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56182

    累積人氣

  • 4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兄弟 (ALL/喬巴中心) By 深夜

一聲尖銳的驚叫聲,讓平靜的海面和安穩的梅利號,都驚跳了起來。 「嗚~~~我的帽子不見了。」 小小的、毛茸茸的褐色身影,哭泣著從船艙裡走了出來。 是的,剛剛的大吼聲,就是出自於本船的船醫,可愛的多尼多尼‧喬巴,正哀傷哭泣的口中。 難得,真的是很難得,今天找帽子的,竟然不是脫線的船長大人,而是帽子都快長在頭上的小小船醫。 答答答答,小馴鹿響亮的蹄踏聲,走近了船首像,果然,特等席的主人,正安然的坐在上面,望著前方發呆。 「魯夫……你有沒有看到我的帽子?我的帽子不見了。」帶著哽咽的聲音,喬巴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向船長詢問自己帽子的下落。 「咦?帽子不見了?………不會吧?」 回頭看著滿臉鼻涕眼淚的喬巴,魯夫一聽到帽子不見,下意識的朝頭上摸,確定自己的帽子還在,然後愣愣的、有點不可置信的回問喬巴。 「嗚~~我的帽子真的不見了,早上起床就不在我頭上了!嗚………」 聽見魯夫有點不相信的回問,喬巴忍不住大哭,他怎麼也想不透,總是不離開頭上的帽子,會在早上起床的時候,完全看不見蹤影。 「那是西爾爾克醫生送給你的帽子吧。嗯……我陪你一起找吧,這個先借給你,代替一下,等找到了以後,再還給我吧。」 翻身下了船首像,魯夫扭了扭筋骨,摸摸喬巴沒戴帽子,看起來不太習慣的空空頭頂,魯夫摘下自己的草帽,輕輕的戴到他頭上,看著安穩卡在兩個角之間的帽子,咧開了像太陽一樣燦爛的笑容。 「要去哪裡找?我剛剛已經把船艙都翻過一次了,什麼都沒有看到,怎麼辦?」 呆呆的看著魯夫,把最最寶貝的帽子放在自己的頭上,喬巴止住了哭聲,一股安心的感覺,在看見魯夫的笑容後,緩緩的散放開來。 「既然沒有在船艙裡,那我們去找同伴們問問看,是不是有人拿走了,先去問索隆吧,他現在一定鍛鍊完,正在後面那邊睡覺。」 既然帽子不會自己長腳跑掉,那麼一定是有什麼人拿走了。 想起了總會早起鍛練,然後在船後方睡回籠覺的劍士,魯夫猜,如果有人拿走喬巴的帽子,他應該是最有機會看見的。 「嗯……」 短短的手,寶貝似的按著頭上的草帽,喬巴終於定下心,緊跟在魯夫後面,要去找索隆問問看。 船後方,副帆的底下,綠頭髮的劍士,正張著嘴,呼呼大睡,就像絲毫沒注意到,身邊多了兩個人一樣的,沉沉的睡著。 「索隆,你有看見喬巴的帽子嗎?」 蹲在索隆旁邊,已經喚了幾聲,卻仍是叫不起睡眠中的劍士,魯夫乾脆揪著索隆的臉頰,拉來扯去的,算是消極的打擾吧。 「……………你把別人的臉頰當什麼啦?!你以為每個人的臉都可以跟你一樣啊?會痛!!」隱約有聽見魯夫的聲音,只是不想撘理的翻身再睡,只是那越來越過份的手,已經扯痛所有的臉部神經,索隆迅速的張開眼,惡狠狠的賞船長一記爆栗。 「……索隆,我的帽子不見了………」索隆好可怕、索隆好可怕……… 感應到索隆起床的怒氣,喬巴驚慌的躲到桅欄邊,露出半個身體,畏畏縮縮的說著。 「帽子?你睡覺的時候不是戴著嗎?真的不見了?」 用力的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索隆向躲藏不得要領的船醫招招手,要他過來這邊。 「真的不見了,早上起床就找不到了,你有看見什麼人拿走嗎?」 觀察了一下,索隆似乎沒有在生氣,喬巴這才慢慢的走到他面前,扁著嘴,小聲的說著。 「怪不得你戴魯夫的草帽,真的不見了。現在沒有靠岸,帽子應該還在船上,去廚房裡面問問那個臭廚子,還有飯廳邊邊的騙人布吧。」這帽子,還是魯夫戴起來比較習慣。 看著卡在兩個角之間的黃色草帽,索隆不適應的調了調角度,然後拍拍喬巴的背脊安慰他。 用力的搔了搔綠色的短髮,索隆起身拉著喬巴的手,推了推發呆中的魯夫,一起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香吉士,我餓了!!」推開廚房的門,一瞬間,魯夫下意識的、習慣性的大喊。 「喂!不是這樣吧!?」索隆和喬巴,忍不住變成牙尖嘴利的樣子,怒吼。 「早餐才剛吃過,你的胃是通道異次元空間啊?!」正在整理刀具的香吉士,額上青筋冒起,廚師特產的禮儀矯正飛踢,快、狠、準的,賞了魯夫的腦袋一記。 「嘿嘿……不是啦!平常喊習慣了,不知不覺就………,香吉士,喬巴有事情要問你。」 不好意思的抓抓腦袋,魯夫傻笑著,不得不承認,平時養成的習慣,還真的是習慣成自然,只要一打開廚房門,他就是會這樣吼,就跟回家的時候,進門要打招呼是一樣的道理。 「什麼事?」看著一臉不痛不癢的魯夫,香吉士仰天吐了一口氣,回頭看還拉著索隆右手的喬巴。 「………我的帽子不見了………」香吉士好可怕、香吉士好可怕……… 在對上廚師視線的瞬間,喬巴抖著身體,躲到了索隆的背後,淚眼汪汪的看著香吉士,深怕他會不會也突然來個飛踢什麼的。 「帽子不見了?……這麼說,早上我也沒看見你頭上有帽子,……喂,騙人布,你有看見喬巴的帽子嗎?」怪不得,魯夫的帽子會戴在喬巴頭上,看不出來,這個笨船長除了會製造糧荒之外,還挺會安慰人的。 抽了張紙巾,香吉士走到喬巴旁邊,微笑著把閃閃的淚光給擦乾,一面回頭問,正忙於新發明的騙人布。 「帽子?……你是說,昨天晚上長出翅膀,往船外面,食島怪嘴裡飛去的那頂紅色高帽子嗎?」 從發明中回神的騙人布,依舊不改本性的,拿出神一般的胡說技術,開始說起了奇幻故事來了。 「噫~~~~~~~~我的帽子自己長翅膀飛走了?還被海王類吃掉了?嗚……西爾爾克醫生,不再保佑我了嗎?」單純的喬巴,果然傻傻的相信了。 想到帽子自動離開自己,認真的推論,自己如父一般的恩師,在天之靈遺棄自己了,忍不住悲從中來的哭著。 「喔喔,飛出去了?被食島怪吃掉了嗎?好吧,我知道了,只要把食島怪的肚子打開,就一定找得到喬巴的帽子吧!」 聽著騙人布的說辭,魯夫幹勁十足的揮舞著拳頭,打算出去外面,把食島怪海扁一頓。 「喂喂……帽子會長翅膀飛出去才有鬼,你們兩個也太容易相信了吧?」 無奈的鬆開喬巴的手,索隆一把拎住魯夫,把躍躍欲試的船長,給拉了回來,無奈的按了按太陽穴。 「長鼻子,你不正經一點回答,我就讓你長翅膀,飛到海王類嘴裡。」看著騙人布又開始自編、自導、自演了起來,還唬的當事者和船長一愣一愣的,香吉士惡狠狠的咬牙,低聲的警告。 「嗚哇~~~別……別過來!我沒看到啦……不過,昨天晚上我倒是有聽見,娜美和羅賓在討論喬巴的帽子,也許是她們拿去了吧?」聽見船廚的警告,騙人布慌忙的站了起來,一面準備逃跑,一面老實的把昨晚聽見的事情,照實托出。 「咦……娜美和羅賓,為什麼要拿我的帽子?」 喬巴一聽見帽子可能的下落,急急的跑到騙人布身邊,想問清楚。 「嗯……這我也不知道,搞不好……這是擄帽勒索。根據我騙人布船長的大膽推測,喬巴的帽子,也就是肉票,搞不好已經被撕票了!!」猜也知道,沒這種可能,娜美和羅賓,不是那種會對別人的寶物下手的人。 只是單純、天真的喬巴,總是會讓騙人布,想要小小的惡作劇一下,看他慌張總覺得很可愛,又很讓人歡樂。 「啊………不會吧?………撕票?」 瞬間,喬巴整個傻掉了,整個人變成了灰白色。 「喔……娜美跟羅賓,是綁架集團嗎?」魯夫露出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訝異的大吼。 「雖然這個推測有點扯,不過……娜美的個性,是有點像綁架勒索集團,她愛錢嘛……」索隆難得跟著瞎起鬨,但是說真的,他還真的對騙人布這個推測,覺得挺完美的,畢竟那兩個女性,一個是出了名的愛錢,一個是活在暗黑中的暗殺專家。 「你這個笨蛋,不要隨便嚇喬巴,還有,你們兩個,不准侮辱娜美小姐的人格!」走上前去,一把撈起白化的小馴鹿,安放在肩膀上,香吉士沒好氣的踹了騙人布一腳。 「嘻嘻嘻嘻……喬巴,別沮喪,其實娜美和羅賓,是要把那頂帽子,改造成世界上最強的武器,所以才會把他拿走的。」 笑看著傻在香吉士肩膀上的喬巴,騙人布話鋒一轉,又開始胡扯,雖然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那兩位船上的女性,拿喬巴的帽子要做什麼,但是他相信,夥伴們絕對會保護好夥伴的寶物,不會有差錯的。 「真的嗎?」聽見騙人布的話,喬巴在瞬間,又從石化狀態轉變成,雙眼閃亮的期待模式。 「哇……娜美和羅賓好利害,我也要叫她們幫我改造!」另一個單純蛋,也發出了激動的吼聲。 「想也知道不可能………唉………」嘆了口氣,索隆拿刀鞘推推,說謊不打草稿的狙擊手一下,順手拉過魯夫,無奈的拍拍他的肩膀。 他實在是佩服,這兩個容易上當的船長,和單純的天真馴鹿。 「………去海圖室那邊,找娜美小姐和小賓賓問清楚吧,別在這聽這個死長鼻瞎說。」 扛著小鹿,香吉士懶的在多說廢話,直接往應該是帽子下落處的地方去。 「噢~~~親愛的小賓賓,你還是一樣的美麗動人哪!!」 離開廚房,下到了甲板,擺開來的陽台桌椅和撐起的遮陽傘下,羅賓正坐在那邊,悠閒的看著書,香吉士雙眼閃著心型,飄飄然的往桌椅邊靠近。 「羅賓,你有看見我的帽子嗎?」 緩緩的從香吉士肩膀上滑下來,喬巴爬上椅子,坐在羅賓身旁,擔心的詢問著。 「帽子是我拿給航海士小姐的,經歷過這些事件,帽子破了不少洞,有的地方還越扯越大,航海士小姐說,不趕快修補,帽子的主體也會壞掉,等她修好拿出來吧,別進去吵她。」 看見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往這走,羅賓利用開花果實的能力,俐落的擺出足夠的椅子,讓所有人都有位子坐。 「喔喔,太好了,喬巴……娜美要幫你補帽子,娜美很厲害喔,帽子修好了以後,就會像新的一樣耶!!」 帽子曾經許多次讓敵人給弄破,一直都是靠娜美的巧手,縫縫補補才能完好如初,所以他算是最親身體驗的人吧。 得知了航海士小姐的目的,魯夫興奮的跟喬巴說,緊跟著在桌邊入坐。 「嗯……不過,你要小心高額的修補費啊,娜美可是很可怕的!!」 坐在魯夫旁邊的騙人布,小聲的警告喬巴。 「咦?!真的嗎??」我的零用錢都拿去買書了,萬一付不起,娜美會不會把我煮來吃啊? 本來放心安坐在椅子上的喬巴,經過騙人布的一番話,又變的有點坐立難安了。 「呼~~~~~~~~~~」才坐上椅子不到一分鐘的索隆,已經開始打呼了。 「今天提早準備午餐吧,等娜美補好帽子出來,就可以在這裡吃午餐,慰勞她的辛苦,也慶祝喬巴的帽子,變的跟新的一樣。」 惡狠狠的敲了騙人布的腦袋一記,香吉士微笑的摸摸仍戴著草帽的喬巴,又再度走回廚房。 「噢耶~~~午餐午餐,今天在外面吃午餐。」 一聽到香吉士要進廚房弄午餐,魯夫想到有得吃,心情高興的都快飛了起來,開始哼著不知名的歌曲,愉快的在桌邊趴著。 相對於魯夫的興奮,騙人布倒是安穩的,拿著白紙開始了新發明的草圖,在紙上塗塗畫畫。 近午的微風,涼涼的,梅利號的悠閒氣氛,又這麼延續下去。 「羅賓…………」 低聲的輕喚,一直跼促不安的船醫,不知所措的低頭,呆看著桌面。 「怎麼了?船醫先生……?」 微笑的放下書本,環視了桌旁的其他人一眼,羅賓靜靜的等著,滿臉迷惑的小動物,究竟想問什麼。 「…………這就是兄弟的感覺嗎?」帽子沒有不見,是擔心它會壞掉的娜美,拿去修補了。 終於放下懸著的一顆心,喬巴回想整個過程,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茫然的摸著頭上,魯夫借給他的帽子,輕聲的問著。 「船醫先生覺得是,那就是了。」羅賓因微笑而瞇起的雙眼,盪漾著柔柔的光芒。 「我一直都很孤單,直到遇見了西爾爾克醫生,才知道有人陪伴,是這麼好的事情,西爾爾克醫生給了我名字,給了我信念和目標,就像是爸爸一樣,古雷娃醫生,照顧我、養育我、教我醫術,甚至用自己的身體,來讓我完成,成為醫生的第一歩。除了是恩師之外,也有母親一般的恩惠。」 喬巴低垂著腦袋,到天國去的醫生,留在磁鼓島的Dr.古雷娃,突然覺得好想念。 「然後……魯夫把我從磁鼓島帶出海,我走上西爾爾克醫生所說的,海賊的航路,然後我開始有夥伴了。騙人布好有趣,都會說一些很奇特的事,讓我覺得好開心,也覺得好神奇。香吉士雖然一開始,把我當成備用糧食,可是每次吃飯的時候,都特別照顧我,怕我餓著了。索隆雖然總是鍛鍊鍛鍊的,卻認為弱小的我,也是個男子漢,而且對我很好,常常幫我刷背、洗頭。娜美雖然很愛錢、很容易發脾氣,卻很少凶我,也會偷偷買書給我看。羅賓很厲害,懂好多好多的東西,還會聽我說事情。魯夫雖然是船長,但是就像朋友一樣,有時候……就像個哥哥一樣。我們相互照顧、扶持、關心,其實……這就是兄弟的感覺吧?」 心底暖暖的,眼睛也暖暖的,一直需求著的感情,在踏上這艘航向夢想的船時,一一的獲得,喬巴用力的眨眼,想偷偷的把眼淚藏起來。 「有一個很有名的海賊,強‧巴茲曾經這麼說過,在海賊船上,船長的話必須要服從,這是一個小型的階級社會,但是,更多的時候,更像是模擬的家庭,相互依靠,相互砥礪、成長,是夥伴,更是不可分割的家人。應該就是這樣吧?」 輕輕的念出一段,來自某個海域,很有名的海賊所留下的話,羅賓微笑的幫喬巴抹掉眼角的淚水。 「……羅賓,你真的好利害喔,知道好多事情,那個海賊還有說什麼其他的事情嗎?」喬巴好佩服,每次都能夠引經據典說話的羅賓,雙眼放光的,直嚷著,讓她多說一些這個有名海賊的事情。 「你想知道嗎?……好吧,我來告訴你吧。」 摸摸喬巴的臉,羅賓微笑的回想書上看到的內容,打算說幾個不錯的事蹟。 其實,她也和這個小馴鹿一樣,在這艘船上,找到了不再放她於孤苦中無依的家人,不再孤獨,不再需要背叛來求生。 除了重新找到了理想的方向,更在這艘船上,找到了新的認知,冒險並不一定要如同既定印象一樣,才叫冒險,只要不停的往前航行,其實……往前進、往任何想去的地方移動,都可以是冒險。 「補好了……咦?怎麼大家都在啊?」 拿著修補好的帽子,娜美一走出房間,就發現所有人都坐在陽台桌旁邊。 「娜美……我的帽子。」 一聽見娜美的聲音,喬巴飛也似的跳下椅子,急急忙忙的跑到娜美前面,直看著她手上拿著的,修補整齊的帽子。 「喬巴……下次帽子只要有破洞,要馬上拿來讓我補,小洞拖久了會變成大洞的,萬一破到不能夠修補,就壞掉了。這不是西爾爾克醫生送給你,很重要的寶物嗎,千萬要好好的照顧喔。」 輕輕拿下魯夫的草帽,重新幫喬巴把修補好的帽子戴上,娜美開朗的笑著。 「唔嗯~~娜美,謝謝你!!」 用力的點頭,喬巴開心的摸著,頭上修補好,像新的一樣的帽子,大聲的跟娜美道謝。 「不客氣……魯夫,帽子戴好,不要又弄丟了,才來哭給我看!」嗯,這頂帽子,應該是不需要補,過幾天在來幫他保養一下好了。 娜美仔細的看了看草帽,沒什麼大礙,這才重新戴到魯夫頭上,然後男孩子氣的大聲囑咐。 「是~~~~~~~喬巴,我就說吧,娜美很厲害吧!!」 「嗯~~~~」 西爾爾克醫生,你看我在大海上 ,找到我祈求已久的心願了,出海冒險,真的是一件很棒的事情,真的。 香吉士精緻慶祝午餐出爐,風和日麗晴空萬里,偉大航道的中午時刻,梅利號上的午餐時間,還是一樣的熱鬧無比。 完 作者的話: 兄弟,在日文裡面,這個字不單單是指兄和弟。 意思是,兄弟姊妹。 如果大家和我一樣,是看偷跑版的海賊王連載的話。 應該就會稍稍感覺到,我寫這一篇的心情,還有激情。 說真的,我真的覺得,喬巴不適合戰鬥。 一個醫生,對於傷害生命這件事情,本來就是會有猶豫。 更何況,他真的還小!(15歲) 就算是一個果實能力者,也還是太柔弱。 可是……卻拼命的,很拼命的,想為夥伴們做點什麼。 這篇文章,就是在這樣的心情下,誕生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