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56183

    累積人氣

  • 4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有一天 (神亞) By 翊月

 淡忘了的是那個街角      想念的是當時的微笑 ◇ 神田出任務去了…聽說是在亞州… 亞連才剛完成任務回來,剛好跟神田出去的時間錯開了。 這個月…見面的次數好像用兩隻手就算得出來了。亞連苦笑地想。 「好冷…」已經冬天了…如果感冒一定會被優嘮叨至死。 亞連一想到那種畫面,不禁打了寒顫。還是乖乖地穿點保暖的衣服。──他可不想吃藥啊!!其實才是真正害怕的地方。 迪姆恰比一回到房裡就到處亂飛,一會兒在床上,一會兒在書桌,現在是停在主人肩上。 亞連已經握上衣櫃的把手,準備打開來尋找較為保暖的衣服,卻瞥見原本書桌上該有的擺設似乎遭到攻擊般地亂七八糟,剛剛飛到肩上的迪姆恰比似乎還咬著什麼東西。 為了確定他沒有看錯,亞連十分謹慎地轉過頭。 ──罪證確鑿。 「迪姆恰比,你嘴巴上咬的是什麼東西!!」「給我拿來!!」「不准逃!!」 聽說,那天住在亞連隔壁房間的人,非常清楚地聽見了很多類似這樣的怒吼、翻東西及飛撲的聲音,所有騷動在十分清脆的破碎聲後結束,然後就聽見似乎是喃喃自語的聲音,持續幾乎一整晚。 喔!其中似乎有很輕很輕的一句──發動。 ◇ 那是一張照片。就只是照片而已。 是一張神田有笑容的照片,只有他和他。 照片裡頭,綁著馬尾的黑髮少年拉著因為受到牽引而有些踉蹌的白髮少年大步穿越黃昏下的老舊廊道,夕陽的光線從窗戶溜進,在黑髮少年的髮上閃耀著,白髮少年雖然似乎有些生氣地鼓著臉,卻掩不了黑髮少年漂亮側臉上嘴角清楚的微翹角度。 亞連記不起那是在哪裡,也對拍照片的人毫無頭緒。──因為他這樣被神田拖回房間的次數實在數也數不完,更何況要他想起在哪一天的黃昏、那時候旁邊的人可能有相機的人,那是不可能的。 亞連結束某次任務後回到房間在桌上發現的照片,放照片的人似乎很確定絕對不會被神田看見,甚至還留了紙條,上面寫著照片是要留給亞連。 亞連把照片視為秘密,就連神田也沒看過,他怕出任務會把照片弄壞,所以把照片留在房間,又怕神田回來時會看到,只好小心地壓在書桌的寫字墊下。 ──就算優不在教團、不在身邊,只要我一回房間,就能看到他。雖然他真的不在身邊。 ◇        生活中交錯失望             越想念就越孤單      若在被寂寞迎頭趕上               多感傷也只是正常 ◇ 捧著總是令人訝異的過多食物,亞連無精打采地隨便找了位置坐下。 迪姆恰比停在肩上,伸出小手拉拉亞連的白髮,像是叫他放心。 「我知道啦…」亞連苦笑地說。連迪姆恰比都知道自己會擔心了,優怎麼一點消息也沒有。 五天了…從報告任務完成的通訊結束後,神田已經五天沒有和教團聯繫了。 再度嘆了口氣…亞連有一下沒一下地動著叉子吃下他那數量令人詫異的食物。 「亞連!!」橘色身影飛撲,把白髮少年抱個滿懷。 「拉比??」亞連掙開拉比的懷抱,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人。優的搭擋是拉比,拉比回來了。也就是說──優回來了!! 亞連一反剛剛像是黑線滿坑滿谷的怨念樣,一臉神采弈奕地四處張望,眼神中的光采讓拉比睜不開眼睛。 「阿優去報告了,等等就會來了。」拉比抬起手掌來遮蔽光芒。 「也對…」他怎麼那麼笨,既然是拉比來餐廳,就一定是優去報告結果了。得知神田安然無恙的亞連吃飯速度回復正常模式。 ◇ 月夜,姣潔月光映入白色的房間。 床上的白髮少年拉著身旁黑髮少年的衣服沉沉睡去。 黑髮少年輕輕拿開白髮少年抓著衣物的手,以輕巧的動作離開床。 「嘖。」黑髮少年抓起床邊的迪姆恰比,將它叫醒。 黑髮少年熟練地將迪姆恰比的功能從紀錄改成播放,迪姆恰比開始播放這幾天黑髮少年不在時白髮少年的行為。 ──不管是任務、吃飯、睡覺,所有事情都被紀錄下來了…當然也包括了照片。 「嗯?」豆芽菜竟然還有事瞞著我。黑髮少年疑惑,放開迪姆恰比讓他去把照片找出來。 迪姆恰比拍拍自己等身長的翅膀,停在寫字墊上,伸出短短的小手,把寫字墊下的秘密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拉出來。 黑髮少年看了看照片,不禁牽動嘴角。 ──哪來的照片?笨豆芽就是笨豆芽… 黑髮少年拿起寫字墊一旁擱置的筆,翻過照片背後,留下訊息。 ◇ 後來在某次黑髮少年出長期任務期間,迪姆恰比冒了不知幾次被主人打碎的危險,終於讓自家主人看見黑髮少年的留字。 依舊是黑髮少年慣有的帶刺語氣,依舊是黑髮少年慣常的威脅口吻,但卻讓亞連模糊了視線,看不出真正的筆跡。 『豆芽菜,要是隨隨便便就死了,我可是不會幫你收屍的。』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