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468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意外的發展 (山路/H有)

「山治,不要抽煙!」剛進廚房的路飛在看見山治吸煙時,立刻上前把香煙搶過去。 看著空盪盪的手,山治皺眉問道:「路飛,你這是幹嘛?」 「不准你吃!」 「我已經吃了這麼久你才有反應,是誰跟你說了什麼?」山治邊說邊掏出煙盒。 「索柏說吸煙不好!」路飛看見山治的舉動,這次乾脆把整個煙盒搶到手。 「不要再吃了!」 「喂喂!別太過份啊!不吃煙那我要吃什麼啊?」 「我怎麼知道你要吃什麼!你自己不是廚師嗎?」 「你是要我隨時隨地叼根棒棒糖嗎?這成何體統啊!還我!」 「不要!」 路飛拒絕山治的要求並握緊手中的煙盒,山治見狀,伸出手使勁想扳開路飛的手指。 「我說──還.給.我!」 「我說──不.要!」 路飛一臉的堅決。 拿不了路飛手中緊握的煙盒,山治索性不動手和他爭奪,只是下顎微揚,用著標明“危險”的表情低沈說道:「你……想在海上跟廚師作對?」 「……不想!」 「那就還我啊!」 「不還!!」說完路飛轉身就想逃走。 「你給我等一下!」反應快的山治立即拉著路飛的手,「不想跟我作對東西又不還我,要不你是想怎樣啊?」 停下腳步,路飛轉身面向山治。 「……我不會給你的!」 「真的不還?」 「對!」 路飛答得非常堅定。 真真真有夠圈叉!山治氣到把路飛抓起來搖晃。 「你這人怎麼這麼番啊!」 「索柏說吸煙對身體不好啊!」 「我身體哪裡不好,你說呀!」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吸煙不好!」 「別人說說你也信,哪天被人賣掉都不知道!」 山治的額角爆出青筋,但路飛依然繼續反駁。 「索柏是醫生呀!」 「那也要有證據!」 「總之索柏說不好就是不好!」 「那就讓你看看我身體有多好!」 路飛尚未想通這句話的涵義,人已被山治推倒在地。 「你……想怎樣?我是不會還給你的!」 「不用還了……」山治邪邪一笑,手指撫摸路飛的唇瓣,「我發覺有比煙更好吃的東西了……」語畢,低頭吻上路飛的唇。 「!!!!」路飛頓時呆愣,手中的煙盒也滑落一旁。 山治以身體壓制路飛,隨後手一用力便扯下他的背心。 「食物是不會反抗的……乖乖讓廚師料理吧……」 此時,路飛終於有了反應。他一邊左右掙扎一邊大叫:「我不是食物!」 「你是我的食物……」 山治低頭吸吮路飛小巧的喉結,並在路飛忙於閃避的同時,褪下他的褲子。 「既然不能吃煙,那就只好吃你抵帳……」 「哪有人這樣的!」 路飛以掙扎來反對山治的論調。 「小心不要亂動唷啊~~廚師身上別的沒有,刀具特別多~」 「不用嚇我!你身上那有刀具!」 又不是卓洛,整天在腰間掛著三把刀不離身。 只見山治一個翻手,一把輕巧的水果刀橫在路飛眼前。 「你!」怎會有的?難道山治是兼職魔術師!? 「還頗銳利……」 雪亮的刀鋒映照出路飛錯愕的眼神。 路飛咽了一下唾液,說道:「你想做什麼?殺我?」 「我是不可能殺你的。」山治搖頭否定。 「那你快放開我!」 「沒衣服……你走得出廚房嗎?」 「怎會走不出?我又不是女人!」 男子漢大丈夫怕什麼沒穿衣服! 「連這個也不在意?」山治指著路飛身上的吻痕問道。 路飛臉上一紅。 「被蚊子咬不行啊!」 「有這種蚊子嗎?」山治手一拋,水果刀瞬時插入路飛耳旁地板。 「好危險啊~~~」 路飛斜眼望著和自己只有毫米差距的利器,然後瞪著自己的廚師。 「是誰製造危險的!」 「我。」山治指著自己得意的彎起薄唇,「所以身為食材記得不要跟廚師作對啊~」 不想和山治爭辯什麼,路飛再一次重覆:「…放開我啦!」 「沒門!還有……食材是不會說話的!」 語畢山治再度吻上路飛柔軟的唇,而一隻手開始撫弄他下身的青嫩。路飛瞪大眼睛,用手推拍山治。 抬頭,山治用低沉的聲線問道:「不喜歡?」 「你剛剛說要吃我抵帳,那…這樣是不是表示你不會…再吸煙?」 「這要看你的表現。」 「表…現……?」路飛疑惑的望著山治。 「對~」 「表現得好你……以後不會再吃嗎?」 「不無可能。」 說完,山治抱起路飛將他平放在餐桌上。 「我說什麼你就照作。」 「哦…」 「把腿張開。」 「為什麼?」 「不要說話,張開就是了!」 路飛遲疑了一會兒,然後慢慢張開雙腿。山治屈下身體,將路飛的嫩莖含入口中,令他禁不住輕吟。 山治的舌頭靈巧地舔舐整個莖部,舌尖在頂端挑戲小小的洞口。 「嗯………唔………」 路飛只覺身體越來越熱。 「你的反應真可愛……」山治的手往下移動,撫摸下方的球囊。 「可……嗯……可愛……?」 「是啊……」牙齒在尖端細緻的肌膚摩擦。 「嗚!!!」 路飛感到全身的血液集中在一處。 山治加重口中吸吮的力道,並將路飛的雙腿分的更開。 「啊……啊………」 放開口中濡濕的柱狀物,山治輕問:「想射嗎……」 「……我………」 「說啊……」故意的舔去頂端泌出的液體。 「啊……我…………」路飛的言語因山治的舉動而停止。 他看著山治脫去自己的褲子,露出赤紅的男性。 「來,換你了。」 「什麼?」路飛甚為驚訝的望著山治的碩大,「要做什……」 不待路飛說完,山治抓著路飛的下顎,將自己的兄弟推進路飛口中。 「唔………啊……」 扯著路飛的頭髮,山治腰部前後擺動。口中異物劇烈的進出動作令路飛感到痛苦,眼角也浮出淚光。 看著路飛痛苦的表情,山治暫停了動作。 「受不住了?」 不能言語的路飛,用眼神回答了他的問題。 山治立即退出路飛的口部,口中壓力驟失,路飛不停地咳嗽。 撥開路飛汗濕的前髮,山治淡淡地說:「既然上面的嘴巴不行,那就只好用下面的嘴巴了。」 「轉身!」 還未領略到山治說話含意的路飛一聽到這句話,沒有多想便照做。 然而就在路飛轉身的一瞬間,山治掰開他的臀瓣,猛然插入。 「呀~~~~」 箝住路飛的下身,山治指尖刺入頂端的小洞,在他耳畔輕聲說著:「忍一下就過去了,再來你會很舒服。」 「嗚………不……要………」 「可不容你說不要……」山治扶著路飛的臀部貼近自己,下身作猛烈的衝刺。 「呀………嗚………」 「忍不住了吧……」 山治的指尖惡意的堵住路飛逐漸泌出濁液的洞口。 「嗚~~………放……開………」 「呵呵……沒這麼簡單!」 「你…可惡!」 山治對路飛的哭喊聲恍若未聞,仍然做著規律的動作,只是動作隨著時間更行快速。 最後,山治一個悶哼,將自己的精華釋放在路飛體內,也放開了對他的箝制,路飛就跟著釋放了自己的。 「呼………呼……」 解放後的路飛,趴在桌上氣喘噓噓,眼角含淚瞪視著山治。 「…可惡的山治……」 「不是告訴過你不要跟廚師作對嗎?」山治邊說邊替路飛穿回衣服。 「哼!」路飛別個臉不理睬。 「好吧。」山治勾起他小巧的下巴,「我不再吃煙了。」 「真的!?」 路飛睜大雙眼,沒想到山治居然會這麼乾脆。 「是真的,不過……」山治推開廚房的門。 「只有今天!」 然後就大笑揚長走出去。 完 後書: 某魚── 某絹復活了!(大笑)咳咳~~說笑吧…… 某絹從良(?)完後的第一彈!(爆) 其實這篇文的出現純粹意外,原因?就是………不說了,很麻煩!(爆死) 某絹── 某魚我還沒死透好嗎?說什麼復活啊~~~*嘟囔* 從良完後的第一彈,寫完後又繼續從良……*微笑* (天音:請問在你腦中那些分裂生殖的黃色廢料又是什麼啊?╬) 會玩這篇真的很隨性,隨性到……連我都忘記這篇怎麼來的(汗),只記得某魚在螢幕那端喊著: 「快點快點!」(爆) 某魚的哥哥,你真是罪孽深重啊~*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