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468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誓言 (索魯) By 魯夫 (推!)

他笑了,「很好,當世界第一的劍客!既然你要當海賊王的伙伴,如果連這種小事也做不到的話,我也會覺得很丟臉。」 「哼,什麼鳥話!」 男人與男人之間的約定,以生命做賭注的誓言,就此成交。 那天起,獎金獵人索隆跟立志要當海賊王的少年魯夫組成了海賊團,展開前往未知海洋的大冒險! *** 說來有趣,才初識而已,兩人就有了絕佳的默契。無論是在逃離海軍總部時,還是在對付巴其海賊團時,只要一個眼神跟笑容,馬上明瞭對方心思。 哼,跟對船長了!這是索隆覺得開心的地方。雖然他的船長常常出現一些無厘頭行為,可是就當作是增加航海樂趣吧!找到生死知己是身為男人最自豪之事,所以小瑕疵不必計較。 但真的只是把他當作伙伴嗎?是協助自己實現心願的好幫手嗎?讓索隆看清真相的,是一個不太討他喜歡的女神偷:娜美。 當自己義無反顧地扛起魯夫被囚禁在內的鐵籠時,她慘叫地阻止自己。當時唯一想到的是她很吵,逃命要緊,囉唆什麼! 可是她的話讓自己稍稍楞了一下:『為什麼要這麼做?你的腹部受了重傷呀!』,是啊,她不說,自己都忘記了。可是頑固地回她一句,「我有我的作風,不用妳來操心!」 腹部鮮血淋漓,呼吸也不太順暢,但當時腦子裡只想著救魯夫為第一優先要務! 直到失血過多,被迫休息為止。 雖然隨即面對敵人的挑戰,幸好魯夫也順利驚險地逃出籠子。兩人再度並肩作戰,這種感覺讓索隆…很爽。 在自己與敵人作戰時,魯夫不顧自己的危險,擋住了暗算自己的另一個人。他嚷著:「不許你來破壞索隆的格調!」 帥斃了,這種船長!索隆微笑,然後漂亮地打敗敵人。 在勝利的那瞬間,索隆竟然放心地睡著了。在還有敵人環伺的險境,竟能如此信賴伙伴能保護他的安全,索隆滿足地睡著了。 事情發展也果如他所料,順利解決。也許他的船長以後當真會成為海上最偉大的男人吧? *** 陸陸續續又加入了兩三個伙伴,一個是擅長射擊、發明跟吹牛的騙人布,另一個是好色但廚藝、腳上功夫不賴的香吉士,至於狡猾又善變的女神偷則還在猶豫之中。 新加入的伙伴都是不錯人選,雖然問他挑選標準為何,只得到讓人昏倒的答案:『直覺』,但看來船長挑人的眼光確實獨到。 冒險又跨出了一大步,而自己願意跟隨船長的理由也慢慢清楚了,一個讓自己錯愕的理由。 (二) 是在拉攏香吉士加入海賊團的那場戰役裡,索隆遇見自己夢寐以求的敵手:鷹眼男人。 任性地要求船長讓自己與他對決,興奮賣力地使出渾身解數,但是人外有人,索隆慘敗。 知道自己沒有贏的可能,帶著認命的微笑正面看著鷹眼男人:「背後中劍是劍客的恥辱!」然後在他一聲『有種』的讚賞,狠狠挨了一刀。 失去意識落水後被救了,狼狽地躺在船板上,腦中湧現的感覺不是敗戰的羞恥,而是深深的愧疚。 勉強舉起刀,在還能說話時候,忽略了長久以來視為目標的男人,唯一想交代的對象,是自己的船長。 「魯…魯夫…你聽見了嗎?」虛弱的聲音。 「聽見了!」焦急的回應。 「我…我讓你擔心了是吧?…要是不能成為世界最強的劍士,就只會增加你的負擔…對吧?所以…我保證,絕對不會再失敗了!」流下不肯輕彈的男兒淚,怒吼著自己的承諾。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海賊王!」久久未聞他的聲音,擔心地問。 「說得好,我相信你!」熟悉的笑聲。 放心地再度昏厥,但是那一刻起,自己潛意識已經完全清楚了一件重要大事。 打倒鷹眼男人成為世界最強劍客當然是自己的目標,但是還有一件事同樣重要,不,甚至可以說更重要!就是將自己的命交給船長,也要守護住船長的命。 船長不只是船長了,是自己的生命共同體… *** 接下來一連串危機跟敵人讓自己沒時間咀嚼,為什麼要跟船長連成生命共同體?只曉得那是自然而然,不需要懷疑的事情,就好像談日升月落一樣正常。 直到為了娜美去打倒聲名狼藉的惡龍海賊團時,看見魯夫為了娜美淚如雨下而憤怒,心微微抽痛了一下。 當時以為是跟魯夫一樣為了惡龍作為而同仇敵愾,後來才明白不是這麼簡單。自己其實是在嫉妒,對於有另一個人可以讓魯夫為他出生入死,感到嫉妒。 所以在眾人戰得遍體鱗傷,辛苦獲勝之後,忽然耍了點小性子,做出自己之前絕對不會有的舉動,藉傷不肯下床參加慶祝會。 嗜吃如命的魯夫擔心地拎了一堆食物來探望,可以想見他對於自己不能盡情狂吃感到遺憾,可是又不能不管伙伴的傷勢。 其他三人:香吉士只對女人有興趣,騙人布忙著吹噓自己的戰功,至於娜美享受天倫之樂都來不及了,誰會來管兇惡的劍客啊?所以身為船長一定要來。 「索隆…你不要緊吧?我拿肉給你吃,馬上就會好起來了。」單純又憨直的魯夫嘗試著安慰傷重的索隆。 不能不承認被魯夫這樣重視的感覺非常滿足,可是這樣還不夠,不趁機多要求一點優勢,以後就沒機會了。現在魯夫是專屬於自己的船長! 因為躺在床上想了很久後,索隆明白自己嫉妒的原因,原來不過就是一個字:愛。他愛上了船長,所以他吃醋,他嫉妒,就是這麼簡單。 率性而為的劍客一向依照自己理念而活,所以愛上就是愛上,不管船長接不接受,他都不會更改心意。反正自己很頑固專制,話不說出口那可悶,說吧! 「魯夫…要我好起來,還有比吃肉更快的方法喔。」 對於能夠保住食物感到開心的魯夫,爽快地,「真的?說吧,我一定為你做到。」 用手勢示意他靠近自己,然後出奇不意地按下他的頭,深深熱吻。雖然沒啥經驗,可是本能讓索隆迅速抓到訣竅,纏著魯夫的唇舌,好好飽餐了一番。 要不是因為有傷在身,索隆哪可能只是親吻就肯了事?在喘不過氣之際,不甘地鬆手,看見魯夫滿臉通紅,不解地望著自己。 滿意地笑了,「呵呵,效果很好,我好多了。」 「是哦?那就好。」呆呆地跟著笑,好像不是很懂發生什麼事。 「喂,魯夫。」 「啊?幹嘛?」已經開始大口地吃著食物。 「我愛你。」微笑。 「啊?」瞪大眼睛,「你、你說什麼?」再怎麼沒常識,也還懂得一點愛啊、情吧? 「我愛你,就這樣。」還是笑瞇瞇,他這嚇傻的樣子還真是可愛耶。 艱難地吞下所有食物後,沈默了一陣子,「那表示…我該怎麼回答才對?」 被他這天真的反應逗得好樂,索隆忍不住大笑,「哈哈哈…沒關係,你要愛我就愛,不愛也無所謂。」 「是嗎?」傻笑地摸摸頭,「其實我也不討厭你…嗯,好吧!那我決定愛你了!」 「咦?」楞了。 「我也愛你,就這樣,我要回去吃東西了!」笑嘻嘻站起來,忽然又回頭,「晚安,好好睡。」飛快地在索隆唇上親吻一下,然後又紅著臉跑掉了。 呆滯地摸著被吻過的唇,臉竟然是燙紅的,無聲地笑了,自己果然跟對船長了! (三) 女神偷,不,現在是魯夫海賊團的航海士:娜美,終於決定跟隨船長出海冒險,於是堅強的黃金五人海賊團正式成立。 很神奇地在黃金梅利號上將娜美家鄉的橘子樹栽種成一個小小果園,好吃的魯夫幾次想偷摘都被『愛的廚師』香吉士給攔截,功敗垂成。但是他一點都不生氣,反而心情很好。 因為可以前往夢想中的偉大航路了!成為『海賊王』的目標與能跟傑克重逢的心願,更接進一步了!這些都是魯夫最高興的事。啊,還漏了一件事。 *** 難怪覺得那天晚上不太對勁,酒鬼劍客不來喝酒、貪吃船長食量變小,搞半天,是因為這個緣故嗎? 打一出海,劍客若不鍛鍊、船長若不耍寶的空檔,絕對可以見到兩人黏在一起的畫面。沒想到那兩個人可以湊在一起,而且還如此旁若無人、肆無忌憚地表明關係? 那個冷酷狂妄的索隆,竟會如此深情款款地用粗糙的手掌撫摸船長臉頰;那個沒神經的單細胞魯夫,也能夠笑出這樣甜蜜可人的神情,兩人緊緊相擁望著彼此,連四周空氣都變成粉紅色了哪! 更叫人不得不服氣的,那兩個人濃情蜜意的親吻鏡頭,浪漫地讓旁人都要融化。 這太過份了!我們出海是為了冒險,可不是要談戀愛耶!忍受不了的航海士決定讓熱戀那對轉移一下注意力:「魯夫,想去那個島嗎?海賊王羅傑出生及被處死的城鎮:羅格鎮,人稱『開始與結束的鎮』喔。」 冰雪聰明的娜美小姐實在厲害,這招果然有效,魯夫興奮地掙開索隆的懷抱,奔至船邊,吶喊著:「要!」 劍客嘆了口氣,這世界嫉妒的人還真是多,也罷,既然是船長的目標跟偶像,不去見識一下那怎麼可以? 只是大家沒料到,前任海賊王跟現任『準』海賊王都會栽在這個開始與結束之地… *** 唉,俗話說冤家路窄,曾被魯夫撂倒的亞爾麗塔、小丑巴其竟然也來到羅格鎮,而且還趁機將魯夫壓制在死刑台上,準備一雪前恥! 伙伴們焦急地奔去解救瀕臨死亡危機的船長,可是那個傢伙竟然不求救,反而大喊一聲:「我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 在眾人詫異的瞬間,魯夫笑嘻嘻地一一喊著伙伴們的名字:「抱歉,我要死了!」 「別、別胡說八道了!」伙伴們氣急敗壞地斥責他們的船長。 在小丑巴其刀光砍下瞬間,忽然一陣落雷擊下! 彷彿是慢動作播放一般,死刑台焦黑殘破的緩緩崩塌,灰飛湮滅之中,那個自稱海賊王的幸運男人神態自若地站起來,「哈哈,我還活著,賺到了!」 大概在場的所有人都被嚇傻了吧?與死亡擦肩而過的他竟會毫髮無傷。 叼著被雨淋濕的香菸,香吉士難得心平氣和地與索隆交談:「喂,你相信有神嗎?」 沒有理會他,奔向前去一把將魯夫扛在肩上,「別胡說八道,快點離開這裡,海軍要追來了!」 差點也要跟著殉死了!這混蛋如此糟蹋自己的生命,以為那是屬於他一個人的命而已嗎?索隆越想越火大! 只是冥冥之中似乎真有神明存在,突如其來的一陣風雨阻擋了海軍跟仇敵的追擊,讓他們順利逃脫。 海軍上校斯摩格憤恨望著魯夫等人逃去的身影,喃喃地低聲咒罵:「難道是『天意』要那個男人活下來?」 不管是不是天意,黃金梅利號勇敢地朝著偉大航路的入口飛去了! 暴風雨越來越強,在黝黑的海流中,黃金梅利號被浪濤拍打得劇烈搖晃。 「偉大航路就在眼前了!伙伴們,衝吧!」『準』海賊王亢奮地大叫,沒多久前還跟死神搏鬥的經歷似乎沒被他當一回事呢! 「哼,好氣魄,那就來個進水式吧!」香吉士挪來一個桶子,並用眼神示意眾人靠過來,包括還死摟著船長不放的劍客。 將腳跟敲在桶上,大夥兒高聲說出自己的心願,冒險傳說轟轟烈烈地開始了! (四) 船搖晃得很厲害,可是方向還算準確,在航海士的恩准下,得到難得小憩機會的團員們紛紛躲進船艙內避雨。 在大家幾乎都聚集在指揮室的同時,有兩個人卻悄悄失蹤。沒人開口追問,因為心知肚明原因所在。 *** 「喂喂喂,索隆!幹嘛扛我來倉庫啊?不是要商量進入偉大海路的事情?喂,放我下來!說話呀?」七手八腳地想擺脫強硬箝制自己的那雙臂膀,只是論氣力,誰能敵得過大力士劍客? 氣沖沖地放下魯夫,然後惡狠狠地對他大罵:「你傢伙說話不算話,還想做啥海賊王?」 「我哪有?」莫名其妙被罵,感覺很不好。 「當初你承諾過,如果做出不能讓我實現當世界第一劍客心願的事情,就要向我切腹賠罪,忘記了嗎?」還是很火大。 「我才沒忘!」忍不住也大聲回嘴,真搞不懂他發這麼大脾氣的原因。 「你就是忘記了,所以才拿自己的命開玩笑!」吼著。 「啊?你說啥?我不懂。」這下子更迷糊了。 「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想活了…世界第一的劍客還能當得成嗎?你這笨蛋…」忿忿地摟住他,幾乎要讓他喘過不氣來地用力擁抱。 「啊…我不知道會這樣…」恍然大悟的魯夫,帶著歉意哈哈大笑,「抱歉,下次不敢了。」 真是叫人受不了的笨蛋!偏偏自己就是愛上他這個調調,看來自己也沒聰明到哪去。 「索隆…你全身濕答答的,這樣我很不舒服啦…」剛被護住沒被淋到的衣服也被他緊貼的身軀弄得全是水,冰冷的觸感有點凍。 聽見他撒嬌似的抗議聲,索隆覺得自己體內燃起熊熊火焰,既是怒火也是愛火。該給他心愛船長來點不一樣的約定方式了吧?讓他不要再輕易忘記誓言。 「魯夫…真要道歉,就重新再跟我約定一次吧?」 「好啊!」能夠解決問題真是太好了,爽快地答應,「怎樣約定?」 鬆開了魯夫,索隆帶著微笑脫去魯夫跟自己的衣物,「用我的方式…」 納悶地看著索隆脫掉兩人衣服,然後順從地讓他將自己放在地板上,「你要做啥?」不懂。 「噓,不要說話。」興奮到有些顫抖,以手指貼在魯夫唇上,示意他安靜。 「嗯?」為什麼索隆的聲音、眼神、還有身體都讓自己感覺好熱。 其實立志要當世界第一劍客後,對於情愛都鮮少涉及的索隆在親熱方面的知識未必比魯夫強,可是至少他懂自己的需要,靠著野性本能摸索,尋找宣洩炙熱情感的途徑。 吻著魯夫的唇,撫摸他的身體,感受他的悸動,聆聽因為激情而狂飆的心跳聲響,體驗比生死搏鬥還叫人無法喘息的高速奔馳,一切一切生澀卻真切的感受滿足了擁有、獨佔對方的渴望。索隆笑著流下淚水,這就是幸福嗎? 好不容易激情稍退,魯夫恍如隔世地望著躺在身邊不停傻笑的人,剛剛自己跟他到底做了什麼事情?雖然因為身體特質而沒有承受太多疼痛,可是體內陣陣莫名騷動卻也使得自己流淚呻吟,實在很怪。沒有不舒服的感覺,反倒是…有種安全感泉湧而出。 「我們…約定好了嗎?」小心詢問。 「嗯,約好了!另外答應我,這種約定方式只能跟我做。」眷戀地親吻他的耳朵,低聲呢喃。 「喔。」不用他交代,自己也覺得這約定方式只適合兩人吧? 「我愛你,答應我不可以隨便就死掉。」你的命就是我的命,記住。 「嘻嘻,知道了。你也不可以簡單就掛掉!」看索隆笑得很狂,挺不錯的感覺。 兩人還想再多說些甜蜜情話,可是情況不太允許呢。 知道打攪別人談戀愛是會被馬踢屁股,但現在海象險惡,需要人手協助,哪還能讓他們繼續恩愛?所以硬著頭皮被派來叫人的騙人布,尷尬地敲門:「喂!娜美叫你們出來幫忙了啦!快點、快點!」說完就趕緊閃人。 啊啊,果然世事未能盡如人意,看樣子只得將好事留待下回再繼續進行。嘆了口氣,索隆拉起魯夫,稍微整理服裝後,認命地執行魔女的指示去。 (五) 偉大航路果然是變幻莫測的神秘地帶,連入口都需要如此奇特的方式才能進去:順著爬山的海流!雖然過程驚險了些,幸好也成功抵達。 只是才進入偉大航路的起點而已,隨即又捲入麻煩事件內。看來草帽海賊團屬於麻煩磁鐵體,專門招攬大事上身。 然而這次面臨的敵人可能是前所未有的超級大人物,橫行海洋的七武海之一:克洛克達爾。 對於沒啥危機意識的船長而言,越大的阻礙與挑戰就越有趣,他可樂了!所以爽快地答應幫忙落難的薇薇公主,協助她復國救民。 「耶,我覺得好刺激喔!」這是船長的不負責任發言。 「運氣不錯,可以遇見七武海!」這是劍客唯恐天下不亂的個人立場。 「沒想到才剛進入偉大航路,就成為七武海的標靶…」航海士哭泣的反應正常多了。但當嗜錢如命的她體認到薇薇背負著多沈重悲慘的責任後,也願意幫忙這位可憐可敬的公主。 草帽海賊團雖然聚集了一堆怪人跟自以為是的傢伙,但每個人都是心地善良,見義勇為的熱血青年啊!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是義不容辭的慣性舉動!所以連那兩個昏睡到出海才清醒的傢伙:香吉士、騙人布決定加入救人隊伍,也就不意外了。 解救阿拉巴斯坦的緊急任務,火速出動! *** 雖然處於緊張時機,但距離阿拉巴斯坦還有一段航程,有件事不先解決,可是會讓一個睡功驚人的傢伙失眠! 索隆抱起魯夫讓他坐在船邊的木桶上,難得吞吞吐吐地對著他說話,「在威士忌山峰鎮的事…」 「哦?那件事呀?沒關係,知道是誤會了嘛!」魯夫全然不放在心上,笑嘻嘻地摟著索隆脖子。 「可是我當時真的氣到想跟你同歸於盡,下手很狠…」還是耿耿於懷。 「既然是要跟我打,你敢故意放水,我可不饒你!不准小看我!」氣呼呼地嘟起嘴巴。 「是嗎?哈哈哈…」曉得他說的是真話,索隆這才釋懷。 看他笑了,魯夫很開心,索隆還是這樣子好看!出其不意地按下他的頭,結結實實地給了他一個響亮的吻,笑呵呵地盯著他看。 又感動又衝動地將魯夫緊抱在懷中,回以熱烈的深吻,時間長到讓人懷疑他們不需要呼吸。 伙伴們早已習以為常他們這種毫不避諱的親熱行為,對於初次見識到火辣養眼鏡頭的薇薇而言,可就略顯刺激了些! 這兩個傢伙在鎮上殺得你死我活的畫面還記憶猶新,怎麼這會兒又變得如此親密?偉大航路上果然形形色色人事物都有,『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確實有道理。 「有閒情逸致就給我去瞭望台看路!」地下船長娜美發號施令嘍! 「是是是!」不想跟魔女為敵,索隆拉著魯夫俐落地爬上瞭望台。 「真受不了這兩個沒神經的笨蛋,到處發情!你不要太認真看待他們啊,薇薇!」娜美連忙安撫臉色青紅白交雜的薇薇,難怪她如此反應,初次見識的人多半會嚇到嘛! 「啊,沒事,我只是覺得有些驚訝而已。」對自己大驚小怪感到難為情。 「薇薇這樣子好可愛喔!」香吉士眼睛都成心形啦! 「去工作!」娜美揪著他的耳朵,大聲命令。 「是,娜美小姐!」打是情罵是愛呀,心花朵朵開的廚師乖乖遵命。 *** 「哇!看得好清楚,這裡視野真好耶!」被趕上來的船長依舊笑呵呵。 「嘻嘻,這裡不會有人打擾,確實很好!」喜歡活在當下的劍客隨即開始享受人生。 「嗯?索隆你要做什…」話沒說完,身體已經清楚明白對方的意圖。 原來是要做這個呀,魯夫心裡直笑,大膽地將上衣脫掉,「呵呵…來吧!」 這傢伙是單純,還是深藏不露啊?索隆帶著讚賞微笑,接下了船長的恩賜。 *** 「讓那兩個路痴去看路,可靠嗎?」騙人布對他們可沒信心。 「只是要他們滾到一旁別礙眼,誰說真要他們指路呀?」果然是魔女娜美,高招! 「終於可以去阿拉巴斯坦了,我一定要活著回去救國!」薇薇被他們輕鬆氣氛感染,露出難得的笑容。 「放心,有我們在!」香吉士連忙獻殷勤,展現騎士精神。 但在一切看來順利的時候,船上重要的航海士竟然昏倒了! 娜美發高燒了? (六) 可能是在『小花園』島上被感染了,娜美陷入異常高燒,渾身發燙。即使已經意識不清,她還是硬撐著身子希望早點將萬分火急的薇薇送回國。 對於救國與救人之間的考量,眾人頓時左右為難,不知如何取捨。 「請你們用『最快的速度』將船航向阿拉巴斯坦!」薇薇臉色嚴肅地對著大家請求,聽完她的話,只有娜美還笑得出來。 在一片異樣沈默中,薇薇繼續說話,「既然大家沒有異議,那麼我們現在馬上去找有醫生的島吧!早點一好娜美的病,『最快的速度』才有意義!」 氣氛改變了,大家露出佩服與認同的笑臉,「沒錯,這個速度肯定是最快的!」 緊急任務中的超緊急任務啟航,解救航海士之行,刻不容緩! *** 很幸運地找到有醫生的島了!但也很不幸的是,島上只有一個古怪的魔女醫生。 為了看病,大家冒險踏上曾被稱為『磁鼓王國』的冬島。 這趟尋醫之行並不輕鬆,除了得在大雪紛飛中爬上高聳岩山,還需要擊退流浪歸來的前任惡國王:瓦爾波。 幸好草帽海賊團一行人高手如雲,不但成功打敗壞人,醫好娜美的病,還意外贏得一位醫生。很適合他們風格的新伙伴,可愛膽小的馴鹿:喬巴,擁有精湛醫術跟變形能力,在大家熱烈歡迎中加入了海賊團。 不過最讓喬巴吃驚的事情,不是大家沒把他當怪物看待,而是希望他加入團隊的理由。 「當船醫。」娜美的想法。 「會七段變形的有趣馴鹿!」果然是魯夫… 「非常時期的緊急食材。」呃,超級盡責的廚師,連這個都考慮到了。 聽完大家的理由,喬巴心臟快停了,就差沒跳海逃走。幸好被正常的航海士給攔住,不然損失一位船醫可不得了。 草帽海賊團到此總算有了完整組合,再度為執行解救薇薇祖國的任務飛馳而去。 *** 航向阿拉巴斯坦的時間漫長又難耐,還好薇薇是待在草帽海賊團船上。有了奇特有趣的伙伴們,在玩鬧之中也能轉移注意力,解解悶。 現在薇薇已經很習慣船上的特殊文化:老是吹噓的騙人布似乎很容易在實驗失敗後,一身狼狽地晃到甲板上做垂死掙扎;廚藝了得的香吉士擁有對娜美跟自己頻送秋波,至於對男人就一臉冷酷不齒的雙重性格;娜美冷靜判斷海象的專業能力跟對錢斤斤計較的狠勁,都讓自己大開眼界;當然船上最搶眼的莫過於那兩人…只要他們同時消失,幾乎沒人猜不出接下來的發展。 乍看之下突兀,細看卻又堪稱絕配的那兩人,如果是在公開場合,頂多摟摟抱抱、親吻談笑;要是私底下,絕對激情到叫人傻眼。 薇薇想起自己曾經不小心撞見他們在深夜甲板上親熱的意外,當時臉紅心跳的糗樣到現在還忘不了呢。 可是看久了,真的會很喜歡看他們在一起。 魯夫喜歡像無尾熊般攀在索隆背上,不胡鬧時就會齧咬舔舐他的耳殼,耍賴兼撒嬌;索隆通常會任由他去,偶而會伸手壓下他的頭,懶洋洋地親吻,或則乾脆將他拉進自己懷中,哄他陪自己一起睡午覺。 跟這些人在一起,薇薇覺得自己很安心,也很幸福。為了解救祖國而出生入死、隱姓埋名冒險的疲憊過去,似乎在他們的包圍之中,悄悄地化為無有。 *** 短暫和平安樂的日子眨眼間過去了,該來的危險可沒消失,敵人環伺與同胞誤解的國家:阿拉巴斯坦靜靜地立在沙漠之中,像是隨時會起風暴地虎視眈眈。 這趟艱難任務可以完成嗎?亦或則這會是草帽海賊團的不可能任務? (七) 酷熱沙漠是前所未有的新考驗,只有本為沙漠國民的薇薇可以身輕如燕地在沙上行走,其他人簡直快熱瘋了! 這還不是眾人處境最慘的部分,阿拉巴斯坦這個國家簡直是超級罪犯的集散地,所有海軍懸賞最高額的人物幾乎都可以見到,實在太可怕了! 為了快速解決國家即將分崩離析,甚至被篡國的嚴重危機,大家決定分散,多管其下。 只是分散後的他們,真能應付得了具有空前威脅能力的敵人嗎? *** 真是叫人瞠目結舌的毅力跟能力,那些站在罪惡世界頂端的高手們竟然遇見了勢均力敵的對手! 雖然不是每個人都強到可以簡單撂倒對手,但憑著一股信念,他們硬是咬牙撐到底,獲得了壯烈的勝利。 遍體鱗傷的伙伴們幾乎是靠著意志力集合在一起,等待他們在緊急時候才會變得可靠的船長拯救大家。 那個難得說出合理讓人心服的船長,竟可以說出大家的心聲。 他冷靜對著罪魁禍首克洛克達爾說:「薇薇最討厭人家犧牲性命,卻最會犧牲自己,幫助別人!要是不管她,她真的會死掉。她是我們的『伙伴』,我們絕對不會讓她死掉!只要她不放棄這個國家,我們就不會停止戰鬥!把你偷走的『國家』還給她!」 號稱無敵的克洛克達爾最後慘敗在一再挑戰他的無名海賊魯夫手上,按照他跟公主的約定:用鮮血淋漓的拳頭將壞人打得遠遠的! 歷經多年乾旱與內戰的阿拉巴斯坦也在那刻起獲得重生,一切辛酸悲慘的惡夢…終於結束了。 *** 戰爭結束後,首先急迫的是重建殘破家園,恢復國家應有的生命力。舉國上下莫不齊心努力,要將祖國變成和平的夢想地! 至於拯救國家的那群幕後英雄在短暫休息後,慢慢恢復了體力跟精神。 傷勢較輕的香吉士跟騙人布上街去採購補給物品;娜美幾乎都泡在皇家圖書室內,歡喜地打包國王送給她的收藏;索隆只要有空一定會進行讓人看呆的嚴格鍛鍊,企圖讓實力強上加強;至於最大功臣魯夫呢?因為傷勢最重,昏睡了整整三天。 白天有薇薇跟喬巴細心照料,晚上有索隆盡責的看護,那個幾乎在鬼門關繞過一圈的船長奇蹟式地甦醒了。 嗜睡的劍客三天沒闔過眼,但見到魯夫甦醒的那瞬間,只是淡淡地笑著,「嗯?你醒啦?」 「啊?索隆,好久不見!」雖然覺得自己這樣說莫名其妙,但潛意識就是有種跟他分離很久,非常思念的強烈感受。 讓人驚訝的是魯夫不但清醒,甚至可以說…幾乎完全痊癒了!這又是另一種天意的表現嗎?冥冥之中總是幫助他克服所有難關。 只是現實沒給這群共患難的伙伴們去品嚐和平與相聚歡樂的時間,打倒七武海的震撼讓海軍將魯夫等人視為頭號要犯,發出巨額賞金要通緝他們到案。 生為海賊自然得逃跑,好不容易度過難關成為朋友的公主跟海賊們只好分別了! 在分離的海岸邊,大家默默無言地舉起左臂,用當初作為辨認伙伴身份的記號在心中吶喊著:「再見!」 身為海賊,卻總是在海上行俠仗義的那群人哪,再次回歸他們應去的地方:『偉大的航路』! *** 歷經許多風波與磨難的草帽海賊團還是一本初衷地筆直航行,沒有野心的凡人是無法理解驅使他們前進的那股強烈渴望。 雖然他們的志向很偉大,舉止很駭人,可是黃金梅利號的日常生活卻平靜地出奇。 大家維持之前的行為模式繼續運轉:航海士依舊專業,愛財如命;愛的廚師每天持續散發愛意跟展現廚藝;狙擊手兼發明家仍然在夢想中偉大,在現實中創作;船醫悉心照料大家的健康,開心地學習『常識』;而那兩個誇張的傢伙呢?依舊愛得叫人傻眼,雖然大家對此都不予置評,視若無睹。 總之冒險傳說還沒結束,這群熱鬧的人哪,還會在其他地方持續發光發熱,創造奇蹟喔!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