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56183

    累積人氣

  • 4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鮭魚子軍艦捲 (香魯) By 深夜

「娜美小姐、羅賓小姐,這是今天愛的特餐,愛情壽司大拼盤,附湯是海王蛤蠣風味味增湯。」 托起兩盤特製的精巧壽司,香吉士冒著不停飛舞的小愛心,跳著小圓舞曲般的步伐,來到了船上兩位美女所在的甲板上。 「啊?!有東西吃?香吉士,不公平,我也要!!」 耳尖的船長,一聽見有好吃的,隨即風風火火的衝到香吉士身邊,鬼吼鬼叫著。 「是是是,我聽到了,臭男人的餐點,都在廚房哩,自己去吃吧。嘖~~~小賓賓、娜美小姐,好吃嗎?」 聽見魯夫的叫聲,香吉士額角長了青筋,回頭指著廚房,要那群鬼哭神號的臭男人加一隻四足動物,自己去廚房吃午餐,隨後又回復無比快樂的笑容,盯著重要的兩位美女流口水。 「鮭魚子嗎?是前天買的─東海島國料理食譜上的菜色嗎?」 手上拿著壽司,看著透光後閃閃發亮的魚卵,娜美突然想起,幾天前香吉士申請零用金買的食譜。 「是的~~我心愛的娜美小姐,我順便也買了鮭魚子,今天正好是最好吃的時候,所以就做來吃了。」噢噢……能被娜美小姐記住,是多麼榮幸的事情啊! 香吉士身旁的視覺效果,早由飛舞的小愛心,變成了宣傳愛的小天使邱比特了。 「很好吃呢……廚師先生,不去吃嗎?」 仔細的嚐過味道,羅賓稱讚著今天的廖哩,體貼的詢問似乎還沒吃東西的廚師。 「為美女們服務,是我愛的廚師的天職,晚點吃沒關係的。」 感動於羅賓的體貼,香吉士愉快的在原地轉了兩圈。 「是是是,真是感動喔~~~不過,你不擔心“親愛的船長”,在你的監視外,被別人吃豆腐嗎?」更正確的說法是,端著豆腐讓別人吃……… 廚房中傳來了明顯的搶食聲,娜美饒富心機的笑容,浮現在嘴角邊。 「是啊,船長大人,現在正坐在劍士先生腿上,想搶梅子飯糰呢。」 怎麼會不知道姐妹淘心底在想什麼,羅賓使用了開花果實的能力,瞄了一眼廚房中的情況,詳實的報告戰況,順便壞心眼的再推個一把。 「……兩位美麗的小姐,請容我先失陪一下,廚房裡面有某些事情,我得去處理一下。請慢用~~~」 語音方落,傳說中愛的廚師,早已消失在甲板上,幾乎是以光速的速度抵達廚房。 「真是“重要”的事情呢,跑百米都沒這麼快,瞧他的表情,整個都僵掉了,羅賓姊姊……今天挑撥的真是時候呢!」 大口的吃掉烤鰻握壽司,娜美舔舔嘴唇,露出了一抹頑皮的笑容。 「航海士小姐,您真愛說笑……不過,照這麼發展下去,劍士先生和船廚先生,似乎總有一場戰爭要打,不阻止嗎?」 自從發現那三人微妙的情愫之後,船上的兩位女性,就以觀賞這獎盃爭奪戰為樂,偶而在最末點的時機上,適時的阻止可能發生的沉船危機。 「放心……魯夫在那,還不至於到開打的程度,不過……你猜這次誰會贏?」 滿足的喝了一口味增湯,娜美笑著轉頭看著廚房。 「一直都是船長先生會贏,不是嗎?」 真不愧是西方藍最棒的廚師,廚藝真是了得,羅賓細細品嚐美食,回以一個微笑。 「呵呵……沒錯,一直都是那個笨蛋船長贏哪!」 聽見羅賓的回答,娜美會心一笑,後方的廚房哩,因為香吉士的加入,顯得更加的熱鬧了。 下 「魯夫,你那是什麼吃相,不准搶我的食物。」 果不期然,餐廳中的餐桌上,又是一陣混戰,香吉士才踏入餐廳,就聽見了騙人布的鬼吼鬼叫。 「唔~~~快沒了,快吃快吃...呃...咳咳咳...」 容易被氣氛感染的馴鹿船醫,在狼吞虎嚥的態勢下,果然又噎到了。 「喬巴,不是告訴過你,別學魯夫那種吃相嗎?你是正常人...呃...不...正常的馴鹿。唉~~~」 看見喬巴眼睛都快漲出來了,香吉士連忙到水給他。 「魯夫,你搶食會不會搶的太誇張了?」 雖然也差不多八分飽了,每餐配給的酒也喝足了,船長大人暖玉溫香在懷也是不錯,但是那四處飛濺的飯粒、湯湯水水的亂灑,又是怎麼一回事?! 索隆摟著自動送上來,正搶著自己食物的船長,眼神滿是寵膩,語調卻帶無奈,腦中想著,沾上了油漬的白色上衣,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才洗的乾淨。 「魯夫...不准搶別人的食物!」 居然自己送著豆腐給人家白吃,香吉士長腿一抬,照準了搶食中的人,就是一記猛踢。 對於自己這意中人,有時候打罵也是談情說愛的一種趣味,但是這一踹,是為了懲罰他,色狼的懷裡可是坐不得的,要學會自我保護啊! 一陣金鐵交鳴的聲音,劍士的刀架起了防護牆,擋住了香吉士下落的腿,魯夫則是被索隆拎到了背後,安然的繼續他搶別人飯吃的大業。 兩方眼神交會,氣氛瞬間凝結,劍拔弩張的氣勢,猶如暴風雨前的寧靜無聲。 「死圈圈眉毛,你想幹什麼?」 難得一親芳澤的時間被打斷,索隆怒火中燒,咬著牙悶聲問道。 「廚房是我的地盤,我在教導應有的餐桌禮儀,你有意見嗎?」 香吉士卯足勁施加力道,打算一腳把這礙眼的綠藻,給踹到外太空去。 「喔喔喔喔喔喔...這是什麼啊?好有趣!」 誰也不讓誰的僵持氛圍中,傳來了打破僵局的驚喜叫聲。 「什麼東西有趣?」 兩個敗倒在船長五分褲下的笨男人,登時沒了對壘意識,轉回了所有注意力在船長身上。 「你看,這個東西好有趣啊!咬下去會啵的爆開來,然後是很香的醬油味道,好好吃耶~~」好難得的,魯夫居然會仔細的品嘗食物,而不是囫圇的吞下肚子去。 船長大人手上抓著咬了一口的鮭魚子軍艦捲,雙眼放光,興奮的朝向對峙中的兩人展示。 「真難得你會細嚼慢嚥。」 看著魯夫那發現新玩意的興奮模樣,索隆原本不爽的心情,登時好了一半,俐落的頂開廚師的腳,動作流暢的收刀。 「哼~我做的料理,敢說不好吃,就把你踹進海裡!嘖~吃相真臘褟,魚卵都掉到衣服上了。」 聽見魯夫大讚自己做的料理,香吉士心情頓時晴朗了起來,只是,男人嗎...怎麼能喜怒於形色呢,酷酷的揚手順了一下頭髮,說出了長年的口頭禪,散發初成就感滿滿的娛悅。 然後發現,那咬開了口的軍艦捲,掉了不少的鮭魚子在魯夫衣服上,紳士的走上前,用指尖小心的捏起,怕弄破了魚卵薄薄的膜衣,留下難洗的油漬。 「啊?掉啦?啊~~嗯~~嘖~~~~」 魯夫這才發現,手上好吃的食物,掉出去了不少,一口解決掉手上的那個,然後俐落的跟上香吉士的動作,解決掉遺落的部分,就著那雙等同於廚師生命的手,張嘴覆上,吃掉,附帶仔細的吸吮、舔淨,還沾著醬油味的手指,滿足的咂咂嘴,愉快的走開。 真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更何況這是波濤洶湧的大海,方才魯夫這一個舉動,無疑是丟了顆猛爆的水雷在海裡,激起了強勁的海嘯。 「.........」香吉士沉默著,剛才被舔的手指頭上,還殘留口腔的柔嫩觸感,軟滑舌面的溫熱感和濕濡,這種單純為了食慾而有的行為,實在是鉤得人慾火難耐啊! 「.........」那傢伙是什麼意思,居然假借著食物,勾引魯夫?! 索隆額頭上爆起一堆青筋,臉上有血管將要爆裂的赤紅,鏘的一聲,三把刀皆盡出鞘。 「死圈圈眉!」老子跟你拼了,百八煩惱鳳。 「臭綠藻!」忌妒啊?想幹掉本大爺,少作夢了,羊肉巴比Q。 【兩個不長腦的笨蛋,給我住手!】 暴力鐵拳二連,數值加成10倍以上攻擊力。 磅磅~~ 【想拆了船不成?再打,再打本姑娘就把你們的頭扭下來,當成海王類的釣餌】 狠狠的在兩個冒煙的大包子上面,再補上個兩下,順利製造出人體奇觀,腫包冰淇淋後,娜美女王怒氣沖沖的大吼。 「是~~~娜美小姐生氣也好可愛啊!」反正料理被誇讚好吃,又被主動吃豆腐,今天算是還本了。 香吉士心情超好,大叫著娜美小姐,之後開著灑花機,跟著女王大人離開了。 「呿~~」撫著疼痛的後腦,索隆不甘心的冷哼一聲,思考著下次,該如何扳回一城。 話說,娜美女王怎麼會知道,是時候進餐廳阻止兩個怪力拆船機呢? 當然是因為.........後來受不了氣勢奪門而出的正常人和正常馴鹿囉! 別跟我說,你已經忘記餐廳裡面還有他們兩個喔!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