的凶狠模樣,雙眼變化成心型。 「真是的……」娜美嘆氣「這種遊戲你們還玩啊~~~」每隔個幾天就上演相同的戲碼,別的不說,光是觀眾就看膩了…… 「可是我肚子餓啊~~~」魯夫哀怨的說。 「你一個人每餐吃十人份以上的食物還敢喊餓?╬」我怎麼跟了一個怎麼老是在製造糧食危機的船長啊! 「算了香吉士,反正再過兩個時辰就到一個小島,到島上的小鎮去補充食物吧!」 「是的,娜美小姐~~~」 「我要很多很多的肉~~~^Q^」 「這裡還輪不到你說話!╬」 ※※※※※※※※※ 「看到島了~~~」魯夫興高采烈的指著前方「娜美~~~那個島是不是就是你說的產肉名地?」 「不是!╬」娜美賞了魯夫一個響頭「我根本就沒說過!」對你來說每個地方都是產肉名地而且都有燒肉店嗎? 「嘿嘿……索隆~~~等一下陪我去吃肉~~~」 「噢!」索隆伸展筋骨準備赴約。 「不行!」香吉士出聲反對。 「喂!你是什麼意思?」索隆眉頭一緊,對香吉士的意見十分不爽。 香吉士揚眉「偷吃食物的人要當搬運工,這是處罰!」 又來了……看著魯夫心虛的表情,索隆嘆息道:「那我也來幫忙搬好了,這樣總可以吧!」 「我沒意見。」 「既然香吉士你把索隆魯夫帶走,那騙人布跟喬巴就幫我和薇薇搬東西吧~」 「喂~~~娜美你……」我自己也有想買的東西啊~QoQ 娜美雙手叉腰「怎樣,騙人布你有意見?」 「沒……」一旁香吉士虎視眈眈的表情,硬是讓騙人布嚥下拒絕的話語。 「就這樣決定,上岸囉~~~」又可以大買特買了~^+++^ 魔女……娜美是魔女……騙人布看著娜美的背影無聲的吶喊著。 ※※※※※※※※※ 「香吉士,你還要買多少東西啊?」無視於街上少女們傾慕的目光,索隆一臉的不耐煩。 「……你考慮一下魯夫的食量如何?」香吉士檢視手中的蘋果,頭也不回把問題丟回去。 「……就當我沒問吧……」想起魯夫的食量,索隆就滿臉黑線。 「算你識時務……」 「香吉士,那塊霜降牛肉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買啦買啦~~~」被談論的主角正快樂的到處物色新獵物,一點也沒將他們的談話放在心上。 「……以某個角度來說,你這小子還真幸福啊……」只要開口就有得吃,好運到令人忌妒。 「香吉士,到底可不可以買啊?」魯夫抬頭望著香吉士,一臉期盼。 我能不買嗎?香吉士不甘不願的想著。 「老闆,那塊肉幫我包起來。」 「好的,總共三萬貝里!」 「怎麼那麼貴啊~算便宜一點!」 「年輕人,這可是上等的霜降牛肉耶~~~」 「你以為我不知道行情嗎?」 現場只見香吉士跟老闆討價還價,索隆無聊到開始數地上的螞蟻,而魯夫則好奇的四處觀望,等索隆發覺不對勁的時候,魯夫已經不見人影。 「喂!不要玩了!」一發現魯夫失蹤,索隆便扯著香吉士的領口想制止這場激烈的“辯論”。 「臭劍士你別吵,我非要老闆打八折不可。」 「魯夫不見了!」 「什麼?你不是看著他嗎?」 「……是我疏忽了,趕快找人吧!」語畢,索隆就要衝往人群中找尋魯夫的身影。 「等一下,還是我去吧!」 「嗯~!」 「用不著瞪我,找一個人比找兩個人還來的省事。」 「………」 「你就先把東西帶到船上吧!還有,這塊肉一定要八折才買!」說完沒一會兒便消失在人群裡。 「喂~~~這塊肉……」是不給殺價的,老闆相當堅持自己的底限。 「八折!」煩死了! 「你……」搶劫啊! 「啊~」仰首,索隆雙眼開始凝聚殺機。 「免費……就當作是交個朋友……」嗚嗚嗚老婆我好怕啊~~~QoQ 於是,索隆不負所託贏得最終勝利。 ……市場的歷史,又翻過了一頁…… ※※※※※※※※※ 「真是……魯夫這傢伙會跑哪去呀……」香吉士煩躁的點了根菸。 「啊~老伯你好厲害呀~」 「嗯?」那個在一群小孩中拚命卡位的,不就是魯夫嗎? 「他在看什麼呢?」 將香菸捻熄,香吉士信步走到魯夫身旁,定睛一看,原來是一個捏麵人的攤子。 只見魯夫兩眼直盯著老師傅的手,不一會兒,一個活靈活現的Q版魯夫就呈現在眾人面前。 「香吉士你看,這個像不像我?」魯夫現寶似的將捏麵小人放在香吉士手上。 轉了轉「是很像……」連耍白痴的表情都做的如出一撤。 「呵呵~這位小哥還喜歡嗎?」老師傅順順自己的白長鬍鬚,滿臉笑容。 「嗯~老伯,可以幫香吉士作一個嗎?」 「當然可以~等我一下,馬上幫他作一個。」彷彿與魯夫相當投緣,老師傅二話不說又做了一個Q版香吉士的捏麵小人。 「哇~~~真的好像唷~尤其是這個圈圈眉毛~」魯夫笑嘻嘻的拿起老師傅手中的Q版香吉士。 「喂!我眉毛是礙到你了噢!切~」 「呵呵呵……你們兩個小伙子別吵了,來,袋子給你們。」 「這要做什麼的呀?」拿著老師傅給的袋子,魯夫好奇的問。 「如果不想現在吃的話,就用袋子封起來免得沾到灰塵。」 「這個可以吃?」魯夫兩眼發亮。 香吉士舔了一下手上的Q版魯夫捏麵小人「這是用麵糖做的。」 「沒錯沒錯。」老師傅笑吟吟的點頭。 「那我開動了!啊~好甜唷~」一聽到可以吃,魯夫就直接將香吉士捏麵小人整個吞下去。 「你這個橡膠白痴!╬」香吉士往魯夫的後腦勺摑下去「別只要是吃的東西就往嘴裏塞好嗎?」 「反正都是要吃的嘛~~~」魯夫撫著後腦勺,一臉無辜。 「我是在氣你蹧蹋老伯的心血!╬」拿到捏麵人的哪個不是先把玩一番,只有這個笨蛋一聽到可以吃就馬上吞下去! 「老伯,」香吉士開始安慰楞在一旁的老人「您的心情我能了解。」我高超的廚藝碰到這傢伙也祇不過吃飯前必經的過程而已,唯一會欣賞的只有娜美小姐跟薇薇~~~Q_Q 「沒關係沒關係,正如小哥所說,反正都是要吃的,只要他吃的高興就無妨。」只不過我做了這麼久第一次遇到這種客人罷了…… 「……您覺得不要緊就好,魯夫!該回去了!」 「噢!老伯再見~~~Q.Q」 「後會有期啊~~~QoQ」 這情景……為什麼感覺上我像是要拆散這對相依為命祖孫的人口販子啊……=___=||| ※※※※※※※※※ 「香吉士……」 「做什麼?」 「你不要邊走邊舔好嗎?」 「我都不怕別人看了你怕什麼?」 的確,香吉士不管作什麼動作都是一貫的優雅,但…… 「你這樣舔捏麵人讓我感覺很奇怪耶~」 「會嗎?」 「嗯!」魯夫重重的點頭。這會讓他想起前兩天索隆對他…… 「你臉紅個啥啊?」香吉士看到魯夫靦腆的模樣,不由得玩興大起。 「沒……沒啦!」 「噢~」香吉士將手搭在魯夫肩上「明明就有……咦?」鎖骨上的紅痕是…… 「香吉士?」怎麼香吉士的眼神…… 香吉士手一攬,把魯夫拖到小巷後,將他囚禁在自己的雙臂間。 背抵著牆壁,魯夫覺得有股壓迫感「香吉士……」 「是索隆嗎?」 「啊?」 「這個。」香吉士指著魯夫鎖骨上淡淡的印痕。 「呃……嘿嘿……」被發現了~~~>//////< 「為什麼?」 「這個……我請他教我什麼是下半身的交往……然後就……」魯夫說著說著臉又紅了起來。 「是這樣嗎……」香吉士點燃香菸,吸了一口。 ……不然是怎樣!魯夫心想,這甘你什麼事啊……=v=+ 抖落煙灰,香吉士恢復平常玩世不恭的模樣「吶,你要不要試試看另一種教法?」 「啊咧?你……」是什麼意思?魯夫正想出言發問,雙唇卻被封住。 香吉士技巧性的固定住魯夫的後腦,舌頭深入與之交纏,另一方面則隔著褲子愛撫魯夫的下體。 「嗚…嗚……」魯夫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全都集中在下半身遭人揉撫的部位。 「你看來沒神經似的……想不到卻出乎意料之外的敏感啊……」香吉士啃咬著魯夫的耳垂,手則鬆開他的褲頭,搓揉已然充血的勃起。 「放開……香吉士你放開……不要在這裡……」情慾的刺激與羞赧,讓魯夫無所適從。 「喔~」香吉士輕笑,摩擦的速度反而加快,青澀的魯夫怎堪如此戲弄,沒一會兒便釋放在香吉士手上。 「可惡……」魯夫覺得自己的體力好像被掏空了一樣。 「如何?試用過後還滿意嗎?」香吉士舔舐手心白濁的液體,邪肆的笑容頓時讓魯夫不知如何反應。 「滿意……滿意又怎樣?」要我頒獎給你嗎?=”= 親吻魯夫的髮絲「滿意的話,今晚來廚房,我教你另一種不同於索隆的“交往方式”。」 「如果我說不要呢?」魯夫賭氣道。 「那……」香吉士勾起魯夫下巴「我還有另一種試用手法,要現場來一段嗎?」 「香˙吉˙士!」我生氣了!=”=# 「幹嘛?」 「看我的……橡膠橡膠……鐘~~~!」(頭鎚威力再現) 碰的一聲,香吉士應聲倒地。 「呼……呼……我先回去了!」魯夫氣喘噓噓,拔腿就離開現場。 「可惡!魯夫這小子居然來真的……」嗚~~~我的頭……好痛啊~~~QoQ ※※※※※※※※※ 「好餓啊……」魯夫摸摸自己餓扁的肚皮,開始哀嚎。 都是香吉士的錯,害我晚餐比平常少吃一半的份量,還讓人以為我身體不舒服,現在可好……我真的要到廚房去嗎?生理與心理不停的交戰,讓魯夫連頭都痛起來了。 頭痛……胃也好痛……該死!吃不到東西我不甘心啦~~~>O< 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悲壯決心,魯夫推開了廚房大門。暈黃的燈光下,一名金髮男子正在整理食材。 「來啦!」香吉士將分類好的食材放入冰箱後,用兩條大鐵鍊將冰箱鍊住,然後安上五道拳頭大的鐵鎖。 「有必要作到這樣嗎?」這防護裝備作的比娜美的藏寶箱還誇張…… 「先摸摸自己的良心,然後再問我吧!」 「東西本來就是要吃的嘛……」魯夫嘟囔著。 「只是你的吃法比較誇張是嗎?」香吉士叼著香煙,沒好氣的敲魯夫的額頭。 「香吉士……」魯夫改採哀兵政策「我要吃東西……」 「真是……坐好,我馬上弄給你。」 「嘻~~~你最好了~~~^+++^」魯夫快樂的拿起刀叉坐在餐桌前。 「那今天用絕招把我這好人打倒在地又逃之夭夭的是誰啊?」香吉士熟練的將牛排翻面調味,不一會兒熱騰騰的香煎牛排就擺在魯夫面前。 「這個……」好像就是我……=v=||| 「快吃吧!等會兒我還要洗碗盤咧~~~」 「對不起……」魯夫一邊咀嚼一邊反省。 (某絹:你是忘了自己為什麼扁他了噢……=v=) 「喔~?」香吉士挑眉「只要說對不起就可以解決的話,還需要警察嗎?」 ……這句話怎麼給他有點熟啊……=____=||| (某絹:因為老大您前兩天才用過呀~^^|||) 「那要怎麼辦?」 「……吃飽後再告訴你。」 「這樣嗎?」魯夫嘴一張將整塊牛排連同配菜全塞進去,意思意思嚼個兩下後便吞入腹中。 「吃飽了!」 ……我的心血……我的傑作……又再一次被糟蹋……Q.Q 「香吉士,現在你可以說了!」 算了! 「魯夫……不是我在說你啊……吃完飯也不擦擦嘴……」說完,便低頭舔去魯夫唇邊的醬汁。 啊咧? 在不經意間,魯夫已經上半身全裸,而香吉士則在他身體原有的記號上加蓋屬於他的印痕。 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一個不注意,魯夫只覺得下身一涼,隨即自己的根部就被一團火熱包圍,伴隨而來的快感讓他不由自主的開始呻吟。 我又怎麼了? 才剛為了釋放的甜美滋味暈眩不已,現在則被壓制在桌上,後方一個挺進,差點讓自己喘不過氣來。 「啊……啊……」 這是我的聲音嗎? 「魯夫……你有一具適合與男人交媾的身體……」 略為低沉的嗓音……香吉士……? 「魯夫……」 討厭……你講什麼我聽不到啦……好睏噢……我要先睡了…… ※※※※※※※※※ 「居然睡著了!」到底是我的技巧太好還是太差啊?這對男人的信心打擊真大……>”< 沒辦法,香吉士一臉怨嘆的用新買的餐桌布將魯夫裹好,抱著他往浴室方向前進。 「香吉士?」 才剛要打開浴室的門,娜美的聲音就由後方傳來。 「你怎麼……」還沒睡啊?可惜這句話在看到兩人模樣的時候又再度夭折。 「……^______^|||」←這是香吉士 「……O_____O|||」←這是娜美 「……^+++++^|||」←這是香吉士 「……─▽─|||」←這是娜美 兩人對視了彷彿有一世紀之長的時間……娜美終於有了動作! 她就這麼幽幽然的打開浴室的門,渾渾噩噩的將香吉士推進去,緩緩的將門帶上,然後一個轉身! 「這是作夢……我在作夢……」 於是,香吉士也得以順利的進入浴室清洗。 ※※※※※※※※※ 翌日 「魯夫~~~」 「是娜美啊!什麼事情?」今日的魯夫看起來朝氣蓬勃。 「呃……沒……」是我又再度發夢還是魯夫天賦異稟啊?娜美想的頭都要破了。 「娜美小姐~~~薇薇~~~吃早飯了~~~*心*」 算了……我不要再想了……>_________<||| 完 作者後書: 好險……差點就變成悲劇了……^^bbb 插話: 交往的第2篇,今次是香魯啊! 娟絹,謝謝你啊啊啊!!!! 香吉士,你比卓洛更加邪惡呀! 〔香:(找尋菜刀)某魚:我我沒有說話啊!〕 經驗果然豐富啊香吉士! 〔香:(選了一把後拿上手)某魚:不關我事啊!〕 魯夫,怎樣?誰比較好? 〔魯:唔……香:還用問,當然是我。索:笑話!〕 既然如此,不如來個●P吧! 〔某魚:絕對不是我說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