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56183

    累積人氣

  • 4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Family (鹿鳴) By 憶

「唉…本來想過著隨便當個忍者,隨便賺點錢…然後和不美不醜的普通女人結婚,生兩個小孩,第一個是女孩,第二個是男孩…等長女結婚,兒子也能夠獨當一面的時候,就從忍者的工作退休…之後…每天過著下將棋或圍棋的悠閒隱居生活…然後比自己的老婆還要早老死…我就是想過這種生活……唉~不可能了吧……」 忽然,一道陰影降臨在身邊。「喂!鹿丸!你自己一個人躺在這邊碎碎唸個什麼啊?!」 不必抬頭看清楚,鹿丸早猜出來者何人,因為他可說是打亂所有計畫的元兇…『唉~』在心中默默的嘆氣,『好麻煩啊…』朝上伸手,把平日就握習慣的手向下拉去。 「耶?!」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就往鹿丸身上壓去… 然後…當然是… 「哇~喂!會痛耶!你就不會做點防護措施嗎?!虧你還是個忍者…」一時間接住所有重力,令鹿丸的肋骨隱隱作痛。 「什麼嗎!?要怪就怪你啦!也不先說一聲…」不滿的聲音,從真心所愛的人口中說出,多顯的那麼一絲撒嬌的味道,「真的是…我剛剛都找不到…嗚!」本來還想再抱怨的,卻被鹿丸一個吻全部壓住……良久,才離開臉上早已紅透的戀人嘴唇。「…///////」 「…嘖!你好吵…先不要說話陪我躺一下……鳴人……」 感覺身邊的人在自己旁邊的草地上伸直兩腿坐下,一手則摸索著找到鹿丸臨時充當枕頭的手,然後抽離,然後相握。 鹿丸雖然在心中覺得很麻煩,但臉上早不知覺的微微勾起一個幸福的笑容。 沒看見,也沒必要,但彼此可以察覺這一份微妙情感,這就是兩人淡淡的戀愛方式…… …唉~回想當時…自計畫開始被打亂……都應該怪一年前老爸的那個決定吧… 1 一年前----- 「喂~鹿丸啊!」『喀-』房門直接被大力打開,一個宏亮的聲音打擾到正在下棋的鹿丸… 「…幹麼啊?」(老爸找自己準沒好事…)不太想理會,鹿丸繼續下棋。 「…嗯~我說啊…你現在已經是個可以獨當一面的忍者了吧…?!」聽老爸這樣說著,不詳的預感在心裡油然而生。 「反正,你現在已經可以獨自完成所接的任務了吧,畢竟你已經是個上忍了…這樣也就有足夠的能力自己養活自己…而老爸我也對你放心了,所以…」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頓了一下… 「…所以什麼?」鹿丸停止了下棋,抬頭望著倚在門邊的父親,這種感覺-就好像犯人在等待法官的判決一般… 「所以…」父親再度重複了一次句尾,鹿丸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我決定讓你獨自去外頭闖闖!貼心的父親還幫你整理好行李了-你馬上就可以走了!你媽也已經答應了…很高興吧,兒子?哈哈哈-好了!就這樣!」 「!!什麼?!好麻煩啊~我才不要!」彷彿已印證心中那股不安,伴隨著鹿丸過於驚訝而起身,打翻的是一地的將棋… 「…嘿嘿~由‧不‧得‧你-」接下來,就是一陣混亂… 不到一會兒,鹿丸已左右各提一包行李,外加腳邊放著棋盤,站在家門外吹著剛入夜的冷風… 「嗚~作老爸的我好感動啊~自己的孩子終於要拋下父母,獨自一人浪跡天涯了~嗚…翅膀長硬了……此種心情,應該只能用〝母鳥看著雛鳥羽毛逐漸豐滿,然後飛離巢〞那一種感覺來形容了吧,嗚~」 看著站在門邊的父親用衣袖作勢擦著根本不會有的眼淚,鹿丸覺得自己快被打敗… 「…真的是…明明就是母鳥嫌自己的孩子麻煩,才推雛鳥離巢的還說…」(唉…)在心中嘆了口氣,鹿丸心情煩悶的說。一時要他離開家,晚上住宿的地方都還沒有著落呢…他可不想露宿外頭……(唉~~)再度於心裡嘆氣…(好麻煩…) 「鹿丸啊-你就不要再抱怨了,老實說-我真的覺得你已經完全長大了!已具備了打開重重阻礙得力量與意志。身為一個忍者!是不能一直依賴父母的-好了!那!就是這樣了!祝你好運-奈‧良‧鹿‧丸。」伴隨著大門關上的聲音,父親的話彷彿還留在稍冷的夜色中。 「…」淡淡地露出一個微笑…「那個老爸還真會說啊…不過……唉~」第三度嘆氣,「晚上該怎麼辦呢?…先找住的地方吧……」拿起了所有行李,打算趁天還沒全暗下時找到晚上的歸宿。「唉~想歸想…但要從何找起呢~?」一手搔著頭,一臉是怕麻煩的表情… 2 「…如果找丁次‥他上次吃壞肚子到現在還在住院中…不行-‥井野‥‥她一定會說不要‥…刪掉-…佐助‥會才有鬼‥而且我和他不熟‥…去除-………油女志乃…不熟‥而且我討厭蟲子,也扣掉-‥‥恩~牙他三天前出任務去了,誰知何時才會回來……」邊走邊對著自己心中的名單,鹿丸嫌麻煩的放下手中的行李,然後直接蹲在原地,做出他標準的沉思樣… -天,是越來越暗了。 「…有誰‥是自己一個人住‥又不會覺得很麻煩的‥?」鹿丸腦中飛快的轉著,‵好像有抹黃色身影閃過…如太陽般耀眼的光芒…-是誰? 「!!」猛然睜開眼-「…鳴‥人‥?…!!!」迅速地,甚至以比平常還快的速度站起﹝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被嚇到…﹞,因為剛剛脫口而出的那個名字的主人好巧不巧的正站在自己面前- 「嚇?!我還以為我已經除去所有氣息了耶~怎麼還是被發現了?!」鳴人退了一步,因為反被自己的目標嚇到…之後想想好像不太對…「喂~鹿丸!你幹麻跑到我家附近,還在那邊碎碎唸個什麼?」 「你家?!…」鹿丸四處看看,這裡已經是村莊的外圍接近郊區的地方,也是漩渦鳴人-自兩年前那次事件後的新住處。 「…」鹿丸的視線再度回到鳴人身上。 「對啊~…不是這個啦!喂!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已長到可以紮起來的顯眼橘髮,比之前還略顯消瘦的雙頰,臉上像動物鬍鬚的痕跡比小時候更加的明顯,在鳴人身上的這些改變都是在那件事之後所遺留下來的…… 「已經將近兩年都沒有聯絡了,你…近來還好吧?」將雙手放在後腦杓,臉上還是那白痴笑容,但眼神-已變了……變的讓人看不清,不再像剛成為中忍那樣一副天真的模樣… 「…你變了…」鹿丸像在低喃,像在對自己說…目光轉而落在遠處,最後一絲夕陽隱沒在森林的深處…鳴人的眼神卻因為到了夜晚而變得精明,甚至帶點狡猾。所有知覺都變得比之前還敏銳的鳴人清晰的接收了他的問句… 「恩…」淡淡的,也許還有點眷戀…鳴人的回答- 「…恩…」『唉~沒錯…鳴人是自己一個人住,但寄住在他家好像…不,恐怕會很麻煩…但是…』「嗚…」鹿丸的眉頭越皺越緊… 然後,一根指頭直戳鹿丸的眉心,「看樣子,你還是和之前一樣-怕麻煩吧?!嘿嘿~」鳴人的這一聲笑聲,讓鹿丸有回到小時候和同伴一起出小組任務的感覺,心裡有股暖意…也有點無奈…鹿丸回答:「這是我的個性,要改也很難吧?」『算了…還是先借住他家吧…雖然會很麻煩…唉~我討厭麻煩…』 「哈哈~的確-」爽朗的笑聲,鳴人彷彿又回到小時候的三人小組那個…「白痴…」鹿丸小小聲的說。 也許-在小時候的鳴人此時會大聲的反駁說著:〝我才不是白痴!!!我將來可是位要成為火影的偉大忍者呢-!〞只不過- 「…你在煩惱什麼嗎??頭一次看到你的皺紋增加三倍以上…」輕而易舉的轉移了話題…是經過這些歲月的洗禮…亦或是避重就輕的繼續話題…總之,現在的鳴人已不再像先前如此衝動。 「…="=」鹿丸略皺著眉頭…對於鳴人沒有做出激烈反駁,鹿丸是已早猜出了一二… 「那個…鳴人…」咬了咬牙,還是下定決心說出口… 「?」一臉疑惑,鳴人此時內心所想的全表達在臉上。 「…」鹿丸側身與鳴人面對面,並雙手搭在鳴人的肩上,兩眼直視兩眼-「我們…是朋友吧?」 「???」不明白為何會突然問到這個問題,腦筋一下子轉不過來,心理的疑惑是更深了…鳴人的眉頭也越皺越緊…「恩~」歪著頭想了一下…「…不然我們還是什麼關係?!」 「…那可不可以讓我這陣子先住你家?」『還是做了……』鹿丸一邊說著一邊在心裡暗自怨嘆…『唉~』 「咦?!為什麼?你不是和你家人一起住嗎?」鳴人大吃一驚,想都沒想過會從鹿丸口中聽見這些話。 「唉~說來話長…」鬆開了鳴人的雙肩,又再度看向遠方-月亮正以肉眼看不出的速度緩慢上升著…用手搔了搔後腦杓→標準因為嫌麻煩而不想說太多的表情。「挨-!總之幫是不幫?」再度四目相對。 「呃…恩…好是好啦~」鳴人瞇著眼說,「不過我家很亂喔-」 「沒差啦~我只要有個地方睡就好了。」鹿丸隨意抬起手揮了揮,增加那種無所謂的態度,『反正只要不是露宿外頭就好-』這是鹿丸內心的想法。 「恩…那你到我家的這段路上,就邊走邊說為何你會離家出走吧!」鳴人已開始踏出回家的步伐,臉上的神情是-愉悅。 「…可不可以不要說…?」鹿丸重拾起行李跟隨著鳴人的腳步。 「為什麼?」「因為好麻煩…」「…那你自己睡路邊吧-」「!這是你對朋友的態度嗎?!」「不-那是因為你沒回答我的問題…」「…唉~真麻煩…」「…」「…好啦-還不就是因為我家那死老頭……」 兩人的身影,愈來愈遠、愈來愈小,月亮的光芒拉長了兩道疊合在一起的影子… 3 -畢竟…一個人的心,自己不了解的話,又有誰會了解呢…? -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傷害,一道道已經無法痊癒的傷口…在心上… -記得曾有一個人也和自己一樣是個體內有怪物的人,只是他提早一步認知到真正的社會冷暖,而自己當時卻天真的堅信著那個幻影-愛… 在才剛入夜不久的時間裡,原本這是家家戶戶理應當團聚在一起吃飯的時間,兩個少年的對話卻在通向村外的無人道上迴盪著… 「啊~至少你的父親是關心著你啊!嘿嘿…」 「哪有啊?!我倒覺得家裡舒服多了…有誰會想在悠閒的時候被一腳踢出家門啊?!呿-真麻煩…」 「噯…鹿丸你要感恩才對嗎…啊!到了,這就是我家-」露出一個大剌剌的天真笑容,彷彿時光在少年的身上停滯不前般。 和當初什麼都還沒開始改變的時候一樣的陽光笑容,令鹿丸有些淡淡的…『這該怎麼個說法…感慨?!』…也許還有那麼些微的心動… 「…進去吧!」沒發現到鹿丸難得的微愣,鳴人已經先行推門而入,【唧~】伴隨著一個難聽的開門聲,然後房子是一陣輕微的搖晃。 「…!?」等思緒被半強迫地抓回來…『搖、搖晃?!』看著眼前不算大的鳴人家『…應該是自己親手搭建的吧?!…』鹿丸心想,感覺眼前的木造房子好像會在下一秒倒下般不可靠,也許待在裡面什麼時候死的也不清不楚… 「喂!還不進來?看呆了嗎~」鳴人突然回過頭,原本已經進門的他又再次找呆在門口的鹿丸。「是看見我的房子太漂亮了吧?!哈哈-!」自己摸著後腦勺白痴的笑著。 「怎麼可能-」鹿丸賞以一個〝你是白癡〞的眼神。 但此時已沒有選擇-自己身上的錢本來就不多,而在沒有收入來源的情況下,鹿丸可不敢冒險住飯店,所以…『唉~麻煩…』再在自己心裡嘆了不知第N次的氣,然後便跨進了自己所選擇的唯一選擇。 手上拿著兩包行李站在門口,棋盤…鳴人自願幫忙拿,既然有人願意免費做勞工的話,鹿丸何樂不為呢?!然後傳進耳朵中的是- 「我回來了-」如此熟練的,鳴人開口說道-先放下手中幫忙拿的棋盤,順手脫去從小穿到現在的橘黃色外套扔在一旁。 聲音雖然無法在小小不到十坪的空間產生回音,但清楚的傳進鹿丸耳裡。然而在鹿丸放眼望去就可覽觀全部的空間中-(…顯然比想像中的還要亂上許多…「呃…」讓鹿丸的下巴險些掉下來。)他確信(如果那堆在雜物中的超破爛卡卡西練習用玩偶不算的話。)『沒有人…那…』 「恩~」腦中飛快的思考了一下。『應該是藉此驅走獨自一人的寂寞感吧-?!…』忽然想起剛剛和鳴人抱怨的自己,『不知道那傢伙剛剛下的結論是以什麼樣的心態說出…』從小就沒有家人陪伴的他……『應該是……無奈吧?!』善於分析的頭腦,面對眼前這看似樂天派的傢伙卻意外的矛盾而無法靈活運用…「……」莫名的情緒在鹿丸心中蔓延開來… 「喂!還站著發愣幹麻?-找地方坐下啊!」鳴人已經先坐在一個小凳子上面了。 往眼前早已坐下的人看了一下「…b」要是鳴人不坐下,鹿丸還真的看不出來有個小凳子在那… 「啊-太亂了是嗎!?哈哈~別太在意啦~」伸手隨意揮個兩下… 然後,藉著頭上那一盞像是鬼火般的油燈和窗外及木頭和木頭間的隙縫透進來的月光,鹿丸總算看清楚了鳴人家的擺設-入門的左手邊有一個(『…應該也是自己做的…』鹿丸心想。)桌子,還有一兩張小凳子散落在不知從何生出來的卷軸和垃圾和一些(『…』鹿丸一時也看不出來那是啥)東西上;在房子(如果這間真的可以算的話…)的盡頭還有一個大櫃子(這也是鹿丸唯一看的過去的家俱。),一個上面鋪著草蓆下面墊著稻草的木床緊鄰著它;床的上空還有(『應該是用來遮雨…』鹿丸猜。)一大塊塑膠布,房子的中央還有一個用磚頭圍起來的爐灶,上面掛了一個大黑鍋,下面是燃燒剩下的木材灰燼… 「……="=」將手中的行李轉交給另一隻手,鹿丸用著空出來的那隻輕揉著太陽穴…『嗚﹏頭開始疼了﹏』 「哈哈~我就說很亂吧。總之-就將就點吧~鹿丸!」彎下身,隨意的清著凳子旁的雜物,鳴人笑笑著。「…反正沒有人會願意將房子租給裝妖怪的容器…這房子還是我自己親手蓋的呢!」十分自豪的說著。(『…猜對了…bb』鹿丸的頭猛然向前低。) 在前兩年的事件中,鳴人的真實身分已是全村皆知,包括了當時在身邊的那些曾經以為是朋友的人…頭低著整理地上的卷軸,鳴人讓人看不見此時的表情。 『…唉~我討厭灰色沉重的氣氛啊…』看著(雖然看不見-)四周飄著沉重的灰色迂迴線條…鹿丸的臉已經垮一半下來了,『…要是別人一定可以隨便笑笑就帶過的…真麻煩啊~』雖然很討厭麻煩,但已經為時已晚~是自己一頭栽進這個麻煩之中的…『唉唉~』想想畢竟是朋友一場…鹿丸自認自己不是那種見‵死′不救型- 「…你才不是容器。」突然說出口,雖然沒有比鳴人更大聲,但清晰的還是讓兩人都清楚的聽見。「你也是個人,不要把自己說的像是東西一樣…」邊說邊將手上兩袋行李放在散在一地的卷軸上。『罷了,偶爾就當個心理治療師吧…』 「!!」明顯的感覺到對方一震,鹿丸正猜著自己可能說錯了什麼,但鳴人只是發出一兩聲「-咳…噗~」類似像乾咳還是輕笑的聲音,然後抬頭-又是那個大大的陽光笑容,「謝謝你~鹿丸。」 「…你喔…」無可奈何的,鹿丸還想再說些什麼,但肚子在此時很不識時務的響了起來。兩人間一陣尷尬… 「哈哈!對了-都差點忘了你還沒吃晚飯…」鳴人起身走向那個角落的大櫃子。「你先坐下吧!我去弄點什麼給你吃-」 「…」鹿丸走到離他最近的一張椅子坐下-他今天走了不少的路,腳酸死了!然後想到…『他用的東西能吃嗎…?』而且!重點是,放眼望去沒有一處有食物的感覺…「…bb」鹿丸後腦勺又冒出一個斗大的汗滴…開始在心裡默默祈禱待會不要吃壞肚子才好,他可不想進醫院陪丁次… 只見鳴人走到那個大櫃子前蹲下,然後從底下倒數第二層的抽屜中拿出一包泡麵,回頭對鹿丸說到:「噯!鹿丸,泡麵你吃吧?…幸好我還剩幾包…」後面那句是說給自己聽的。 「!喔…恩-」『還好是泡麵-吃泡麵應該不至於吃死人……(?)』鹿丸有點鬆口氣的感覺。 看著鳴人又是拆開泡麵的包裝又是生火燒水,臉上不變的,都是洋溢著開心的微笑。一陣忙碌過後,鳴人笑嘻嘻的將泡麵端到桌上,然後又從大櫃子(和泡麵同一層抽屜。)中拿出一雙免洗筷遞給鹿丸,「諾~!」 「喔!謝了~」伸手接過,但有一個疑惑在鹿丸的心中盤據著,趁著等待泡麵軟化的期間中,鹿丸問出了口-「…喂…鳴人,你幹麻一直那麼開心??」好像從他說要借住鳴人家開始,鳴人的心情一直都很好…除了有時會透漏一些小落寞… 「嘿嘿~那是因為我這裡很少有人會拜訪啊!」回答的好像天經地義般…「更何況,你也知道兩年前…算了,不說了。」然後,又是一陣沉默- 自兩年前的事後,就很少有人會和鳴人打招呼之類的,他們有些人都裝作好像完全不認識鳴人一樣,不過這也算好,至少比露出鄙視、不屑、害怕、厭惡、憎恨等負面情緒要好的多了。只有一些少數人還和鳴人聯絡並且給予一些鼓勵,沒有露出排斥的樣子。而鹿丸就是其中之一-其實他只是覺得無所謂,真正要去討厭一個人好像會很麻煩… 「恩…」『灰色的空氣…』鹿丸又看見了。-繼續沉默-『…得趕快轉移什麼話題……唉唉~麻煩…』 「!啊啊!!」突然鳴人像想到什麼大事般的大叫一聲,也連帶著嚇了鹿丸一跳。 「幹麻?!」比平常的回答還要快上許多-(被嚇到了…) 「不~我只是想到快過了泡麵的黃金時段了-」鳴人報以一個白痴笑容。「鹿丸,快吃吧!不然麵要糊掉了-」 「╬」鹿丸揮出一拳給鳴人頭一個爆栗。「你白痴啊!害我嚇了一跳!」 「哈哈~這也被嚇到-鹿丸你還太弱了啦!!」 「呿!」啪的一聲扳開筷子,鹿丸不想理那個白痴,直接撈起麵條開始吃著。 「嘿!鹿丸,吃完就去洗澡然後就上床去睡吧!」用力的打了一下鹿丸的背部一下,害鹿丸險些將麵吐出。「我家離溪邊滿近的,不管是洗東西還是洗澡都很方便-」 「咳!咳…你!超級笨蛋-」『害我差點噎到-╬』   「哈哈哈~」   經過幾場鬧劇(包括鳴人嫌太無聊,所以施展後宮術給鹿丸看…浪費了一些麵條…)-   「呼~」鹿丸總算完成了他的晚餐。將碗拿到離鳴人家不遠的溪邊洗乾淨,順便沖了一下身體,洗淨身上累積的污垢;回到現在的住處,然後換鳴人出去洗,等鳴人回到家中…   「喂!我睡哪-?」看來看去只有一張床,鹿丸提出問題。「…地板嗎?」   「恩~既然來者是客,那你睡床吧!」鳴人已經從大櫃子中的第一個抽屜中拿出一條棉被來…「啊!慘了…」想起了什麼…鳴人一臉白痴樣的回頭看著鹿丸,讓鹿丸心裡冒出陣陣寒意…「我沒有多餘的枕頭耶-而且如果把這條棉被拿來鋪床的話,那鹿丸你就沒棉被了怎辦?」   「唉…我想也是…b」『平常一個人住的話,別想會有另一套棉被-(尤其是鳴人…)唉~…』一股冷風從細縫間吹向鹿丸,微微縮瑟了一下…『這種快進入冬天的寒冷天氣,沒有保暖用具棉被的話,是肯定會感冒的…恩…』經過鹿丸的分析所得出來的結果-「算了-一起睡吧。…真麻煩…哈姆~」鹿丸邊打哈欠邊走到床邊。   「…鹿丸…」鳴人反常的變得扭扭捏捏   「幹嘛?!」『怪傢伙…』鹿丸的看法。   「其實…你剛剛…」鳴人裝得像是女生般,說話吞吞吐吐…「看到我的後宮術就對我有意思對不對?」   「你別說些白痴話!╬」鹿丸生氣的吼道,「快點睡了啦!我很累了耶~」『什麼對他有意思…真是夠了-╬』   「哈哈!好啦-」拈熄了油燈,鳴人很快的鑽進了被窩…隨後露出一個頭看著鹿丸,「你真的對我沒意思喔~」   「…不要逼我打你…」從牙縫擠出來的,然後跟著鑽進被窩背著鳴人躺下。「晚安。」『真倒楣-今天一定是我的大凶日…麻煩…』   「恩…」回應鹿丸是已經開始入睡的聲音…   但,雖然很累了,鹿丸還是沒有很快的睡著-只是緊閉著眼睛,留意四周的風吹草動。身為忍者要隨時提高警覺!『…尤其不能像身後那個白痴一樣毫無警覺的睡著-』 「呼…」一陣陣細微的打呼聲傳進了鹿丸的耳裡,清楚的顯示聲音的主人已經陷入熟睡…   「唉~」張開了眼,這下鹿丸是真的被打敗了…『…這小子難道沒有身為忍者的自覺嗎?!呿!』 將被子裹的更暖些,鹿丸閉上眼就要睡去了-『應該…四周都沒有異樣………』 突然一雙手撫上鹿丸的背!『嗚!』猛然張開眼,就要從腰際掏出手裡劍-「伊魯卡…老師…」耳邊聽見的是有點略帶哭腔的聲音,背後的手緊緊地抓住鹿丸後面的衣服,「老師…」聽見難得顯露出懦弱一面的鳴人…(雖然本人毫無知覺…因為鳴人還在熟睡中,剛剛是囈語…)面對如此,鹿丸只有一個想法…『唉~麻煩………算了,今天就暫時讓鳴人依靠吧…』順著鳴人的意,鹿丸不忍心剝奪鳴人現在唯一的浮木… 也許…只要一個鬆手,那個笑的像白痴的人就不會再回來了…『-自己何時也變得如此體貼人了?…』自嘲的想著,鹿丸重新閉上眼入睡了…--沒有想到,遇到鳴人,一切的秩序都開始改變了……   ---   有條大蛇壓垮了整排的房子,四周都在燃燒,戰鬥聲不絕於耳- 『我看過那條蛇!-是大蛇丸!』和多名忍者飛快的在街道與街道間穿梭…身旁是同樣身為中忍的夥伴-不管是上忍、中忍還是下忍,只要是身為木葉的一員都在村子四處幫忙;這是一場全體都挺身而出來支援的一場戰事-大蛇丸重新來襲了!! 『又回來了!這是兩年前的事件…那!』一個念頭一轉,身影已經轉向每每在夢中都要去的地方-歷代火影的肖像。   「!鳴人!!」不甚清楚的聲音…「不是那裡!!我們要支援的是…」絲毫不理會同伴們在背後的呼喊,黃色的身影已經偏離了原來的路線-   『混帳!誰理你們啊!我的目標是-』四周房子的景物化為一道道線條,鳴人以飛快的速度朝心裡的目的地飛馳而去,『快一點!我要再快一點!不然老師就…』   儘管腳程以達到鳴人的極限,但遠方的肖像卻沒有拉近的感覺-一樣遙遠,一樣讓人可恨的距離-『可惡啊﹏伊魯卡老師!!!!!』 4 激蕩在心裡的呼喚聲,彷彿就要將靈魂一起吼出來一般…『伊魯卡老師-!!等我!!!你一定要等我!!!!』 雖然,心底另一面清楚明白這是早已成事實的一段記憶-但,寧願選擇忽視這是事實的事實…“也許趕上了就會有某些東西改變了…”憑著這種如同溺水者抓握著漂在身邊絲毫沒有用處的枯草般的想法,所以-鳴人的行進方向依舊不變…   -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你們這些叛徒別想毀掉木葉!!…」 「哈哈哈~你留著死後再說這些話吧!!!…」 「!!哇嗚…!」「…西側那急需要人手!!!快點!!西側就快被…」「…誰有看見我的孩子?!…請問誰有…」 「…我的手啊-我的手…」 「…媽-…媽媽-…」 在四周,忍者與忍者的戰鬥隨處可見,而受波及的老百姓那淒厲哀嚎聲也毫不間段…但,這些對於一心趕路的鳴人早已無關緊要…甚至有幾名忍者衝上前想來攔阻狂奔中的鳴人,而也只有那麼一句夾雜著焦慮以及不耐的「滾開!」和隨即穿過腦袋的手裡劍招呼罷了…現在心目中最要緊的事,就是趕去歷代火影肖像那,因為伊魯卡老師還在那…在那等他…   -熾熱的火光染紅了天空,染紅了目光,也染紅了奔馳中的身影…   終於逐漸拉近了距離,遠見大蛇壓垮了避難室的入口,囂張地吐著信。   然後,當急躁的身影終於抵達了目的地-放眼望去的景象只有破碎的屋瓦和四處濺的血跡…而在散落屋瓦上的是…「喂…騙人的吧…」眼裡充滿著驚恐!心裡被無形的手給捏緊了、擰痛了…不可置信的走近,踉蹌的腳步彷彿在下一秒就會踩落於深淵中…   -那總是像太陽般的存在,也是將自己從黑暗中救贖的人…如今染滿了鮮血,甚至那和善的面孔也有些模糊而辨識不清…鳴人…看不到伊魯卡的臉…他…看不清楚了…〝連枯草也被無情的拉入深沉的黑暗水底-〞 溢滿了眼框的溫熱液體,隨著滿腔的哀痛及憤恨宣洩而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也伴隨著…強大的力量釋出…   ---   突然在睡夢中感受到背後傳來一股不尋常的氣息,-即使在睡著時也得保持警覺是忍者基本中的基本-所以當鹿丸嗅到一絲不對勁時,他當機立斷的翻身下床,然後雙掌合併、集中查克拉,已隨時準備可以結手印。但,當他的目光來到眼前時,鹿丸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在心中蔓延…從隙縫進來的月光傾洩在床,而在早已淩亂的被子中,鹿丸彷彿看見了一隻負傷的野獸低聲悲悽地哀鳴著,然後,自眼角流下了淚…頓時!他忘了該怎麼呼吸…… 不過,在還來不及仔細分析那從沒有體會過的情況之時,鹿丸已先察覺到了不對勁的來源在哪-於月光下的野獸四周,圍繞著灰紅色的查克拉-『是九尾!!!』 在意識到那是什麼的瞬間,紅色的查克拉如在純氧中的烈焰般竄起!   「嗚!」微瞇起了眼。『糟糕!!』眼見木造的房子快經不起這股龐大的能量,似乎隨時都會開始燃燒…   『-這笨蛋!!』在腦袋作出判斷前已做出連自己在事後也十分訝異的舉動-不顧一切的衝向鳴人!伸出手抓著鳴人的前領把他從床上拉起。「鳴人!鳴人你這笨蛋快給我醒來!!!-嗚!」異常強烈的查克拉開始灼燒著鹿丸的表皮…『可惡!』一手抓緊鳴人,很快地一拳右勾拳朝鳴人的臉揮去-『啪!』正中目標。   然後只在一瞬間,高密度的查克拉彷彿有生命般地自動隱入鳴人體內,-隨即一切還於原本深夜該有的寧靜,耳邊只有倒入鹿丸懷內,那逐漸轉小的哽咽聲,「伊魯卡老師…對不起…」『對不起-』   不太確定地伸出手,僵硬地在懷內讓自己看不見表情的人背上拍撫,此時的鹿丸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為什麼…事情會變的這麼麻煩呢…唉…|||||』 5 「…鹿丸…你…很適合做保母啊-」略帶沙啞的聲音從鹿丸懷內低低的傳來-終於稍微冷靜下來似的鳴人找回了一點聲音,同時不忘調侃一下才剛經歷一場差點毀掉暫時庇護所浩劫的鹿丸。   「╬…你這個…天下第一大白痴!!!╬」外加狠狠的一個爆栗。   -鹿丸從沒感到怒氣像現在一樣狂烈地席捲自己,想到剛剛嚴重的話自己也許還會就此喪命也說不定-『…為什麼單純睡個覺也可以惹來這麼多麻煩?=”=』結果罪魁禍首在平息下來的第一句話讓鹿丸終於因為鬆了一口氣而怒氣爆發了…「…呼呼呼〜笨蛋…」『…找人麻煩╬』還是想到就很氣…『什麼保姆嘛,那種煩死人不償命的工作…』   「哈哈哈〜」鳴人笑著。「我只是做了個惡夢,鹿丸你還太嫩了啦〜居然會被…嚇到…」『…對…只是一個很久沒做的惡夢而已…』…聽著耳膜傳來另一顆心臟鼓動的聲音,靜靜吸取著另一個人身上的味道-竟意外地讓自己感到平靜的氣息…神奇地,鹿丸沒在賞一個拳頭後將自己推開,他不像村人一樣在見識到危險的一面後將鳴人狠狠丟棄…『鹿丸…他和別人不一樣…?!』認識到這一點,鳴人心中閃過一絲動搖-不過…「…嘿〜鹿丸…」   「…幹麻?」還在心中獨自抱怨著…『這種情況才不只是‵被嚇到′的程度,而應該已算是解決一件A級任務了吧?!好麻煩!真麻煩!麻煩死了!』   「嘿嘿〜我就說你…看過我的後宮術後對我有意思了吧?!還否認〜身體比心裡誠實…啊噗。」   似乎還沒說完的話,被鹿丸推開兩方距離之後,用一個枕頭蓋住發出者的頭強迫終止。「哼!我只是…」『沒有處理過這種情況而已…』…後半段的話即使遭到逼供鹿丸也不會說出來的…『不過剛剛居然沒在第一時間將這傢伙推開是最大的失策-真的是…』   「什麼?什麼?你剛剛最後說的話我沒聽清楚,你說你只是什麼?」拿下枕頭後的鳴人雖然聲音聽起來已和平常白痴模樣的他沒有差別,但雙眼還是不可避免地殘留著剛剛哭過的痕跡…   「…沒什麼啦…喂〜你…去洗把臉吧…」鹿丸有點尷尬的撇過臉-他沒有太多次看過男孩子哭的經驗…女孩子當然也沒有。   「哈哈〜很紅嗎?」用單手壓了壓開始浮腫的眼瞼,鳴人無奈的苦笑著,然後‵嘿咻′的一聲跳下床。「那我去河邊洗臉,鹿丸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   「你想我等我還嫌麻煩勒〜」怒氣死灰復燃的鹿丸隨手抄起床下的一個東西扔過去,不過被鳴人輕易閃過了。「…臭小子!」   「哈哈〜你打不到你打不到〜」鳴人大笑著拉開大門,然後跑走-   剩下一人坐在床上,鹿丸張開手掌,再握起,再張開-剛剛抱住那傢伙的觸感還殘留在手上-發抖著,因為被嚇醒的身體寒冷地彷彿跌落冰水的樣子…『…也許真的是…』聽見剛剛他在自己懷內不住喊著對不起,鹿丸對他的夢境可以猜出一二──失去恩師讓那傢伙狠狠的爆走了…而這個傷口似乎沒有隨著時間而瘉合…鹿丸替此事做了最後結論-『…唉〜那小子到底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那麼瘦…』隨後向後倒在床上,蓋好棉被,準備被意外事件推到後面的正常行為-睡他遲來太久的覺〜忽然一陣夜風吹起,隱隱約約的,一句話隨著冷風傳到鹿丸身邊,〝啊…忘了說…抱歉-讓你看到失態面了!鹿丸…〞讓鹿丸在輕微搖晃的房子裡思考-『唉〜今天肯定是我的大凶日…麻煩…』這是鹿丸擁有意識的最後感想。 待續 --------- 爆走篇結束!!!(擅自命名。)嘿嘿〜還是很短…兩人有進展嗎?有吧?算吧?哈哈…應該有…唉〜 昨晚想了一整晚,才發現家人應該會是一篇長篇…很…長〜的一篇…衷心希望他不會成為一個坑…嘿嘿!嗯!去趕另外一篇了!下潛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