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468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平凡中的不平凡 (香魯) By 憶

「哈哈哈哈〜」 「哇〜那是什麼?騙人布!我也要玩!」 「這個是跟吃人漢堡打個三天三夜,最後終於不敵我的攻擊倒地,然後從它身上摘下來的!然後,再經過我的完美加工〜我稱它為-」 「嘿嘿〜喬巴!你看、你看!勒〜」 「哇哈哈哈〜魯夫你這樣好好笑喔〜哈哈〜」 -這天,也是極為平凡,在海上航行的日子之一… 騙人布、魯夫、喬巴三人在甲板中央胡鬧著,羅賓小姐則坐在甲板一側看書,娜美小姐應該是在她的橘子園那讀著報紙吧?臭劍士大概在哪邊睡死了… 『吁〜』吐了口煙,香吉士在等著水滾開,要為兩位小姐泡頂極花茶的空閒時間倚在欄杆上,俯視著眼前的一切-應該要是悠閒的時刻的,為何心中冒出莫名的煩躁?微皺著眉,香吉士再吸了口煙…〝那個傢伙幹嘛笑的那麼開心啊?!還是在別人面前……!〞突然頓住,香吉士發現自己的想法奇怪之處…「…嘖!像個笨蛋一樣…」捻熄了菸,香吉士轉身進入廚房。〝…來烤餅乾好了。〞 轉身的香吉士沒有發現,笑鬧中的三人組也沒發現,睡死的索隆和在上面的娜美更不可能發現…看書中的羅賓在此刻露出一抹了然的微笑… -和往常一樣…是吧? 「啊〜騙人布!換我玩了啦!我也要玩〜」 「不給你〜不給你〜要的話就自己來搶啊〜」 「可惡!」小小的身影縱身撲了過去。 「哈哈哈哈哈!喬巴加油啊!」 「騙人布!!!!」 「不給你〜不給你〜」 「…啊。」三人玩鬧中,魯夫突然摸著自己的肚子。 「?!怎麼了魯夫?」正在拉扯的兩個人同時看向船長。 「是吃壞肚子了嗎?」喬巴身為船醫擔心地看著魯夫。「我那裡有胃藥喔,要不要吃點?」 「啊〜喬巴,你就不用擔心了,那傢伙的胃不是一般構造,不會有吃壞的一天的〜」騙人布搧著手信誓旦旦地說。 「啊〜我餓了。」似乎是印證了騙人布的話,魯夫微笑著搔頭。 「什麼?!?!我們不是才剛吃完午餐不久而已嘛?!」喬巴吃驚地說。 「唉〜喬巴,不是我在說-你身為我們的一員,這種事要早點習慣呀〜」騙人布一付見怪不怪的拍著喬巴的帽子。 「好了,不跟你們說了,我去廚房找東西吃-」魯夫微笑著起身,往廚房走去- 「香吉士!!我餓了!!!有沒有東西…嗚喔喔〜你在做什麼?!」推門而入正在 大聲嚷嚷的魯夫兩眼發亮地看著揉麵團中的廚師。 「…揉麵團。」叼著煙,香吉士說。 「為什麼?喔喔喔〜這好好玩喔〜」 「做餅乾用的。…別用你的髒手碰!」香吉士伸手拍開準備戳向麵團魯夫的手。 「小氣〜我來…」 「不行!」 「我都還沒說完耶〜」 「…要幫忙的話先去洗手。」從魯夫一進來後就一直低著頭的香吉士說。 「喔-」歡呼著跑向水槽,魯夫迅速地開水沖洗自己的雙手。 「洗乾淨點!」再用手鞠了些水,倒進麵團中… 「好了香吉士!!」 「嗯…你把它揉開,和水均勻混合…不要玩!!」 「嘻嘻嘻〜很有趣呀〜」 「…嘖。」站在魯夫旁邊親手指導著步驟,香吉士靜靜體會兩人站的極近的感覺…〝…魯夫身上有魯夫特有的味道…〞 「喂!香吉士!然後呢?」魯夫的聲音喚回了走神的廚師-雙眼對上雙眼,香吉士突兀地轉過了頭。 「呃…然後用這個把它桿平。」他錯身拿過放在一旁的桿麵棍交給魯夫,掩飾了臉上出現的紅攆- 「?…嗯,喔!」有點奇怪,不過做餅乾的好奇心還是大過那抹奇異感- 之後桿麵,壓模,送烤箱都很順利,剩下來的時間就只有等了- 「嗚喔喔喔〜呵呵呵〜」兩眼直盯著烤箱瞧,魯夫十分地興奮。 香吉士則坐在一旁椅子上吸著菸,「喂!魯夫,別玩了,要玩去外面-」他伸手指向廚房門口。「烤好了我再叫你。-!!!」 忽然,一切就像慢動作般,魯夫伸手抓過了橫在面前的手,然後張口舔過香吉士沾滿麵粉的手指- 「喂!!你在做什麼?!?!」急忙抽回手,香吉士吃驚地看著自家船長。 「嘖!好難吃…」魯夫吐著舌,後悔似地說著。「我還以為味道會不錯的說…」 「你是笨蛋啊?!生麵團不能吃的啊!!而且沒加調味料當然不好吃!」香吉士撫著抽回的手,但撫不平失控的心跳- 「嘿嘿!你終於看我了〜」魯夫笑得一臉燦爛,站起身面對面的看著依然吃驚的香吉士。「誰叫你從我進來後一直不肯看我-」 「!!你…」…被發現了。 「嘿嘿〜」計謀得逞的樣子,然後忽然想起自己進來廚房的目的!「對了!香吉士!我好餓啊〜」 「!」差點沒跌倒,香吉士沒想到情勢會轉的這麼快…〝…你這傢伙!〞 「快點呀〜有沒有吃的〜??」魯夫自顧自地走向冰箱,打算看看還有沒有可以果腹的食物。 「!!」倏地,一隻手壓著冰箱門,順利阻止了魯夫打開門的動作。 「??喂!香吉士!」有點生氣地轉過頭,魯夫正對上香吉士的臉-極近的距離讓魯夫不是很習慣,「我要吃東西啊〜快讓開!」推拒著香吉士的身體,但雙手很快的被拉上頭頂壓在冰箱門上-「!你在幹麻呀?」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的還你。」早把香菸捻熄,〝…居然舔別人的手指。〞香吉士低頭看著魯夫。「你不是想知道我為什麼不看你嘛?」 「我沒-嗚…」一個吻封鎖了魯夫還未脫口的話。 「因為我只要看到你的臉我就會忍不住這麼做-」香吉士結束了短暫的輕吻-聲音略為沙啞的說… 「你…我們都是男的耶!////」魯夫臉紅的說。 「…你討厭嗎?」香吉士再一個輕吻,然後再分開。 「嗚,我、我不知道-嗚…」又一個吻。 「如何?」 「你根本沒讓我說-嗚…」 「如何?」 「…不討厭…只是感覺很奇怪…」感覺不是自己的身體似的…有點燥熱… 「…魯夫…」香吉士露出了一個微笑,魯夫臉更紅了。 再低頭…香吉士這次加深了這個吻-小小的齒貝、擾動著的唇香,吉士沒有想過自己會欲罷不能- 「嗚…嗯…」逐漸無力,魯夫身體漸漸下滑。不過被香吉士伸手攬過,兩具身軀貼的更緊密- 『叮-!』煞風景的聲音響起-餅乾烤好了!大夢出醒的魯夫突然發揮強大的力氣推開香吉士,然後奔向烤箱-「耶〜餅乾餅乾〜」 「…嘖!」香吉士看著突然空著的懷內-〝…魯夫對食物的執著還真強烈。〞有點不是滋味地-獨自發愣的香吉士忽略了魯夫泛紅的耳根…〝…算了,慢慢來吧。〞 「這是魯夫你做的?!」騙人布不可置信的看著桌上的餅乾。 「哇〜魯夫好厲害呀!」喬巴拿起了一塊餅乾。 「喂,喬巴小心點!也許吃了會泛肚疼-」騙人布還是無法相信…這種形狀完整,色澤完美的餅乾是魯夫做出來的?!味道也許很恐怖也說不定- 「你說什麼啊〜擔心會鬧肚疼我幫你吃吧!」魯夫高興的正要接過騙人布的份- 「耶〜才不要呢!」〝-還是先吃吃看再說。〞騙人布急忙護住自己的份-於是兩人在廚房展開一場追逐- 『啪!啪!』兩聲。連續兩次踢擊,追逐的兩人已經倒地不起- 「!醫生呀-」喬巴大喊著。「啊!我就是!!」 「…別在廚房跑,兩個笨蛋。剩下的你們慢慢吃吧,我把餅乾拿去給娜美小姐和羅賓小姐-」說完,端著兩份裝飾精緻的花茶和餅乾,香吉士走出了廚房。 「嗚〜香吉士那傢夥完全不懂得腳下留情嘛〜」騙人布揉著頭從地上坐起。「咦?魯夫你的嘴怎麼紅紅腫腫的??」抬頭近距離看著,騙人布才發現魯夫臉上的不對勁。 「咦?!」 「咦?!是燙傷嘛?我那裡有燙傷藥…」喬巴擔心的說。 「啊-沒有,沒關係!我不會痛!」魯夫笑著回絕。 「嗯…真奇怪…」還在疑惑中的騙人布一時疏忽,餅乾便被魯夫伸手摸走了幾塊。「!!!喂!那是我的!吐出來-!」 「嘻嘻嘻〜才不要呢〜」 廚師不在,廚房繼續上演著追逐戰- 「啊〜親愛的羅賓小姐〜今天的點心是高級的花茶喔!那象徵著我對可愛的小姐最頂級地愛呀〜」 「呵呵〜謝謝你呀,廚師先生。」羅賓放下手中的書,伸手接過托盤。 「那裡〜這是我的榮幸〜」依舊維持紳士的態度,不過兩眼愛心卻扣了點分- 「對了,廚師先生-」羅賓微笑著說。 「?怎麼了小賓賓?」 「你這裡…」羅賓指著自己的嘴角。「有白白的東西。」 「咦?!///」臉微紅著,香吉士伸手抹過嘴角。「真是不好意思-讓你看到醜態了〜」 「不會。」羅賓回笑著。 「那,恕我先失陪了-」 「…我很期待看到接下來的發展。」 後面的話遠離去找娜美的香吉士沒有聽見- 「呵呵〜真是青春啊-」低笑著,羅賓重新翻開書。 她期待著這艘船之後的冒險-〝應該會越來越精彩吧-〞 〝……青春的19歲…〞 -今天也是平凡的一天…對吧? 完 ----- 嗚喔~~~這篇是打最快的一次!!!哈哈哈~~~ 突發奇想!主要是在看動畫時覺得山治還真可愛..想想..啊~他也才19歲吶~~~ 然後次要構想來自三個!!!害羞的山治!大膽的路飛!和!最強的羅賓~~~{笑} 倒是突破了我個人的某種尺度呢...{冷汗} 但打的還是....嗚.總之!希望路魚大姐您喜歡~~~~要開心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