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56183

    累積人氣

  • 4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魯夫發燒記 (索魯/H有) By 魚月

「我也不知道。」雖然香吉士說的漠不關心,可是誰都看的出…他在擔心阿。 索隆放下手上的訓練器,將眼光放在特等席上的嬌小身軀,突然~看到正要倒下的人兒。大手一撈,隨即將那令他迷戀的身軀抱個滿懷。 「喂!魯夫!你在做什麼阿?!這樣會掉下去的。」看著差點落海的人,索隆既心疼又擔心。 抬起頭,魯夫的眼睛看起來有點迷濛,手懷繞在索隆頸上,將頭顱深深埋在令人臉紅心跳的胸膛。而草帽,就這樣掉在一旁。 「魯、魯夫,你在做什麼阿!!」有點驚慌失措,魯夫這個樣子分明就是在誘惑他嘛><!! 『不要考驗我的自制力阿!!笨蛋。』索隆有點把持不住。 娜美笑了笑,看著旁邊的人~熊熊火焰燃燒阿!!這下有好戲可看了。剛剛好,也從船艙走出來的羅賓,也正好瞧見了這一幕。 「船長真主動阿。」羅賓輕聲說道。完全忽略了有個忌妒的人正在發火呢! 「咦?怎麼大家都出來了,外面有什麼好看的嗎??」從船尾走來的騙人布和喬巴正好看到熊熊燃燒的香吉士。 香吉士終於按奈不住,破口大罵:「王八蛋的死綠藻頭!!你給我快點放開魯夫!!!」砲口對準了正抱著魯夫的索隆。 「死圈圈眉毛,你吵屁阿!!」可惡,你沒看到我正在努力堅持嗎?? 「索…索隆……」賴在人家胸膛上的人,開了口。 「魯夫…!!你的身體好燙?!」索隆終於察覺魯夫的不對勁。 楚楚可憐的小臉仰起,眼框裡有點濕潤,看了就令人…… 「隆…我好熱……好難過……」魯夫帶著有點哽咽的語氣說著。 看著向自己求救的魯夫,索隆一臉錯愕。『該死的……你不要用這種眼神…這種聲音…跟我說話阿><!!』 「喬巴!魯夫好像生病了,你快去看看!」不想讓那個綠藻佔掉所有的便宜,香吉士當機例行的說道。真是氣死人了! 「喔!好,我知道了!」喬巴說著說著,眼看就要走下樓梯去幫魯夫看病去了,然而…… 一隻纖玉的手,就這麼把喬巴給拉了回來。「喬巴你先等等~~這件事…就交給索隆去處理吧!!」手的主人,來自於娜美。 「咦咦?!娜美,你說什麼!!」索隆不太敢相信。 「可是…娜美小姐……」 「就這麼決定了!好,散會!!」娜美打斷香吉士的話,自顧自的發起了"散會"的命令。 輕笑了兩聲,羅賓就乖乖的離開了觀賞台,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而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騙人布和喬巴,也只好乖乖離開。只剩香吉士還是不太願意。「香吉士,你不用不甘心。因為這次是魯夫找上索隆的,如果還有下次的話……你的動作可就要快一點囉!呵呵~~!!阿~!對了,索隆!」娜美看起來又像似想到了什麼。 「做什麼拉!」索隆覺得自己快瘋了。 「退燒的最好方法,就是〝做激烈運動〞囉!記得唷~你欠了我一次了。」邪邪的一笑,娜美旋踵走進船艙裡。 瞪著索隆,香吉士說道:「該死的綠藻頭,這次便宜你了!!」氣憤的離開。並且丟了一把不知從哪來的菜刀,幸好索隆閃的快,要不然就中獎了。 只見大家都離去,索隆看著懷裡昏睡的人兒,無奈的笑了笑,「魯夫…這可是你自找的。」   ------------------------分格線~小魚(以下無法接受者不可觀賞!!)----------------------------------------------   「嗯…阿……」令人臉紅心跳的呻吟,發自於某個房間。 而床上有兩個交疊的身影,底下的人發出令他無法相信的嬌吟聲。 撫弄著手中的嫩芽--吻,落在那鮮美的果實上。引來身下的人兒一陣陣的輕顫。 「嗯…不……放開…我……阿……」魯夫斷斷續續的說著,因為高燒而無力反抗,雙手虛弱推拒在身上的人。 不理會魯夫的哀求,索隆將手逐漸地加重力道,來回套弄著。細細的吻…品嚐著輕顫的果實,不時將被冷落的一旁,用手來回撫弄著。 魯夫的手只能深深陷入索隆的髮絲中,陌生的感覺...一步步侵襲魯夫的感官。「嗚……嗯…放開…唔……」吻住反抗的聲音,趁著魯夫還未回神,索隆趁機深入自己的軟舌,吸取著口中的芬芳。 「嗯………嗚…………」 交纏了數分鐘,感覺到魯夫快要沒氣,索隆所幸放開令他欲罷不能的唇瓣。大口大口的吸氣,魯夫的臉染上了一抹紅霞,因為缺氧,眼眸有著些許的淚滴。在魯夫來不及反應之前,再度纏住他的小舌,撫弄嫩芽的手也沒停過,反而加快速度的來回套弄。 受不了刺激,魯夫終於釋放在索隆的手裡,「呼…呼……」也在同一時間,索隆放開魯夫的唇瓣。 放開甜美的唇,索隆滿意的看著那嬌紅的臉蛋。就在魯夫全身無力,想要沉沉睡去之時,索隆將他翻過身,就在魯夫還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時,將一隻手指放進魯夫股間的密穴。 「阿!!好痛!!」疼痛讓魯夫恢復了意識,撕裂般的疼痛,讓他流出淚來。 「放輕鬆!要不然你等一下會很痛!」索隆的手指在密穴裡抽插著。 「唔……等一下?…阿……」就在魯夫還沒了解這句話的意思,索隆放進了第二根手指。 「嗯……不要……」無法承受快感的魯夫搖搖頭,頭腦裡一片空白。 手指沿著穴壁摩擦,引來魯夫陣陣的顫抖。而這個舉動,讓剛剛釋放過的嫩芽又硬挺起來,頂端不斷的冒出透明的液體。眼看著又要釋放,索隆很壞心用舌尖舔去頂端滲出的透明液體。 「不………住手……」看著埋在自己大腿間的人,魯夫覺得羞愧極了。 就在正要釋放的前一秒,索隆用指尖抵住那即將要放出的甜美,「不……放開……阿……索、索隆……」難受的扭動身軀,魯夫的眼角流出了些許的淚滴。這時,索隆將手指抽出。 「再等等。」話才剛說完,索隆將自己的碩大一舉侵入魯夫的後穴。 吻住即將出現的驚呼聲,疼痛讓魯夫的眼淚直流。 感覺到魯夫慢慢的適應自己的侵入,放開了唇瓣,索隆開始有了動作。細柔……像是怕魯夫受到傷害似的,索隆正在努力的控制自己。 「嗯……阿……索、索隆……阿……」令人臉紅心跳的呻吟又再度響起。這讓索隆矜持不下去,像批拖韁的野馬。 喜歡聽魯夫叫自己的名字,索隆快速搖擺腰間的速度「魯夫……叫我的名字。」 無法抵抗索隆的命令,魯夫已經陷入了快感的漩渦「索……索隆……嗯…………阿阿………」 「阿阿阿阿阿……………」就在索隆釋放再魯夫體內的同時,索隆也放開了被封住的嫩芽。 就這樣,筋疲力盡的魯夫就想這樣沉沉的睡去,怎麼知道尚未退出去的碩大又硬挺了起來。 「你、你……」魯夫有點無法相信的看著眼前的人。 「今晚,你別想睡了!」索隆霸道的宣佈了魯夫的〝死刑〞。 「不行拉!我要睡…喂!…你……阿阿…………」 激情,直到天亮。 -------------分格線~小魚-------------- 「早安!」剛睡醒的娜美,看著臉上有點笑意的索隆。 「索隆!魯夫的燒,有沒有退了!」身為船醫的喬巴,一早起來就問著索隆。 「退了是退了!不過……圈圈眉毛,你要多做一些營養的食物給魯夫吃。要不然他又要感冒了。」索隆帶點挑釁的意味對著香吉士說道。 「該死的綠藻頭,你想打架嗎?」香吉士當然聽得出索隆口中的涵義,版起臉孔,一副要幹架的樣子。 從船艙走出的羅賓,又剛剛好看到這一幕,〝船員為了船長而打架〞,輕笑的說道:「真有精神阿!看樣子,我們船長的魅力又更驚人了。」 而罪魁禍首正因為昨晚的事,而呼呼大睡呢!連飯都忘了吃!外面,正打的激烈,差點把船給毀了! 偉大的航道上,多了許許多多的事!!又是和平的一天阿! 完 我叫做魚月!這篇是我第一次打文章><,打的不好請不要見怪阿!會傷眼的><!!如果有任何批評鼓勵,我的信箱:fish312005@yahoo.com,我都會改進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