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468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所以快樂 (百四,生日快樂番外) By 憶

“嗚…比想像中得大…”豆大的雨滴打在身上,四月ㄧ日加快了奔跑地速度-不過照這種雨勢,即使他的速度再快也不免成了落湯雞…盡量一邊挑選著屋簷下方走,一邊得注意不要撞到人。 -冰冷的水逐漸被制服吸收,四月一日可以感到自己的體溫逐漸下降中…“唉唉〜這什麼爛天氣嗎…”心裡抱怨著,四月一日終於跑到了最後一小段路。一看到百目鬼家的前門屋簷,四月一日迫不及待的投進了它的庇護中,打算稍微喘口氣休息一下-天知道照他那種跑法再下去會累死人的- 「呼呼〜那傢伙難得還有用的一面嗎!」躲在討人厭的傢伙家的屋簷下避雨,看著絲毫沒有減輕,反而還有變本加厲的雨勢,四月一日撇嘴喃喃地說著。-他自動撇去無形中百目鬼幫自己驅散不好的東西那面… 「挨,不知道侑子小姐那有沒有乾淨的衣服-」四月一日此刻身上的制服早已全部黏在身上,又濕又重的感覺十分不好受-他扯了一下胸前的衣服,徒勞地想要讓冰冷的衣服離開一下皮膚,讓他能好好喘一口氣-很快的等氣息調的差不多了,他抬起腳要再踏入大雨中,準備快快結束這個酷刑- 【啪、】「!!!」忽然一隻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喂!」那冰寒的溼氣順著被手壓在肩膀上的衣服所接觸到的肌膚直透進心,加上突如其來的叫喚聲讓四月一日著實嚇了一大跳- 「嗚哇哇哇哇哇!!!!!」驚恐的回過頭,確定來者是誰後四月一日恨不得給對方一拳…「百目鬼你這陰魂不散的傢伙!!幹麻無聲無息的躲在別人背後嚇人啊?!?!」因為被嚇到又加上看到眼前這撐著傘的傢伙讓自己莫名就產生的怒氣,四月一日口氣自然好不到哪去。 「…」而後者只是用手堵住了耳朵…「我剛剛有叫你,你沒聽到。」依舊平靜的語調-而也就是這樣的語氣讓四月一日的怒火燃燒- 「╬可惡!!我不是一直要你改改你的態度了嗎?!」眉頭狠狠地揪在一起,四月一日憤怒地剝開眼前這傢伙的手。「有事快說!我還要趕去侑子小姐那。」 「你…」頓了一下,百目鬼思考了一會後直接抓起四月一日的手,然後朝自家方向走去- 「喂喂?!百目鬼你在幹嘛啊?我說我要去侑子小姐那的,你有沒有聽到啊??」 「你先把身上衣服換下來,會感冒。」 「什…那為什麼我要去你家換?!我等下去侑子小姐的店換就可以了,我已經遲到了呀-」 「這邊換比較快,這樣下去一定會感冒,我可不想到時還要照顧你。」 「!!誰、誰要你照顧啊?!」 「沒關係,我可以借你衣服。」 「嗄?誰在跟你說這個啊?百目鬼-嘖,你根本沒聽別人說話嘛!」感到從百目鬼握著的手腕處傳來一陣陣溫暖,四月一日微微發愣了- 「喂?侑子小姐嗎?對不起!我今天會比較晚…對…因為下雨…我在百目鬼家…對…所以可能要晚一點…不好意思…嗄?…」 「喂,衣服我放在這裡了。」百目鬼從自己的房間內拿出一套衣服,而等他出來時看到的就是邊發著抖邊和侑子小姐通電話的四月一日-「…」他稍微皺了一下眉-隨後走近順手拿走話筒,對著還來不及反應的四月一日道:「浴室的水幫你放好了,先去換下衣服-」 「嗄?我在和侑子小姐講話啊-」這人怎麼這麼不可理喻啊?四月一日又皺起他好看的眉-他實在搞不懂百目鬼在想什麼…哪有人隨隨便便抽走講電話中的人的話筒啊?! 不過後者完全沒理他,只是接過話筒和侑子小姐講著話…「…算了,我先去沖熱水-快冷死了…」止不住的顫抖,四月一日衝進了冒著熱氣的浴室。 「…」等到四月一日轉身離去,才將目光放到他身上的百目鬼靜靜地和侑子對話。「…我是百目鬼。」 「呵呵〜我家的四月一日托你照顧了〜」依舊是開朗的聲音,不難猜出侑子此刻的表情-不過語氣似乎有ㄧ絲看戲的味道在? 「…不,只是他全身都濕了,所以我才…」 「我知道、我知道,還是麻煩你了-」 「…」 「…對了!好好幹吧!」 「…呃?」 「沒有,你還沒祝賀四月一日生日快樂吧?」 「但是我有參加宴會-」 「不,我指的是〝個人送禮〞的部份,那可是很重要的!總之!好好把握機會啊〜順便叫四月一日買啤酒回來,那就這樣啦!【喀、】」 【嘟-嘟-嘟-】握著話筒,微微發楞著…百目鬼呆了一下才把話筒重新掛回去-有點不能理解侑子小姐的話,但是…反正應該不是很重要吧?百目鬼決定先回房間換下剛剛在外面被雨濺濕的衣服… 「百目鬼!你的衣服有點…嗚哇哇-對、對不起!!」正拉開門走進房間的四月一日在看到門內的景象後大吃一驚,然後急忙退出房。「百目鬼,你下次換衣服要把門鎖上啊?!」隔著門,四月一日因為剛經歷視覺衝擊而有點心跳加速-剛剛百目鬼裸著上半身…雖然是背對著啦!“嘖、我在想什麼啊?!”四月一日自我吐嘈著。 「我們都是男的,有關係嗎?」拉開了門,百目鬼走了出來。 「也是啦…不、不對!你都不擔心…嗄?!你怎麼還沒把衣服換上啊?!」四月一日轉過身,卻意外的看到依然是裸著上半身的百目鬼。 「我的衣服放在曬衣間。…怎麼了?你那麼有興趣呀?」俯視著站在自己前面,平常對自己總沒好態度的四月一日臉上佈滿了一點點紅暈-百目鬼忍不住吃笑著調侃他。 「什…誰有興趣啊?!不要以為你有肌肉就很了不起!」四月一日嘴上雖說著,但臉上的紅赧卻背叛了主人而更加明顯… 「游泳課時不是都看的到嗎?你-不覺得你反應有點激動嗎?」扯著讓四月一日怒火飛快上升(四月一日所謂)的邪惡笑容。 「那、那不一樣吧?!」感受著對面人傳過來的存在感越來越強烈,四月一日越無法把話說的完整。 「呵,哪裡不一樣了?你…」惡意地低下頭,百目鬼離四月一日仰起來的臉不到幾公分而已… 「咦…」百目鬼的氣息吹拂在臉上-是一股說不上來清靜的味道…四月一日腦袋胡亂思考著… 「…擋到路了。」百目鬼指著四月一日身後的路。 「嗄?!抱、抱歉!」回過神的四月一日急忙向旁邊一閃,讓百目鬼走過,突然才想起-“不、不對!我幹麻跟他說抱歉呀?!”咬牙著,四月一日轉身準備走向百目鬼剛走過的路-但是好死不死踩著了因為過大而有點拖地的褲擺…「!咦?!糟-」身體止不住的向前倒- 「對了,你的-」而百目鬼似乎想起什麼似的轉回來,「嗚。」正巧接住倒向他的四月一日-然而比想像中大的撞擊讓兩人跌在地上。 「嘖、」撫著撞到的後腦杓,百目鬼另一手攬著壓在自己身上的人。「…你在幹什麼?」 「咦?」抬起頭,四月一日正對上百目鬼有點譴責意味的視線,突然那視線轉而成為調侃… 「原來你有壓倒人的癖好?」帶笑的眼看著四月一日臉迅速紅起-只是不知是因為生氣還是因為現在這個姿勢的關係? 「誰有那種癖好啊?!」將手放在百目鬼身邊撐起自己,四月一日的臉上還殘留著剛剛貼在百目鬼身上的溫度-他知道現在自己臉一定狂紅… 「呵,你…」將臉稍微抬起,接近了四月一日伸手可觸及的臉- 「幹、幹麻?!」“現在是什麼情況?!” 倏地感到嘴唇上刷過什麼…有點微涼的溫度…軟軟的…「?!」過了一會,四月一日才驚覺百目鬼正在吻、吻自己?!「咦?!你在幹麻-百目鬼!你做什麼吻-」他急忙要拉開距離,卻意外的後腦杓被百目鬼不知何時過來的手壓住-百目鬼再貼近,增加了吻的深度- 「嗚、」“這傢伙!!!”手貼著百目鬼的胸膛,四月一日被動地接受面前的人的侵略。 「…」做似專心吻著四月一日的百目鬼,其實此時正在靜靜的思索著…一開始只是這傢伙臉紅的臉太有趣了,才會忍不住去戲弄他,想看他平常只要輕輕點一下就會全力反撲的樣子…但是沒想到這種感覺滿……至少,他不否認他很喜歡他的味道… -不小心陷了進去- 「…」突然侑子在電話中對他說的話一閃而過…稍微鬆開了對四月一日的鉗制,他吐著氣…「…生日快樂。」 「呃…」好半天才回神的四月一日發現自己整個人貼在百目鬼身上…兩人此刻的姿勢說有多曖昧就有多曖昧…「你、你…我…」臉上似乎已經不只是紅暈那麼簡單了…… 「…會在你身邊…」輕撫著四月一日因為洗過頭而微濕的黑髮,百目鬼這麼說著。 -是一個約定、一個承諾- 「!?」不知從何而來的力氣,四月一日飛快掙脫百目鬼的懷抱,他腦中一片混亂-「你在說些什麼啊?!哪有人送這種禮的!?」他倒退了幾步,遠離百目鬼-然後飛也似地衝出門,不顧一切地往雨中跑- 「啊…這樣來我家換衣服不就沒用了嗎…」百目鬼淡淡的說著- 其實剛剛自己轉身是想四月一日的雨傘似乎在參加比賽時放到自己的袋子中了,所以要回房拿給他,結果…「…侑子小姐要的啤酒也沒告訴他…」搔搔頭。「算了,改天再還給他吧。」 「…你說你沒買酒是什麼意思…」泫然欲泣的臉龐,侑子趴在蓆子上哀怨地看著依然是渾身濕的人… 「我、我根本不知道-」還尚未整理好思緒,四月一日有點手足無措的樣子。 「…呵,是和百目鬼同學發生什麼事了嗎?」侑子露出了詭異的微笑。 「別、在、我、面、前、提、起、那個、傢伙!」 「呵〜是是是〜那,為了處罰你我今天要吃烤肉!」隨後笑著轉身走向自己放酒的地方。「好吧!那就來喝珍藏的酒吧-」偷偷覷了一下還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四月一日…看樣子百目鬼將禮物送出去了…「有時候禮物也許是出乎意料,但是卻也是送禮人的心意啊。」 「!咦?侑子小姐你說什麼?」 「好話不說第二次。」 「怎麼這樣〜〜!!啊啊〜糟糕!我把書包放在那個討厭鬼家了──!!!」 「啊、對了!明天要請你幫我跑腿喔!和百目鬼。」無疑是落井下石- 「為什麼?!?!」 「沒、有、理、由!總之我會幫你聯絡他的,感謝我吧。」 「不!!!!!!!!!!!!」 -接下來會越來越有趣吧…呵呵〜 「今天居然又恢復好天氣了…」昨天的大雨像是夢一場,只除了地上還殘留著的幾攤水努力說著昨晚並不是騙人的- 「嘖。」站在百目鬼家門口,四月一日不耐煩的用腳踩著節拍-「今天是難得的假日卻還要來這裡…」其實他一刻也不想停留,可是… 「…」剛踏出門的百目鬼一早就看到老大不爽的四月一日…而他看到自己出來臉上還閃過一點尷尬。「喂、我的書包!」伸出手,四月一日直瞪著百目鬼。「先說好!!你給我離一公尺遠!!!」臉上充滿戒備- 「怎麼?」裝作毫不知情,百目鬼手拿著四月一日昨天遺落的書包和一直放在他這沒拿回去的雨傘接近四月一日…但是他越接近,四月一日退後的動作越明顯…「…你怕我?」 「可惡!你沒聽到我說的話嗎?!」努力控制自己的腳不再後退,四月一日挺直胸膛看著離自己三步遠的百目鬼。「而且誰怕你啊!!鬼才會怕你!!!」 「…」用另一隻沒拿東西的手抓過四月一日的手,將他拉近,落下一吻在微啟的唇上- 迅速被推開。「你、你在做什麼…」 「你不是說不怕?」分開,微笑的唇露出出乎四月一日意料的話。 「笨、笨蛋!我指的不是這個意思!!!你、你這個接吻魔!」 「呵,那今天要去哪?」 「可惡!別給我轉移話題!而且那種像是要約會的問法是怎樣?!?!」 「…好吵。」 「啊啊啊啊啊!!!!!你這個傢伙!!!!」 …百目鬼沒有說的話,其實,如果對象是他,被認為是接吻魔也沒關係-至少,他喜歡吻他的感覺- 此刻的心情比以往來的還好,但他沒有想到-也許這就是一種幸福吧? 「對了!我的傘怎麼會在你那?喂、百目鬼!你到底有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啊?!」 「…」只是旁邊的那個傢伙有點吵是真的… -生日快樂,所以快樂。- (君尋:這是什麼鬼理論?!) 完 話說...請先看過生日快樂再看這篇吧!!!...啊!似乎太晚說了?[搔頭傻笑...]其實應該沒有差到哪去吧...呵呵...應該... 然後,這篇因為有些趕,而且是分好幾天趕的...所以到後面有點抓不住感覺.....功力不好!還請見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