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468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生日快樂 (百四) By 憶

「YA〜為了慶祝我們家的四月一日生日…」十分愉快的聲音在這較平常來的吵雜的公園一角響起,衣著華麗的侑子小姐開心地拿起了手上的香檳。「大家舉杯!!!」 「咦?!我們家的?!」吃驚的聲音沒有被注意到,迅速被埋沒在一片歡樂的氣氛之下- 『生日快樂!!!』【鏘!!】杯子與杯子清脆的敲擊聲與祝賀聲在四周圍繞,四月一日露出靦腆的微笑,感激地說著「謝、謝謝大家///」 「四月一日同學,恭喜你又長了一歲了呢〜」小葵那讓四月一日心動的可愛臉龐勾起了甜美的笑容,讓四月一日忍不住臉紅心跳。 「呀〜被小葵親口祝福生日快樂的我-好、幸、福、呀〜!!!」快樂的彷彿要跳起舞似的四月一日,兀自沉浸在充滿花的小小世界中-似乎還可以看到閃亮亮的幸福花邊。 「笨蛋…」在杯子邊緣小小聲的說著,隨後百目鬼喝了一口香檳。 「╬可惡!!你罵誰笨蛋啊?!」雖然是小小聲的說出,但不知為何四月一日依然聽的一清二楚。「你這可惡的傢伙!!沒人邀請你來啦!!!」抓狂的聲音,有隨時準備掀桌的氣勢,(雖然這裡並沒有桌子可供使用^^)而接收者只是一貫的用手指堵住耳朵,順口說了一句-「好吵。」 「可、惡、啊!」絲毫沒有減少的怒氣,反而隨著對方的舉動而彷彿有火上加油的趨勢… 「哎呀〜四月一日你缺乏鈣質喔!」侑子微笑著與摩可拿一起喝著香檳。 「我才不是呢!!我每天都很均衡的攝取鈣質!只是因為這傢伙的存在就是一個妨礙啦!!!!(青筋青筋)」一手激動地握著拳頭,一手指著百目鬼的四月一日大聲回喊著。 「呵呵〜四月一日同學和百目鬼同學感情真的好好呢〜」小葵捂著嘴笑著。 「…小葵…我們兩個感情才不好呢…」洩氣般的四月一日垂下了頭…他就是無法對小葵生氣。 「呵,果真是笨蛋。」夾起了一塊煎蛋捲。 「可惡!你還說!」怒氣再度竄起。 無視眼前常發生的畫面,侑子微笑著喝下了一口香檳。「呀〜慶祝果然還是要用香檳哪!賞花喝啤酒也很棒〜幸好兩種都有準備!!!四月一日想的還真週到〜」 「…呼〜哪裡…我也習慣你那恐怖的灌酒法了…不過,為何生日還是我來準備呀〜?!」有點被打敗的說著。 「因為四月一日太會作東西了呀!又超、美、味、的〜」侑子開心的笑著說。 「嗯!對呀〜四月一日同學好會作菜呢〜將來你老婆一定會很幸福〜」小葵有同感的說。 接到了毫不吝嗇的讚美,四月一日稍微臉紅了一下…「嗚…算了,你們喜歡就好…」有點不自在的他拿起了一顆水煮蛋剝起來。 再多斟了一杯酒的侑子突然開了個起頭。「不過也因為百目鬼同學在的關係…」 「咦?!什麼?」歪頭剝蛋的四月一日有點接不上頭緒。 「不是有那個嗎??那個傳說-」侑子的微笑瞬間改變了,她的目光飄向遠方的櫻花樹- 「咦?!」 「喔喔〜是那個吧,櫻花樹下的傳說-」百目鬼想起什麼似的接著說。 「咦咦?!?!」 「我也知道喔〜在小時候還常聽同學講呢!好像是-」小葵歪著頭回想著。 『因為樹下埋有屍體,所以櫻花才會開的如此漂亮。』-三聲道同時播放。 「咦咦咦咦?!真的假的?!」連蛋都忘了剝,四月一日目光迅速掃瞄了一下四周-因為賞花而來的人潮在離他們稍遠的地方談笑著-男人喝酒划拳,婦女在一旁分享著最新八卦;小男孩聚成一團玩著你追我跑的遊戲,一群女孩子則是分享著一顆紅皮球-如此合諧的畫面… 「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四月一日大致看了一圈後將視線轉回面前。「…呀…哇啊啊啊啊!!!」才剛放下心的瞬間被放大版的摩可拿嚇到了…「可惡!!差點被你嚇死!!!」抓起在眼前晃盪的黑色系雪見大福,四月一日把摩可拿放回地上- 「呵呵!」詭計得逞的摩可拿跳回侑子的身邊。 「所以我才說是因為〝有〞百目鬼的關係呀!」接住奔回自己懷抱的摩可拿,侑子再說了一次。 (這傢伙?)而四月一日只是看了一眼百目鬼,心中怒氣又再度冒出來-(哼!!我才不會感謝他勒〜)【勒〜】朝百目鬼扮了個鬼臉,他絲毫沒察覺這是多麼孩子氣的舉動… 「…」百目鬼只是彎腰伸手拿起了一個鮭魚飯糰… 「哼!」撇過頭,四月一日也拿起了一個飯糰。(看到那傢伙就滿肚子氣…) 「…聽說百目鬼同學接下來還有一場射箭比賽?」突然小葵提出來。 (咦?!小葵不要那麼關心這傢伙嗎…)四月一日在心裡傷心哭泣… 「嗯,是啊。上次拿到優勝的那個學校要求做一場友誼賽。」一臉事不關己的樣子… 「啊!!可惡!小葵還問你耶!你應該要必恭必敬的回答她啊?!」(不行不行〜我還是無法忽視他…氣)「這種高傲的態度…╬」 不過沒人理會他… 「什麼時候?」侑子問。 「嗯,兩星期後。」 「那百目鬼同學要好好保護你的手〜」彷彿意有所指,侑子笑著把空瓶放回墊布上。「上次你才受傷不是?」 (嗚、)心中被什麼東西刺入感…四月一日捂著心口。(都是我的關係嗎…?!) 百目鬼眼神朝四月一日撇去- 「看、看什麼看啦?!」剛剛心中難得出現的愧疚感迅速消失,彷彿從沒出現過-「哼!」(…為何我要欠這種傢伙人情呀…) 「…話說回來,今天天氣還真好呢-」驟然一陣風吹來,伴隨著一陣櫻花雨落下…也擾亂了四人的髮梢-侑子晃著酒瓶,一手稍微扶著被吹亂的長髮,往清澈的天空望去-「果真是適合慶祝的日子-」(微笑) 「嗯…是啊!天氣真的很好!這樣好天氣維持的話,明天就可以把棉被拿出來曬了〜」四月一日忙壓著剛被風吹倒的空瓶,邊傾頭望向藍天回答到。 「…」四人的目光皆往上延展,安詳的氣氛在週遭蔓延- 只有遙遠的飛機雲在天邊劃起了長長一道- ---幫我打一下分隔線----------------- 「可〜惡!為何剩下的東西還是我來收呀?!?!」四月一日生氣的聲音回盪在人潮散去的公園裡。已漸日落,四周是一片昏黃的色調,在周圍建起了一種靜穆感- 「我也有幫忙。」舉起了手上的空餐盒,百目鬼走在他旁邊。-此時正是他們剛收拾完慶生會的殘渣,要走向歸途的路上。 「就是為什麼還和你在一起啊?!」充滿著無法遏止的怒氣,四月一日又驚覺剩下的人還是他和百目鬼兩人,這對減輕怒氣沒有絲毫幫助… 「好吵…」用空出來的一隻手堵住耳朵。 「啊〜〜侑子小姐居然在吃完蛋糕就說她有事而先走了-其實是不想整理吧?!」四月一日小聲嘟噥著。 「那九萱呢?」 「哼!小葵當然不用幫忙啊!」理直氣壯的說,四月一日還點了一下頭。「因為她還有鋼琴課要上!」 「…喂,我問你…」難得開口,卻依然還是這種讓四月一日不爽的語氣。 「不要叫我喂啦!╬」 「你最近還有碰到什麼奇怪的事嗎?」四月一日的話被後者選擇忽視。 「沒有啦!幹麻?!」 「…是因為我的關係…」 「你該不會想要我跟你道謝吧?!門都沒…」 「那你要小心。」 「嗄?!」有點不可置信這種話會從那傢伙嘴裡跑出來。 「我比賽那星期會很忙。」 「可惡!你把我當成什麼人啊?!」這傢伙還是這種討人厭的樣子。 「…你這種體質是天生的嗎?」瞬間換了一個話題。 「…嗄?!幹麻?是又怎樣?」反射性的回答。 「不會很麻煩嗎?」 「…習慣了…」(就算不習慣也不行啊…)四月一日在心裡哀怨的說… 「會辛苦吧?」 「辛苦啊…倒是還好,因為在幾年前…」話停頓了一下,臉上揚起的是一抹回憶的溫柔微笑…「遇見了一位好朋友。」眼神是幸福的-四月一日望著櫻花盛開的大樹。 「嗯,」(嘖、)「那朋友現在呢?」心裡蔓延了莫名的不舒服感… 「嗯…他不在了…我相信他去了一個很好的地方。」 「…不是人嗎?」有點驚訝。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四月一日只是這麼回答。 「…所以有時會分不出來是不是人?像之前的座敷童子…」 「幹麻?!礙到你了嗎?」(?這傢伙今天怪怪的,喝多了嗎?雖然態度還是和以前一樣高傲…╬…咦?)「等、等等…」在公園盡頭的一處假山上,四月一日看到了一個小女孩在邊緣處,似乎在朝底下勾著什麼… 「!啊!危險!」假山雖然不高,但對小孩子來講卻依然危險。「百目鬼你幫我拿著!」將手上的東西交給身旁的人後,四月一日就拔腿朝假山那衝過去- 「?喂!你!嘖、完全沒聽別人說話的笨蛋…」百目鬼也隨著四月一日跑過去。 「呼…呼…喂,小朋友,那裡很危險不要太靠近邊緣…嘿!!!」 「咦?啊…」小女孩腳下一個踩空。 「咦咦咦?!?!」四月一日還來不及說完,就看到孩子的腳滑下了假山山坡-現在只剩下兩隻小手抓著山邊而已。「等、等等!大哥哥馬上來救你!!!…但是要怎麼上去啊?」四月一日像無頭蒼蠅似的在假山後面繞著,最後才在後山山腳的某處找到勉強可供人踩踏的地方。「等等!你要抓牢一點!!」 就在四月一日前腳離開,百目鬼後腳就跟了上來「嘖、」他一來就看到四月一日在攀岩。「…那個笨蛋。」 「呼…呼…」好不容易才爬上了假山山頂,但卻完全沒有看到抓在邊緣的小手。「啊啊啊〜〜該不會已經掉下去了吧?!」四月一日擔心的跑向記憶中剛剛女孩掉下去的地方,只見剩下一隻小手緊緊勾住邊緣。「啊啊!!還好還在…」四月一日急忙蹲下去抓著女孩的手。「來!把另一手給大哥哥-」小女孩吃力的將小手抬起來,然後等兩手都抓牢時,四月一日一個使勁將女孩提起來!「嘿!!哇-」而因為用力過猛讓兩人跌在一起…「呼〜還好沒事…」 「謝謝你大哥哥-」尚有淚痕的臉頰讓四月一日有點心疼。 「你…為什麼要跑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呢?」四月一日拍拍女孩的肩膀。 「因、因為我的球球不見了-是我最重要的球球-我找不到它…」女孩雙眼又有再度潰堤的趨勢… 「咦咦?別、別哭啊-球滾到下面去了是嗎?」四月一日急忙安撫著小女孩。「大哥哥幫你找找看,-是什麼顏色的?」 「紅、紅色的…」依然帶點哭腔的聲音說著。 「喔喔!是剛剛在玩的那顆吧?」四月一日趴在女孩剛剛尋找的位置。「咦-在哪裡〜?…啊!有了!在那邊的樹下有一點紅紅的!」四月一日高興的回過頭。「大哥哥幫你去山下撿,我們先下…咦?!」但他卻看到女孩伸手將她面前的自己推下去-「等…」完全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四月一日只覺得自己一個踉蹌,然後有種頭重腳輕的感覺。「!!哇!威-」 「啧、」一個熟悉的氣息朝自己撲面而來。四月一日原本以為自己會掉下去而閉上眼,但他發現自己被什麼抓住了-「?」遲疑地睜開眼-「咦咦咦???百、百目鬼?」 「你這個笨蛋…」右手緊緊抓住四月一日的左手腕。「…在幹什麼啊?!」 「我、我是被那女孩推下去的!」四月一日艱難的說著。「就是現在站在你後面的那個…?」 「哪個小女孩?從剛剛就只有你一個人在演獨角戲-」百目鬼吃力的說。 「咦咦?!不會又來了吧?!」四月一日看著原本小女孩站著的地方-但卻什麼都沒有…突然四月一日感覺有什麼東西拉住他的腳。「啊!什麼-?」往下一看,底下的雜草中多伸出了很多黑黑的不知名的東西捲住了自己的腳,而那位掉球的小女孩正站在下面-【大哥哥你不是要幫我撿球的嗎?下來呀-】原本應該會很可愛的笑容,此刻卻令四月一日背脊一片冰寒-「咦咦?!」 「喂!你不要亂動!」彷彿因為支撐不住,所以四月一日又往下滑了一點-「啧、」 「才不是!是下面有東西在抓我-可惡!!!」四月一日似乎想到了之前的談話-「啊!!百目鬼你快放手!你還要比賽,不要再把手臂弄傷了…」(不要再讓我欠你人情了…) 「…你…是…笨蛋…嗎?!跟一隻手…比起來…」然後百目鬼咬緊了牙關。 「什麼?」 「不要…亂…動…」 「…可惡!」 這情形一直維持著-等到了日頭完全落下時,四月一日還可以感覺到往下抓他的力道變了更強了-小女孩的叫喚聲持續不斷,而百目鬼則是堅持著抓著自己的左手-四月一日只覺得左手和腳已快失去了知覺…「百目鬼…你快放手…」 「…」上面的人不說一句話。四月一日可以感到百目鬼一直在忍耐的痛苦… 隨著時間的流逝,視野變的模糊…四月一日想擦一下流到眼睛裡的汗-「可、惡…」忽然一陣夜風吹來-吹起了櫻花幾不可聞的花香,一片花瓣落在了四月一日的肩頭-『用鹽喔。用鹽就可以呦…把鹽灑在它們身上…』一陣若有似無的話閃過了四月一日的腦海-(!對、對了!還有鹽可以用!)「百、百目鬼!」 「…」 「你聽我說!剛剛的餐盒裡有鹽吧?用來沾水煮蛋的鹽巴!你拿的到嗎?將它往下面灑下來-」 「…嗯。」然後四月一日聽到一陣打翻餐盒的聲音,然後是翻找摸索的聲音-「有、有嗎?」 「…朝下灑嗎?」 「對!我的腳下!」 百目鬼用單手打開了鹽紙包,然後依四月一日的話朝下面灑去… 「喔喔-」感到抓著自己腳的力道消失了,四月一日用另一隻手抓緊了岩壁,然後在百目鬼的幫助下爬回去山頂。「呼…呼…呼…」兩人早已是精疲力竭- 「好險…差一點…」四月一日總算鬆了一口氣。 「…你…」突然百目鬼開口。「你很喜歡掉下去嗎…?」 「誰會喜歡這種事啊??!!」(可惡!)「你這傢伙欠打-啊?!」然後他看到百目鬼壓著自己的右手臂… 「咦?!糟、糟糕,受傷了嗎?」閃過了一絲連自己也沒察覺的憐惜。「可惡…早就叫你放手了…嗚、一直很想問…你為何一直幫我…?」四月一日不懂,為什麼百目鬼總是在危急時幫他很大一把?明明自己常常惡語相向,他卻…他無法理解。 「因為…呼…呼…」依然喘著息,百目鬼感到自己的右手似乎脫臼了…疼痛阻礙了思考…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啊啊-大概是因為…)「…你…是個不得不讓人出手幫忙的笨蛋吧。」 「咦咦?!可惡!!誰是笨蛋啊?!」 「…對了,比賽當天我要吃豆皮壽司。」 「嗄嗄?!什麼啊?!你這傢伙-」 「啊啊-!!很有朝氣的樣子嗎〜」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在山底下響起。 「咦咦咦?!侑子小姐?!」四月一日朝山底下望去,看到了原本應該早已離去的侑子。「你怎麼會在那?而且手上拿著什…咦?!鏟子?!」 「因為我知道四月一日有危險嗎〜」笑的如此人畜無害,但四月一日知道通常這種笑容背後都隱藏著不懷好意- 「別把我想的這麼壞呦〜」像是看穿了四月一日的想法,侑子揮著鏟子。「走囉!回家吧!」 「啊、恩。但侑子小姐你幹麻拿著鏟子?」 「秘、密〜v」 「嗄?」 ----這裡也是分隔線---- 比賽當日中午- 「啊啊啊〜為什麼你明明脫臼了還要當顧問來參加啊?!」不滿的聲音在人多的賽場響起。「而且小葵還因為有事不能來,就只剩下我這可憐人-嗚嗚…」咬著筷子的一端,四月一日喃喃的說。 「因為我很強。」夾起了一個豆皮壽司。 「啊啊啊〜又是這種讓人生氣的態度!你給我謙虛點!!!」 「…結果上次的事情是怎麼樣?」依然忽略- 「…呿、聽說是之前在附近被人綁架的女孩遭人分屍。雖然身體其他部位都找到了,但頭卻不見了…沒想到傳說真的應驗了…真的會有人把屍體埋在櫻花樹下…」想到還是渾身難受。 「所以在假山下櫻花木下嗎?你看到球的位置-?」 「嗯嗯-警方宣告破案了…」 「所以你當了偵探。」 「╬啊啊!!可惡!你這種態度給我改一改!!!╬」抓狂的聲音再度爆發。 『…啊啊-是百目鬼靜同學!!…』『…那個十字學園的主將吧…』『…因為受傷所以來當顧問…』『喔喔喔〜就是他吧!好帥〜…』 「嗄嗄?」耳尖的四月一日聽到了四週走動的女學生發出讓他不能苟同的評語。(什麼啊?這種傢伙居然還有人喜歡?!真是不敢相信…)四月一日瞇眼看著眼前吃東西的物體。 『啊啊-他旁邊的男孩子也很可愛呢〜』 (?!咦咦?!沒-聽錯吧?) 『啊啊-我知道他!…』 (!喔喔〜我啥時變的有名啦〜?!///)雖然有點不敢相信,但四月一日難掩雀躍的心情。 『他就是百目鬼靜同學身旁的賢妻嗎!!』 (嗄嗄嗄?!)跌倒。 『聽說他煮東西很美味〜百目鬼靜同學很幸福呢!…』 「什麼啊?!什麼賢妻?!什麼很幸福?!」四月一日終於受不了的站起來,向旁邊圍觀的女生提出抗議。「我煮東西給他吃他就該感謝啦!!!」 『喔喔-如傳言一般脾氣很暴躁…』女孩們嘻笑著閃開。『不過就是這點讓人覺得可愛呢〜』 「啊啊啊!!!給我說清楚一點啊!!嗄?!」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沒有人發現百目鬼在夾到嘴邊的豆皮壽司後面,露出了一抹微笑- 完 喔喔!!!打完了!!這是給您的生日禮物~~~~~~~~祝最棒的路魚大姐生日快樂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