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56183

    累積人氣

  • 4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那一天 (神亞) By 翊月

──但車廂內的氣氛實在太詭異。令人窒息的沉默。 高級車廂的另一個座位上,坐著向來在黑教團裡沒人敢惹的日裔黑髮驅魔師──神田 優。 神田像是一直閱讀著手上的資料,似乎連抬起頭看亞連一眼的力氣也不想浪費。 這是第幾次和神田一起出任務了? 亞連不知道。 這是第幾次自己和神田之間什麼交談都沒有? 亞連不知道。 這是第幾次因為要和神田出任務而興奮到睡不著覺? 亞連不知道。 ──心中的問題有好多好多。卻又得不到解答。 究竟神田對他而言是什麼?為什麼他對自己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亞連還是不懂。 亞連搖搖頭,想把一堆有關神田的問題丟出自己的腦袋外。 任務…任務…我可不是出來渡假的…和神田的話…應該還不錯………… !!!! 意識到自己又想到神田的亞連愣住三秒後,不斷在心裡罵著自己。 可惡!!他明明一點也不在乎我,我為什麼為什麼要一直想他………亞連頹喪地想。 迪姆恰比似乎感覺到主人的無力感,飛到亞連的面前拍拍他的頭。 ◇ 對於神田來說,亞連早已經是個特別的存在。 就在他和亞連的第一次任務後… 自己的眼神就會不自覺地跟隨他,不僅僅是因為他的那頭顯眼的白髮…… 就像被裝上探測器一樣,只要有他的存在,就會變得尖銳…就像是在保護自己最不願失去的東西一般。 之後只要與亞連搭擋的任務,亞連總是毫髮無傷,神田卻每每傷成一回黑教團就必須到醫療班報到,即使這樣會讓生命殘量減少很多… 身體只是很下意識地去擋住對亞連有傷害的東西。沒有原因。 神田想了很久,這種感覺究竟該算是什麼…明瞭的那天,他像是完成了一件十分重大的任務般鬆了口氣。 ──陷入了名為亞連的泥沼。喘不過氣。 神田想把思緒全投入眼前密密麻麻的文字裡,卻發現眼神不自覺地飄往一直望著窗外的白髮少年。 努力地想把思緒沉澱,神田努力過後宣告放棄。──根本沒有辦法不去看他。 ◇ 那一次任務,他們陷入苦戰。 一到達目的地便被有計劃地分散,惡魔如潮水般蜂擁而至。 不知道對方的安危,不知道對方的情形。 也許是那樣的情況,才讓他們死裡逢生。也許焦急、想見對方的強烈心情,才讓他們會在那麼偌大的地方遇見想見的人。 那次兩人都受了重傷…最後是拉比和利娜莉前來支援,兩個人才能夠活著回黑教團。 ──兩個人的關係就此改變。 ◇ 「該死的!把頭髮給我擦乾!!你又想去醫療班躺是不是?##」瞄見亞連正準備往外跑去,神田眼明手快地將人撈回並丟回床上。 神田瞪了一眼後轉過身去拿浴巾,亞連就算想跑出去,他也會怕神田等等拿著六幻去砍了傑利,明天的早餐就沒著落了。 「有優在就不會啦!」亞連看著拿著浴巾往自己走來的神田,給他一個很大的笑容。 「閉嘴!#」 這是亞連洗完澡想要偷跑出去吃宵夜的時候。 「迪姆恰比!!你怎麼可以讓優看那些啦!!」亞連抓起吃裡扒外的金色魔偶,有些生氣地罵。 因為牠把所有事情都播給神田看了。 「你就這麼怕我知道嗎?…豆芽菜!##」神田挑眉。 「沒、沒有啊…我怕優會擔心嘛…」亞連心虛,一步步往門退去。 這是亞連在完成任務的隔天,神田在知道亞連在任務期間做了些什麼差點受重傷後。 「該死的!那隻兔子又對你做了什麼?##」 「沒、沒有啊…」亞連臉紅地躲避神田的眼神。 看見亞連臉上突來的紅暈,神田青筋暴增地發動剛剛完成任務的六幻,往門走去。 「優、優你不要激動嘛…」亞連盡全力地阻止黑教團可能再少一個驅魔師的結果。 這是神田回到教團後,得知拉比又在他不在時是如何好好照顧亞連後。 這個對話出現的隔天,想找拉比的人請到醫療班。 諸如此類的對話經常發生在兩人被科穆伊所編排的房間裡。 ──這樣,算不算是幸福?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