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56183

    累積人氣

  • 4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飢餓 (香魯) By 深夜

深沉的夜色裡,一聲猛力撞擊的巨響後,是海賊團船廚憤怒的大吼聲,隨波搖曳的黃金梅利號,似乎也驚跳了起來。 「嗯……哈哈哈哈,魯夫,你昨晚又跑到廚房偷吃啦?」 早餐時間,娜美悠閒的從船艙中走出來,眼尖的發現,船首的特別席上,有個很特殊的繩結實驗品。 「咕嚕~~~~~。」 聽見娜美的聲音,被綁在船頭的魯夫,試著想發出聲音求救,但是,連嘴巴都被拉長,綁成了扎扎實實的蝴蝶結,根本沒辦法說話,只能發出像溺水了一般的模糊聲音。 「看樣子,這次廚師先生真的非常生氣呢。」 走在娜美後面的羅賓,看見船前的特殊景緻,忍不住泛起一抹有趣的微笑。 「啊啊啊...魯夫變成蝴蝶結了!啊!會不會死啊!醫生,醫生!.......啊?!我就是!」 原本在廚房等早餐的喬巴,聽見了門外的騷動,走出廚房一看,隨即緊張的手足無措。 「放心,魯夫是橡膠人,這點結算是小意思啦!不過...這次香吉士肯定是氣炸了,才會這樣吧?喬巴,如果不想被牽連的話,就什麼都別說!」 瞄了一眼慌亂的船醫,騙人布繼續著手上的發明,簡潔扼要的分析目前的狀況,擺明的告訴喬巴...千萬別淌這混水,除非你強得不正常。 「喔...」可是真的不要緊嗎? 聽見騙人布的話,喬巴乖乖的轉身走回廚房,心裡面仍然擔心著。 「沒辦法,誰叫我們的船長,老是在製造糧荒啊。」都已經習慣魯夫是這樣的個性了?怎麼還生這麼大的氣? 雙手抱胸,靜坐在桌前的索隆,無可奈何的說著,斜著眼角的視線,偷偷的瞧著廚師的動作,盤算著怎麼解救心愛的船長大人。 「那........早餐也不給他吃嗎?」 一群人圍坐在餐桌前,少了個船長,誰也沒先出手拿東西吃,只是靜靜的等著宣判。 那美猶豫的看著香吉士,心裡面總覺得很難得,難得這個把那天然呆當寶的笨蛋,會氣成這樣。 「罰他三天不准吃東西,誰把他解下來,就換誰三天不准吃東西!」 聽見娜美提起,氣不打一處來的怒意,讓香吉士一開口就撂下重話。 「三天吶?根據航海士小姐的推測,大概再過三天就可以抵達下一個島了,廚師先生是打算,到下一個島,才解開船長嗎?」 羅賓看著怒氣沖沖的船廚,悠閒的問著。 「嗯……這樣剩下的糧食才足夠度過三天,你們開動吧。別管那個笨蛋了。」 回過頭,禮貌性的注視考古學家,香吉士語氣是在氣頭上,但眼睛的目光,卻不由自主的漂向船頭。 「但是……魯夫真的撐的過三天嗎?」 難得能夠安靜的吃飯,不需要小心注意自己的飯菜被搶走,騙人布有點不習慣這樣平淡的氛圍,不安的向其他人詢問。 「他平常習慣吃得這麼多,餓個半天,餓個半天,大概就不行了吧?更何況要餓三天?」 斜瞄了一下船頭,手上抓著酒瓶的劍客,也完全無法專心的吃飯,只是擔憂著被綁在船頭上的那個人。 「別擔心、別擔心,正常人在不吃不喝的狀態下,可以活五天左右,更何況我們船上還有最棒的船醫,有喬巴在,死不了的啦!」哼哼……這可真是機會難得,可以落井下石的好時機,想想……香吉士是在等台階下吧?以他和索隆的腦袋瓜子,跟本小姐鬥,還早個一千年呢!上次那個白痴劍客,還不是乖乖的簽下二十萬的保養品賠償單據給我。 優雅的喝了口溫順的早餐紅茶,梅利號的裏支配者,腹黑女王娜美小姐,頂著人畜無害的溫和笑容,以“正常”的常識,跟眾船員們保證著,隨後安然的看著今天的偉大航道早報。 『就是因為,他是個一餐可以吃掉一週食糧,非正常的人類,才會擔心啊!魯夫,不是我不挺你,可是我不想死啊啊啊啊啊………』 女王一開口,基本上……梅利號裡面,沒有人敢再開口反駁了,騙人布顫抖的閉上了嘴,不敢再說話,他不想承認,他剛剛看見娜美眼角發出的殺人閃光。 「那個……香吉士真的要罰他三天不能吃飯,應該也不需要,把魯夫綁在船頭吧?」 雖然魯夫算是罪有應得,喬巴還是不能贊同,就這樣把魯夫綁在船頭三天。 畢竟,偉大的航道,海象千變萬化,綁在那三天,誰也不能保證,身為惡魔果實能力者的魯夫,不會遇上生命危險。 「你想……如果不把他綁在船頭上,以他的能力,你擋得住他要吃東西的慾望嗎?喬巴?」而且……基本上,香吉士就是在等人幫魯夫求情,打算要來個順應民意,給自己台階下樓,現在就幫那個笨蛋求情,豈不是順了他的意嗎?唉唉……這些眼睛被東西糊住了的男人,就是該吃點苦頭,才知道自己真正的感覺! 娜美抬頭看著喬巴,銳利的眼神,閃出了冷冽的光芒,大有殺人封口之勢。 『嗚哇~~~~~~~~~娜美好可怕啊啊啊啊!』 被航海士的殺人閃光掠過,單純可愛的喬巴,登時說不出話來,驚慌失措的躲近考古學家的背後,深怕等一下娜美會暴走。 「放心吧。飲食方面,香吉士是專家,他決定這樣的懲罰,應該是考慮過魯夫的狀態,才這樣決定的。」而且,我也不相信,他會讓他“親愛的”船長大人,三天不吃飯。搞不好……到時候餓三天的,會是廚師自己………。 娜美伸出手,拍拍喬巴的帽子,要他別擔心。 「喔………」 看見娜美的眼神,不再像剛剛那麼可怕了,喬巴訥訥應了聲,安靜的把自己的早餐吃完。 捧著書本閱讀的考古學家,和娜美的視線匯集了一下,隨後露出了一抹安靜的微笑,悄悄的看著,今天完全沒有發花痴舉動的愛的廚師。 少了個熱絡的人聲,今天一整天,就在安祥而寧靜的氣氛中度過,每個人都順利的做完自己今天要做的事情。 娜美畫好了進度中的海圖,羅賓看完了兩本厚厚的精裝書,騙人步多了兩項新發明,喬巴做好了十顆藍波球,索隆專注的完成一日操練,完全沒有需要跳水救人之類的意外,香吉士列好了這幾天的菜單,連要添購的廚具都順便規劃好了。 今天的一切一切,出奇的順利,今天的梅利號,出奇的平靜,平靜到連吃飯的時候,都怕咀嚼的太用力,會吵到其他的人。 悄悄的,夜來臨了……從沒有這麼安靜過的梅利號,讓大家不習慣,紛紛提早回房睡覺。 不用擔心有巨大老鼠潛入倉庫,更不用擔心有個打呼的橡皮人。 只是……這靜到人耳根發疼的窘態,讓每個人的睡眠淺淺的,作夢也沒有的淺眠。 「嘖……」氣氛寂寥的船上,還有個睡不著,自願出來守夜的人。 嘴上說著,不讓人把巨大耗子給放出來的藉口,實際上,卻是整艘船上,最最煩躁到睡不著的人。 包著毛毯縮在瞭望台哩,努力不讓自己看向船首,卻無法忽略,夜間節節下降的氣溫。 『算了……』 夜涼讓呼出的空氣,都化成了白白的煙霧,終究是忍不下心,輕手輕腳的下了瞭望台,香吉士爲苦惱的自己,點上了一根香菸,悄聲的走近船頭。 寒冷的夜氣裡,那專門製造糧荒的人,仍舊牢牢的綁縛在船頭上,背對著船身的臉,無從看清他是否熟睡。 「唉………我真的是瞎了眼了………」 喃喃低語的自我埋怨,跟著輕吐出裊裊的煙圈,漂然的消散在風中,就像剛剛根本沒從口中吐出過。 手腳俐落的解開四肢的結,香吉士輕鬆的把船首的魯夫拎了下來,接著要解開嘴上的結,才發現,那一對黑玉般的眼睛,正專注盯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也是啦。再怎麼遲鈍,也不會讓人拎起拎落,還能夠不驚醒。 香吉士自嘲的笑了笑,繼續解開的動作,讓魯夫被拉長變形的臉,回復原狀。 「………」 很難得,這聒噪的船長,都已經完全脫離束縛了,竟然沒有說話,只是沉默的,直視著皺眉的廚師。 「回船艙睡覺吧。今晚我守夜,晚上冷,別待在外面了。」 敲落煙灰,香吉士走過魯夫身旁,低聲的說著。 「………」 沒有回答,也沒有回船艙舉動,魯夫只是看著,看著香吉士爬上瞭望台的背影,然後緩緩的跟上去。 「………喂?魯夫………你不會餓昏了吧?」 才剛爬進瞭望台,找了個舒服的姿勢想繼續守夜,沒想到船長大人會跟上來,而且……那張呆呆的、單純的臉,還隨著坐下的行動,緩緩的逼近,香吉士心底一陣慌亂,這樣沉默的魯夫,有點反常。 「……香吉士身上香香的,有食物的味道。」 手長就是好用,不,更正一下,是手能伸長,就百分的好用。 疑似餓昏頭,遊魂狀態的魯夫,在香吉士還來不及反應之際,迅速的伸長雙手,固定住他的身體,接著,整個人連帶整張臉,完全埋入香吉士的胸口,鼻子還細細的嗅聞著。 「呃……」莫非真的餓壞了? 雙手高舉,面對著疑似餓昏頭的船長大人,香吉士維持著最基本禮儀,僵硬的被緊抱著。 胸口傳來的,溫熱的吐息,讓原本就有些加速的心跳,極劇失速的躍動。 於是,思緒就這麼紛紛擾擾的,撩亂了起來。 其實……今天這樣,算是遷怒。 糧食還夠吃個兩天,如果航路上遇上哪個倒楣的海王類,也許還能撐一個禮拜不成問題,並不需要責怪他偷吃食物。 只是……心裡悶著,遷怒的原因,還是在於自己。 雖然總是自許,愛情的廚師,愛的料理就應該愛漂亮的美女,但……不能否認的是,就連自己都不得不發現,目光停留更久的,不是羅賓小姐或娜美小姐,而是那個糧荒製造機。 那張總是笑開的嘴,總是充滿著疑問句,單純且自負的嘴,貪吃著食物,泛著油光的嘴。 為什麼自己老看著,那張動個不停的嘴,到底有什麼魅力,這麼吸引著自己朝那看。 更糟糕的是,沒辦法真的對那傢伙生氣,似乎一直是船上的慣例,而自己……好像也是其中的一員。 最慘的是,怒氣三秒內就會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莫名其妙的他說了算,一切OK的詭異寵溺。 百思不得其解的氣悶,滿腦子紛雜的自我怒氣,只是找了個不佳的時間點爆發,偏偏……被遷怒的卻是那個笨蛋。 果然,依循著船內慣例,這樣的怒氣沒多久就散了,換上的,卻是另一種,更複雜更扭曲的情緒。 【誰敢解下那傢伙,就換誰三天不准吃飯。】 自己說過的話,怎麼可能自己沒聽見。 【可是偉大的航道,氣象變幻莫測,萬一魯夫遇到危險……】 是、是、是、是啊,船醫的一席話,確實打擊了自己的良心,和良心外的莫名不安。 壞的是……平常總會好意說項的兩大美女,今天竟都一反常態,不但吃了秤陀鐵了心,還卯足了勁落井下石,外加言之鑿鑿的懲罰合理論,哪來的台階能走?網子連個縫隙都開不了,更別說網開一面了。 低頭看著,猛把臉往自己身上擦的船長,香吉士露出無奈的苦笑。 自己真的是拿這未來的海賊王,沒辦法,就是沒辦法。 「回船艙去睡吧。明天釣釣看能不能碰上海王類,我再多弄點肉給你吃,今晚先忍忍吧。」 側過臉,香吉士躲開魯夫總是直視的眼神,輕輕推開緊抱著自己的人。 「不要……現在回船艙也沒東西吃,還不如跟你睡在這裡,有食物的味道,搞不好晚上還可以夢見吃大餐。」 不愧是糧荒製造機,連作夢都想夢見吃的………。 「嘖………」我真的是瞎了眼了! 已經不記得,這到底是今天第幾次,說同樣的這句話,好像從上了這艘船的第一天開始,這句話就一直纏繞著自己不放………。 香吉士往旁邊退開,下意識的用手掌蓋住自己的眼睛,這樣的狀態,真的讓人精神疲勞。 「我陪你吧!」 不曲不饒的再貼上,魯夫緊抱著香吉士,黑得透徹,直接的眼瞳,凝視著看起來很煩惱的人。 「你回船艙去睡覺……」 下意識的轉過頭,不敢去看那對眼睛,就怕………會被發現。 「呐~~~香吉士,對不起,我會乖乖的,原諒我吧!」 看見香吉士別過頭的動作,魯夫單純的以為,香吉士還在生氣,心直口快的道歉尋求原諒。 「哪有人道歉,還直接要求原諒的。」 就是這樣的直接,所以才讓人無法討厭吧? 香吉士笑了笑,回頭把手按在魯夫頭上,終於正眼看著魯夫了。 「嘻嘻……我就是這樣啊!」 看見香吉士終於放鬆的表情,魯夫跟著笑得開心,探出雙手,又把香吉士紮紮實實摟緊。 「別這樣抱著我啦!」 看著縮短距離後,仍然毫無閃躲的注視,香吉士困窘的推拒著。 近距離的相對,讓廚師突然意識到,自己之所以不是看著這個人,而是專注於,他動個不停的唇瓣,真正的原因所在了。 只要看著他的眼,自己增生的這些異樣情感,就會無所遁形,但是……又沒辦法不看著他,所以那張一如本人的嘴,才會吸引自己的目光吧? 好吃……就是真的好吃。 喜歡……就是真的喜歡。 笑容……真的從心裡愉悅。 親吻……交付純真的感情。 原來那兩片唇瓣中,包含著自己的期待和想望。 「香吉士……為什麼你看起來,好像很餓的樣子?」 突然轉向自己嘴唇的視線,透露著某種渴望,魯夫好奇的詢問,是否眼前的人也跟自己一樣,想吃宵夜,肚子餓了。 「誰像你一樣,一天到晚想著吃。笨蛋。」 雖然魯夫是個天然呆,但是……野獸的本能,還真能感應到別人的細微心思。 香吉士移開視線,平緩剛剛猛想吻那唇瓣的衝動,放鬆身體,任由魯夫抱著。 『也許有天,這呆子會知道吧?知道……我的心情。』 懷抱裡的魯夫,早就著食物香氣,找周公去吃大餐了,只留下醒著的香吉士,自在的、不需要壓抑的,任由溫柔的眼光蔓延。 【唉唉~~~~~我說,羅賓姊姊,怎麼我們船上的笨男人,都這麼的保守啊?正常來說,應該直接就上了,哪還悶著不說,等發霉啊?!直接告白,拉上床,宣示所有權不是更好、更直接嗎?索隆那個腦子長肌肉的傢伙就算了(男性船艙中,傳來巨大的噴嚏聲。),怎麼連自許為情聖的傢伙(瞭望台上的香吉士,打了個大噴嚏,小心翼翼的拉過毛毯,把兩人蓋的紮實。),都這麼悶………唉唉唉……還以為今天可以看見什麼過激的畫面咧!】 娜美穿著外套,躲在橘子樹後,百分之一百二十不滿意進度的晚娘語氣,向背後的羅賓詢問。 【……………………………(航海士小姐,你是鬼嗎?半夜把我吵醒,就為了看過激畫面?!)】保持著良好形像,想盡辦法維護以不變應萬變原則的考古學家,腦後正有一滴極大的冷汗落下。 後記: 某月某日,在偉大航道的海王類訊息傳遞中記載,有一艘船上面有羊頭的那艘,千萬不要經過它左邊、右邊、上面、下面、前面、後面,只要一遇上那艘船,絕對就是倒大楣的日子,請大家千萬小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