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468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離開 (石哈) By 憶

  「教授!」充滿陽光的男孩聲音-蘊含著無限力量,此刻在不該出現的地方激盪著。…對!!他根本不該出現在這裡!!他應該帶著他那永不知規範為何物的行為模式、那不知裝什麼進去當腦漿的腦袋和那不懂節制的聲音滾離我的地窖!!!…該死…頭暈…好想吐…   「Snape教授?」這次那該死上一萬次都不夠的嗓音居然在我的床邊響起?!我居然居然居然會忘了鎖門??!!…Shit!…噁~好噁心…   魔法界的救世主,所有人的寵兒,Dumbledore的掌上明珠(?!)鼎鼎大名的Happy potter正站在魔藥學教授的床邊,低頭看著他年長愛人的床上隆起的黑色棉被團「…Sev’?」   「滾……」離我的地窖…喔-天哪,我已經使用我最凶狠的語調,怎麼聽起來卻不比一隻幼貓叫來的大…我的臉丟光了……還有不准用〝那個〞叫我!!呼呼呼…「呼~」…是我幻聽了嗎?怎麼覺得那個愚蠢的Gryffindor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一隻手從外界探進了棉被團,利用身為Seeker優良的直覺來找尋在被團中唯一的溫暖來源…「╬」我盡力往內縮,無奈酸痛無力的身體卻躲不過朝我顏面摸來那隻略顯冰涼的手……「!好燙!」很快的侵略行動停止,並退了回去…   「…離我遠一點,Potter-」被高燒纏身的我用著幾乎失去原先作用的喉嚨吐出警告,然而只聽見變成廢物的聲帶發出連自己都難以辨認的嘶嘶聲而已…該死,我才不是擔心他會被我傳染,只是不想被別人知道平常極有威嚴的我也會重感冒而已……哼。   …不過聽著逐漸遠離的跑步聲,不能否認心情放鬆了些…那小子總算知難而退了吧…呿!-故意忽視心底那矛盾的失落感…不再多想,我選擇繼續獨自和病魔奮戰…   -許多人在面前死去了…看著受盡折磨的正氣師被惡咒攻擊,導致手腳向著異常方向彎去…承受著足以失去意識的疼痛,卻因服下魔藥而依然保留著意識、擁有最後一口氣。眼見家人、夥伴在自己面前欺凌至死,卻無法選擇自我了斷,直至那一幕幕景象烙印在眼底,直至精神崩毀然後發狂…想狂吼尖叫著停止,反而增長了食死人的氣炎…他們興奮的大笑,受刑人難以承受而發出的尖叫,兩個聲音混雜了-背景因火光閃爍而模糊了目光…   看著眼前的人間煉獄,我強忍著想吐的衝動,心底有個聲音張狂著說著-那些魔藥全出自於我的手中,我不能撇去間接殺人的事實…而我已習慣忽略…因為那種東西對我身處的事實沒有用途…   控制了面部表情,勉強維持著一貫的冷漠態度,我不禁慶幸身旁的同伴(令人作噁的存在)正熱中於虐殺行動中…不然他們會發現墨色眼眸早已背叛了擁有者的身分-   -迴身,我正打算拂袖而去,卻迎面撞上此時最不該遇見的…存在。   『Severus…』細長蒼白的手指撫上我的面頰…略微施力,我順從的抬起頭來…與之對望…而如蛇語般的嘶聲低喃…在我的耳邊。『你知道我很喜歡你的眼睛嗎?總是這麼熱烈地注視著…』   一雙赤紅色的目光與我的視線相疊,充滿腐爛感覺的氣息吹在臉上…心臟猛然收縮,甚至到疼痛的地步…『是的,我的主人…』…而我知道他看不出什麼所以然來…   『Sev’ …你一向是個很好的鎖心者…』   『但我永遠比不上您,主人-』…在回答什麼?其實我知道答案並不重要,只是一貫選擇充滿忠誠意味的句子來回應…即使我永遠也沒有真正效忠過誰…眼前的東西沒有,被譽為最偉大的巫師也沒有…   感到臉頰上的力道略為增加,但還不到痛的地步-然後手指沿著頰往上,來到額頭-有什麼冰涼的液體從旁邊流下…‵是什麼?血嗎?′我不否認我的心中閃過一絲混亂,黑魔王在我身上作了什麼?-四周的尖叫聲狂笑聲都逐漸離我遠去,我看到眼前蒼白的臉上扯了個令人不舒服的微笑,然後…他接近我…腐臭味又更濃厚了…『Sev’ …』模糊的聲音…那張嘴張開,又合上,我卻連後面的話都無法聽見…似乎有什麼聲音和黑魔王疊合…忽然黑暗逐漸籠罩我的視野,我再也看不到、聽不到、感受不到任何東西…   -和現實的我一樣…世界是黑暗的長久戰爭,沒有所謂的明天,說再見的背後只有空虛…而沒有誰會待在我身邊,因為沒有人是可以信任的,所以…我選擇獨自一人,獨自一人在無止盡的黑暗中…   『Sev’ …』黑魔王的聲音和另一個聲音重合…‵又是這個聲音?!′與其說是聽到,不如說是聲音在我的腦內形成比較恰當…‵…為何會有種想哭的衝動…′   -隨後…黑暗如液體般溶解…『?!』我開始往下掉-‵!不好-!′下意識伸手想抓住什麼,然而能搆著的除了空氣還是空氣…‵--就這樣結束嗎?!′     「-!!」張開了眼,我大口大口的喘息-〝…是夢…只是作夢而已…〞身上因為被驚醒而產生冷汗,濕黏地很不好受,一時之間的我還無法凝聚焦點,模糊的視野不是很習慣,稍微眨了眨才得到改善…然後五官感覺回來了些,全身還是因為發燒而顯得無力,但明顯比睡前好多了。然後我依舊躺著,瞪著每天可以看見兩次以上的天花板,等著知覺的回歸…   ‵…剛剛似乎作了個不是很好的夢…′我努力回想夢境內容,卻在可以抓住什麼之前如細沙般流失在指縫中…‵…呼~算了…′   正打算再合眼養神一會,突然感覺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太一樣…我瞇細了眼,然後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額頭上被蓋了什麼東西,費力地抬起酸軟的手把它抓下。「……」是一塊明顯剛剛才換的濕毛巾-因為沒有擰乾的冷水在臉旁留下兩行細痕…我抬起自己的上半身,半倚靠坐在床頭,藉著被家養小精靈點燃的爐火仔細看著我房間內的四周-發現除了在身邊被多擱置一盆冷水外其他似乎沒有任何異樣…「……」-家養小精靈會照顧生病的病患?我不相信…冷冷的,看著確定除了我以外沒有其他人存在的房間,最後視線落在虛掩的房門上-有光從外面透了進來。   我回想了一下睡前的情況…然後整張臉垮了下來…「╬死小孩…」在我脫口而出這三個字的瞬間,房門被一個倒退的身影撞開!   「!!」我可以感到我的心臟瞬間猛縮了一下,差點沒破口大罵,卻在看到房門被猛然撞上牆而發出〝碰〞的好大一聲,我的不悅已忍不住而隨口托出-「Potter你該死的在幹麻??!!」   看到尚未轉過來的身影震了好明顯的一下,然後迅速轉過身-意料中的蓬亂黑髮和亮綠色的眼珠-閃著驚訝和安心,不過這一連串的動作害兩隻手上拿著的杯子裝載的液體也因此潑了一半出來…   「╬」我煩躁的揮動我的魔杖消除這些液體。然後聽到驚訝的語氣從那位仁兄口中傳出-   「Sev’ …」我的眼睛狠狠瞇起來讓他趕緊改口。「Severus你終於醒來了!」無法掩飾的放心感…說的我好像睡很久似的…   「你已經昏睡兩天了!」   …兩天?   「不過聽到你能開口罵人代表精神不錯~」死小孩笑的很開懷,不過大概是看到我雙眼倂出想殺人的眼神後,他趕緊用一聲咳嗽來掩埋…   「咳…那個…Severus,我幫你拿來了無夢魔藥和退燒藥,喝一點吧!」他端著兩杯剩下一半的魔藥靠近我身邊,我藉著火光看著魔藥…   「…你自己敖的?」我看著兩杯顏色都略為差異的藥水。   「痾…是啊,不過我已經努力看清楚指示了!」   「還不夠清楚,」看到他正要強辯而張開嘴。一臉不服輸的樣子-唉唉~Gryffindor的堅持不懈和永不服輸這兩點似乎完全在他身上發揮了-我用指頭沾了點退燒藥,評估後一口喝完,然後淡淡的補充-「…但勉強及格。」及時堵住了他的嘴。   「…謝謝,從你口中聽到這已經很好了,我想。」看著他臉上漾了一個真心開心的笑容-帶著一些紅赧。   我〝哼〞了一聲,「你應該感謝我在這幾年浪費了多少睡眠時間幫鼎鼎大名的Harry Potter惡補他的魔藥學?」-故意不去發現他現在的樣子其實很可愛。   「啊啊~反正你從不會真正承認自己幫了我多少,是吧?…Sev’ ~」他露出一個不安好心的臉在我耳邊吐出私語。「-包括那方面的技巧?」   原本我可以因他的話而狠狠的扣Gryffindor五十分-原因是蓄意挑逗師長,但我沒有…因為我沒有注意他最後的調侃,而是被其中另一句話吸引了注意力-那個聲音…那種語調…是如此的熟悉…   「…Severus?」他注意到了我的意外沉默,然後原本在整理空杯子的注意力轉而到我的臉上-「你還好吧?怎麼發愣了?」   「…沒有,只是想到一些事…」然後此時的我才發現眼前低頭俯視著我的男孩眼下深深的黑眼圈-『!』我內心似乎被狠狠什麼撞擊到了-我伸出手指摸過他的黑眼圈-這個笨蛋,他因為我整整兩天而沒合過眼嗎?   「?喔!你在看這個啊?」他靦腆的笑了一下…無意間露出了他的疲憊。「想到你發燒昏睡而沒醒來,所以就告訴麥教授讓我來照顧你,不過現在你醒來我就放心了~」   …這小子在某些愚蠢的方面真令人感到心疼…但並不討厭就是了-   隨後他伸了個懶腰-「現在我可是累弊了~看在我照顧你兩天的份上我可以在這裡睡一會再走嗎?多謝-」   「╬」我還沒開口,死小孩就手腳並用的將鞋襪脫下,然後迅速地爬上我的床。虛弱的身體加上剛睡醒害我的腦筋轉不快,等回神時才發覺身邊多了個溫暖源…「喂!誰准許你在這裡睡的?要休息去學校醫護室-」收回前言-這傢伙從頭到腳都令人討厭╬   低聲咕噥著類似‵又不是第一次在這睡了′的句子,Potter只是挪個更舒服的位置就不動了-   我不可避免的感到怒氣又猛然竄升了一點-這小子怎麼每次都輕易讓人生氣?得寸進尺的小鬼…也許該怪那可恨的Potter血統?-「哼…」不過思及他雙眼透露著的疲憊-似乎真的很累,看他才一沾枕就沒動靜了…「隨便你。」我翻過身準備去拿另一杯無夢魔藥,打算好好睡一下「!」猛然感到腰間的衣服被什麼抓住了-然後一雙手從後圈住了我,一顆頭抵在我的脊椎骨上…「…Potter…你、在、做、什麼?不是要睡覺嗎?╬」〝還抓住我做什麼?╬〞   「叫我Harry,教授。」   「…Harry,放手,然後睡覺!」不太想再去和他多做爭論,我只想拿到魔藥然後再去睡一覺。   「…你不會再一睡不醒了吧?」讓人心疼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哼!只要你的魔藥沒問題就不會,…而且我不記得我哪時不醒過。」〝問這什麼爛問題…〞我厭惡的皺著眉。〝-還有趕快放開我,我身上還有感冒,不要到時換我得照顧你…等等…直接把他扔去醫護室還比較快,哼!〞   「…真的好擔心…還以為連你都要…」後續的話在無言中斷結-   「…╬」我放棄拿魔藥的念頭了-「…」轉過去面對那個該死的殺不死的男孩,哼!-但我知道不能怪他…太早接觸到戰爭的孩子總被逼著長大,而看過戰爭的孩子總是被強塞不能拒絕的想法…朋友的離去,戰友的失去,被背叛、被欺瞞…「…」   換個姿勢,繼續將頭埋在我的懷內…我抬起雙手回抱著他「Harry…」我知道他看不見,所以難得允許自己的眼神透露我的情感,「Harry…」   「Severus,我…我一定會打敗他,贏得戰爭後活下來,和你一起。然後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我沒去過的國家玩玩,就我們兩個…然後還要回我的家去看看,你曾經住過的地方看看,我們可以去看海、看夕陽、看晨露、看日出…還有世界任何一個角落…最後,玩夠了,再找個地方,蓋間房子,兩個人…住在一起,不分開…永不…分開…」最後他說的無力,開始哽咽…   -被事實壓迫的夢想總是易碎如沙堡-   我們都知道他所講的事其實很難達成,如果我們只是單純的平凡人也許還比較容易一些,但,一個是間諜的我,和光明方主力之一的他…「…」我收緊了臂膀將他抱的更緊…「…活著就好。」不忍破壞他的夢想,我淡淡的說…   「!」他迅速抬起頭來,「!?」-我們兩人視線對上了-沒料到他會這樣,我來不及收起我的感情,然後只看到他露出微笑,「…」然後他貼近我,親啄我的唇,一下,然後再一下,又一下…每一下都伴隨著他的低喃:「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那是太醉人的聲音,讓我不忍去聽……   -最後我是哪時睡著的已忘了,只知道兩人維持著擁抱的姿勢,第一次不用魔藥而能擁有如此寧靜的睡眠…最後的印像是他在我耳邊說的一句話-我不會離開你的,笨蛋Sev’ …永遠…   很神奇的,多年後,儘管我已走過太多的日子,卻依然記得這夜-   -經歷了我殺了最偉大的巫師,已讓他飽嚐背叛的滋味…其實他一直不想長大,他以為還有退路嗎?我很狠心的,一口氣斷絕了他最後的兩條路…他該長大的,不是嗎?不然他根本無法堅強到面對黑魔王…所以,我該讓他長大,他該長大。為了他那夜所渴望的未來…   我想被背叛的他,應該不知曉在我離開後沒有他的日子裡,只剩下那夜的回憶支撐著我…勉強渡過了那段更顯黑暗的日子,沒有我的他難過,那他知不知道沒有他的我也幾乎失去了光芒?   抱著被他親手了結的命運,等待他率領的人攻來-然後,讓這一切結束,只不過,我錯了…   『颯~』風吹起,遠方的樹林傳出聲響-黑色斗篷被強風吹起,露出了藏在斗篷底下的手-握著一付眼鏡,產生裂痕的鏡片在日出時刻被陽光照射,如此,刺眼。男人在等待的就是這一刻-   「Harry…我帶你去看海,看夕陽,看晨露…現在,也看了日出了…這樣是不是就完成了你夢想的一半…?…你這個愚蠢的Gryffindor…」   曾有人問他為何不把鏡片修好?只要單單的一個咒語…他只記得自己說:因為沒必要…   -對…已經沒差了…在這付眼鏡下已沒有那對醉人的翠綠,已失去了總是追隨著自己的存在的綠眸…修不修好已無關緊要…這裂痕只是再再提醒不可挽回的過去…   -男孩與黑魔王面對面-這是命運的時刻-從他堅定的眼神中,男人知道他成功了…然後,就是戰鬥,然後,總算結束-世界被解放了,身上的束縛也被脫下了…   不過還有最後一件事…   「…」男人以為很快的就輪到自己的生命完結…他已花了一輩子的時間準備迎接這一刻…然而就在他面對男孩,男孩也面對他時…   「…」男孩虛弱的一笑,‵終於…可以實現諾言了…我不會再讓你離開了…笨蛋Sev’ …′男孩用唇語無聲的說。   「!」男人驚訝,事情並不如他所設想的…不過他還是釋懷般的讓自己露出一個微笑-很久沒這麼做了,微笑的感覺讓事情變的不同。然後,就在他們走近對方…卻在指間相碰的前一刻,男孩露出一個苦笑…然後,他哀傷地垂首,淚無聲的落下…在男人的眼前,他的身影居然隨風消逝…   「!!!」男人震驚!「不!!!!!!!」他向前抓去,卻不及消逝的速度-他撲空而跪地,手上抓握著失去主人的眼鏡。     -黑魔王的最後一個詛咒讓男孩永遠消失,也讓男人的世界應聲崩燬… 風又吹起,迎接了晨曦的男人閉上眼-每每回憶起那一幕,他的心彷彿不能承受更多而劇痛…   -我不會離開你的,笨蛋Sev’ …永遠…-   男孩那時的誓言似乎還在耳邊,那年輕的嗓音,總是狂妄自大的說些蠢話…   「Potter…因為欺騙師長…Gryffindor扣100分。」忿忿地低喃,因為失去接收對象而消散在風中…男人在胸前緊緊握著眼鏡,彷彿想將它狠狠壓入體內…   -晨曦籠罩眼前所見,風呼呼地從廢墟中穿過…-   -長久以來的戰爭總算結束了,卻不是所有人都獲得了幸福…- The END….?       「…那可不可以說因為發現教授Gryffindor加101分?」聲音從身後傳來,有點逆風,卻依然清晰…   「!!」聞聲,男人不可置信,卻不敢回首…   -一雙手從後圈住了他,緊緊地抱著,緊緊地…-   「…終於找到你了,笨蛋Sev’ …這下可以算實現諾言了吧?嘿嘿-」抵在背後的頭左右摩擦著男人的後背,吸取著有點陌生卻依然熟悉、男人身上帶著的藥草味,滿懷眷戀地說。   「…這只能加十分而已,Mr.Potter。」男人回握著那雙手,似乎要確定它是真實的,緊緊握著,要揉進身體般,要融成一體般-   「叫我Harry,教授。」   「……Harry…Harry…Harry-」   -不再分開了…我的…Harry…-   -但可以確定,戰爭結束後,活下來的男孩已獲得幸福…- 完 YA~!六千字!!!!!!有史以來最多字的~~~~~~痾...好吧~不把家人全加起來啦.... 這次獻上石哈文!在下最喜愛的配對~~~ 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吧...呼呼~但還是希望能喜歡它.... 唉喲~總之喜歡就是喜歡啦!!!!! 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