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56182

    累積人氣

  • 4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如果有一天 (索魯) By 該隱

「不管,回答我嘛!」他難得的很堅持,看著他這麼認真的樣子害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無聊。」說完,我轉身就走。 「……」男孩執著的目光,直直的燒著我的背,讓我到了現在,依舊忘不了這段對話。 那時的我,實在是太傻了。 「索隆,別再喝了!」女人心急而高昂的命令喊句讓我的頭更痛,不過,我不在乎。拿著酒瓶,我再灌了一口,廉價而難喝的酒味在我口中散開,無所謂,現在的我只想要醉。 「娜美,夠了。」另一個女人的聲音。墨綠色的髮,是羅賓吧?「現在別去管索隆。」 「可是……」 「走吧。」羅賓拉走了女人,女人臨走前的擔心眼神讓我有點想笑,她擔心的人,是我嗎? 再灌了一口酒,我在心中默念著至從發生了那件事,那句已經不知唸了多少遍的話。 魯夫,我求你,快醒來,只要你願意醒來,你要我回答多少遍我都願意啊。 「啊!看到島了看到島了!」魯夫坐上了他的特等席───梅利號的羊頭,邊興奮的大喊著。 「是是是,我只求你別再掉下去了」娜美沒好氣的瞪了坐在羊頭上的男孩一眼,一邊想著等等該如何不要讓魯夫看到肉而興奮過了頭衝過去大點特點,她的可憐又可愛又縮水的錢包啊~~!(淚)某航海士為她那可憐又可愛又縮小的錢包哭泣。 「我們要到的島,是納納魯克島。」羅賓看著地圖說著,沉思了一會兒,道:「我得先說,那個島我去過,那裡的居民可一點都不歡迎海賊。」一點都不歡迎,而且還會千方百計把人趕出來。 「應該沒關係吧?我們只是去採購一點東西而已,再說食材已經被某人消耗光了。」說完香吉士不忘瞪那個“某人”一眼,到底他那時候是著了什麼魔才會上了這個會製造糧食危機船長的船啊?! 「而且火藥和甘油也不夠用了。」騙人布從房裡出來,再度啟用自戀狀態(?):「而且有我這個偉大又勇敢的海上戰士,安啦!想當初,我可是#&﹪&*※○◎……」 眾人再度自動忽略這位偉大又勇敢的海上戰士。 「沒關係,反正如果不行的話,砍掉就好了。」某劍士邊心不在焉的說著,邊將目光投在某人身上。 「不准再鬧事了,你想要再鬧到海軍來嗎?」索隆不記得就算了,她娜美可是記的清清楚楚,上次慘痛的教訓,她的可憐又可愛又縮水的錢包啊~~!(淚)某航海士再度為她那可憐又可愛又縮水的錢包哭泣。 「吵死人了,你這個眼裡只有錢的女人。」青筋暴出,雖然說早就覺悟了,但是這女人眼裡是只有錢嗎? 「要你管啊!你這個滿身酒臭味的死劍士」愛錢有罪嗎?關他屁事! 「妳這個#﹪&*※○……」 總之,他們還是到了納納魯克島。 「哇,好多吃的喔!」某個腦中只有食物的單細胞生物迫不及待的想跑過去大吃特吃,但是……。 「你敢走過去你試試看!」女王陛下發下了最後通緝令,充滿殺氣的目光自然是讓某單細胞生物動也不敢動。 「嗚……,可是我很餓啊……。」小狗般惹人憐惜的眼神讓人好不心疼───前提是,那個人不是一個愛錢甚過於他的命,鐵石心腸又心情不佳的女王陛下。 「我說不准就是不准!」 「……。」某劍士偷給了一塊不知何時買到的肉給魯夫。 『感激啊~~~!』小狗般惹人憐惜的眼神,加倍! 『少囉唆,快吃!』撇開了有些紅的臉,畢竟這個眼神實在太具有殺傷力了啊! 「索隆很疼魯夫呢。」和船廚走在一起的羅賓對香吉士悄聲說著,然後好以整暇的觀察著被問者的表情。 「……,是啊。」不疼我就踢死他,臭劍士!刁著煙,船廚有些苦悶的笑著。 「你掩飾的很好,香吉士。」笑笑,羅賓用那雙充滿智慧的眸子盯著香吉士。 「……,謝謝誇獎。」望著前面的兩人,現在的他還能說些什麼呢?沉默吧,他會永遠守著他的。「不說這個了,你不覺得這裡的氣氛怪怪的嗎?」不著痕跡的,把擁有墨綠色秀髮的智慧女人焦點轉移。丟下只剩下煙頭的香菸,用腳踩息,再點了一根。望著煙徐徐的飄上藍天,好像到的了天堂一樣,苦笑了一下。不知道污穢於他,是否也能上的了天堂呢? 「這倒是。」不再挖苦香吉士,羅賓望望周圍,不知道他們這次會怎麼做呢? ───才剛說完。 「歡迎各位啊啊啊啊啊!」某個不知名的物體從遠處狂奔而來,全員戒備,某劍士準備好抽刀,某船廚穿好他的鞋,某航海士也預備抽出天候棒,某位偉大又勇敢的海上戰士和某個膽小麋鹿名醫───全都躲到了羅賓的背後……,除了神經大條的某人外。 「今天是我們的歡迎海賊大駕光臨日,今天只要來到這裡的海賊,不管是什麼東西,都可以不限價錢、不限數量的瘋狂搶奪,更重要的是,我們免費提供五星級大飯店住宿,請跟我來,我為各位帶路!」正常人一聽就知道有問題,偏偏某人就是沒神經。 「食物也可以吃到飽嗎?」魯夫的眼中散發出了無限的光芒。 「是的,無限量供應喔!」 「太棒了,我們快走吧!欸…...,怎麼人都走了?」有些愣掉,不滿的用橡皮手把人全部都抓回來:「幹嘛要走掉?人家免費供應食物耶!」 「白痴,這個一聽就知道有問題!」娜美用你是白痴的眼神看著魯夫。 「耶?是嗎?」呆。 「「「「「「廢話!」」」」」」眾人再度白了某人一眼。 「唉唷,不會啦!我是船長,我說去就去吧~」不知是誰說單細胞生物總是樂天的,真是至理名言。 「唉……,又要惹麻煩了。」娜美嘆息,但她恐怕不知道,這個麻煩比他自己想的大的多了。 ───到了晚上 「我就說了沒問題嘛!嘿嘿嘿。」魯夫非常開心的笑著,因為他剛剛啃掉了50盤的魚、60碗的飯、各70盤的雞鴨牛豬肉……。 「是是是,我還真希望我們能快點脫身這個鬼島,那些人熱情的好不對勁。」娜美皺著眉碎碎念著:「喔,對了,索隆,你這次不能和魯夫睡一個房間,他們給我們的都是單人房。」不意外的看到某劍客的臉陰沉的好幾N倍。 「嘖。」 「人家可不希望又聽到了半夜裡傳出了嗯嗯啊啊的怪聲音。」船廚咧著嘴笑著說,心裡有種小勝一回的感覺。 「要你管。」撇頭,死捲毛。 待續 作者廢言: 這是人家第一次寫BL文呢。(汗) 希望不會傷了大家的眼才好,唔……,這篇是我在心情有些不愉悅時候打的。(汗) 應該啦,應該會變成悲劇。 所以,不喜歡看悲劇的人,建議還是別看下去了吧?(乾笑) (天:看完此爛文的大大,要記得要去保養眼睛ˇ) 對了,第一次寫同人文,給我些建議好嗎?(柔笑) 2005/7/1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