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468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最愛的戀人 (艾路)

其他海賊紛紛點頭“嗯嗯”“對啊”的和應,因為他們有同樣的疑問。 「哦?」被稱為隊長的黑髮男子轉身背靠臺子望著眾人,「我只是在看這個。」 將紙的內容展示在海賊們的面前。 「「「通緝令?」」」 幾個人一同開口。 眼前是懸紅三千萬貝里的WANTED。被通緝的是一個戴著草帽、左眼下有條傷痕、笑得相當燦爛的青年。 這個……有什麼值得隊長笑嗎? 眾海賊心想。 其中一個更情不自禁問了出口。 黑髮隊長的薄唇維持弧形,「他是不是很可愛?」 「「「……………」」」 無言。 在場的所有人從沒想過自己的隊長會問這個問題。 看見部下們毫無回應,男子有點兒不高興的一皺眉頭。 「我在問你們。」 !! 此時,愣住的各人才恢復過來,作出反應。 “可愛”“不錯”“是呀”的答覆此起彼落。 開玩笑!隊長既然這樣問,不論如何都要說出肯定的答案,就算真的是「不」也一定要回「是」! 再者,通緝的人是真的可愛! 隊長滿意的點頭微笑。 「他終於來了,我已經等了很久。」通緝令轉向自己,黑髮男子望著它,難掩愉快的心情。 「隊長認識這臭小鬼?」海賊乙問。 他的聲音一落,馬上得到隊長凌厲的眼神。 被瞪的人即時打了一個冷顫。 「…不准這樣叫路飛。」板起樣子,隊長的語調不存在任何溫度,「知道嗎?」 「知…知道!」海賊乙顫抖大聲回應。幸好他是坐著,不然一定站不穩。 笑容這才回到男子臉上。 「當然認識。」 海賊們已經肯定,通緝令中的青年是隊長重要或重視的人。所以由這一秒開始,說話絕對要小心! 「這個男孩是隊長的朋友?」稱照片中人為男孩應該沒問題吧?海賊丙想道。 「是我的戀人……正確說是我的最愛。」黑髮隊長笑著糾正。 !!!戀人!!最愛!!!! 沒有感到驚訝的海賊數目是零。 難怪從來不見隊長身邊有女人! 「原來隊長是那種人啊……」海賊丁感嘆。 男子隨即看著剛說話的人。「不,我對男人沒興趣的。」 沒興趣? 那即又是“我不喜歡男人,只是喜歡的人剛好是同性”嗎? ……又是?什麼時候在哪裡聽過這句嗎? 「這……隊長認識他多久呢?」像一個好學生般,海賊戌舉手發問。 「一出生……啊不。」隊長細想後改口,「是知道母親懷孕時。」 …………… 完全沉默。 知道……母親懷孕……時………? 「那個…」海賊己有點不敢相信,「隊長說在知道媽媽懷孕時…那……」 「噢!」望見自己部下們呆滯的表情,黑髮男子將通緝令對著他們,用手指指著裡面的青年,「他是莫其.D.路飛。」 「是我波德卡斯.D.艾斯的親弟弟。」 2 比炸彈更具威力的說話。 在場的人全都目瞪口呆。 弟…弟? 弟弟……!?! 竟然是親弟弟!!! 兄弟是戀人…!!?? 酒館裡瞬間起哄。 艾斯只是保持笑意看著如此熱鬧的場面。 「隊長!」吵嚷片刻,好學生海賊戌再次舉手提問。 「如何?」艾斯儼如一個教師,先做手勢叫眾人安靜,然後再對他作一個說下去的動作。 見酒館裡的人靜下時,好學生便講出想知道的東西。 「可以說一下你和他的事嗎?」 「你想知道我們的什麼事?」 艾斯反問。 要說自己和路飛的愛情史(?),十天也說不完。他是不介意說,但他並不認為部下們有這個耐性聽畢。 「這……」海賊戌一頓,「隊長和他到什麼地方了?」 隊長應該明白他想問什麼吧? 問得好!!!眾海賊心裡喝采。 這或者是他們最想清楚答案的問題。 「什麼地方啊…」 應該是在問那個吧… 艾斯的腦海隨即浮現自己和路飛已經到哪裡的情景,不禁加深笑容。 「最後了。」 酒館又一次哄動起來。 已經做過了! 兄弟幹那回事!! 強啊!!! 「隊長!可不可以問一下!」海賊庚蓋過其他聲音,高叫。 「誰上誰嗎?」艾斯說笑。 「當然不是啊!」海賊庚道,「我怎可能會問這個!」 「隊長絕對肯定不是被上的一個!」 艾斯看著庚‘我敢用性命作賭注’的樣子,贊許般的點頭,「那你想問什麼?」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被視線集中著的人說,「我的意思是,做……時隊長有多大?」 怕艾斯隊長不了解自己的問題,庚再說得明白些。 「多大嗎…」艾斯沒直接回應,「你們猜猜。」 「有沒有什麼提示啊?」海賊丁說。 「我比路飛大三年。」男子笑言。 這算那門子的提示呀?根本沒什麼幫助!一眾同想。 看穿部下們所思,艾斯再開口:「那…我17歲時離開路飛獨自出海,到現在也沒再見他。」 那即是隊長17或以前發生的! 知道後,海賊們馬上熱烈地作出猜測。 「14!」 「17!」 「13!」 由12至17都有人猜想,但13是最多人說的。 部下回答的同時,艾斯將通緝令摺好放回袋中,跟著拿起背倚著的臺上的酒杯,放到唇邊喝一口。 留意到自己的部下幾乎每個也有回應,艾斯彎唇,「你們的反應真踴躍呢。」 「那究竟誰猜中啊?」海賊堆中傳出一句話。 「嗯……」杯子貼近下唇,黑髮男子道,「要是我沒聽錯或漏聽,猜對的人是……」 掃視眾海賊。 海賊們相繼留心隊長的視線是否落在自己身上。 結果,艾斯是閉起雙目。 「……一個也沒有。」 …………… ……呃? 「我那時是……」張開眼凝望紫紅色的酒幾秒,跟著一口氣喝光。 「10歲。」 3 艾斯表現得輕描淡寫。 ………………… ……………………… ……………………………… 所有人呆掉。 沒…沒有聽錯吧? 10歲?! 只有10歲!!! 隊長10歲便幹了!!! 我的天!!!!! 慢慢得回思考的一眾海賊除了驚愕,就是震撼。 10歲的時候,自己究竟做些什麼?想不到在那年紀,隊長已經……已經……… 老天爺!! 酒館中異常寧靜,因為眾人像是失去說話能力,張開口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需要這樣驚訝?」 最先打破沉寂的是艾斯。 有這麼誇張嗎?一個二個也變成傻子的。 隊長的說話令海賊們相繼回魂。 「這…這個…」海賊甲好不容易道出,「因為實在想不到隊長原來如此……呃……厲害……」 一時間想不到更佳的形容詞,甲只好籠統地說。 艾斯輕笑,「其實我並沒想過這麼小就和路飛……我本想等他大些……才作的。」 「那為什麼會…?」海賊乙問。 黑髮隊長望向說話的部下。 「應該是妒忌吧?」想起不愉快事情的皺一下眉,「因為在路飛身邊出現了一個我以外的男人。」 「「「「「男人?」」」」」 海賊們大合唱。 「他的出現取了路飛一半的注意力…」艾斯續道,「…可能更多。」 “乒”一聲,男子手中的玻璃酒杯變了碎片,再化成白煙往上飄。 …………… 雖然極想知道隊長口中的男人是什麼來頭,但好像關係到人身安全……為了自己寶貴的性命,誰也不說話。 「……你們不問那個男人是誰?」聽不見預想中的問題,艾斯覺得奇怪。 他還以為一定有人開口的。 眾海賊相繼互望,可是始終沒有人作聲。 「你們做什麼?」艾斯不明白,甚是疑惑。 一會,終於見到乖學生緩緩舉手,抱有壯士一去不復回之意般,大口深呼吸。 「酒杯……」 噢!! 原來啊… 兩個字足夠艾斯理解到那些海賊是害怕自己的火。 「放心,我不會對你們怎樣。」艾斯對部下們露出安心的笑容。 有了火拳隊長的保證,海賊也不再顧慮了。 「隊長,那個男人是誰啊?」眾人紛紛說。 真是可惡的男人呀! 竟敢介入隊長他們其中! 「……他的名字我不想提…」艾斯冷淡吐出,「但可以告訴你們…」 「他是一個變態孌童好色大叔 。」 「也不想想自己的年齡,居然染指我的路飛。」 「請問隊長他的年齡是?」一個海賊插話。 艾斯冷笑,「比路飛大20年。你們記得當時的路飛只有7歲。」 「他還欺騙路飛,奪去路飛的唇,深吻他。」 “果然變態!”“孌童癖!”的叫聲四起。 偉大航道某處的某位紅髮海賊船長突然不停打噴嚏。 「首領,你怎麼啦?」 「可能感冒了……哈~哈啾~~」 4 艾斯做手勢叫部下們安靜。 「就是因為那變態大叔…」瀟灑的換一個坐姿,「我和路飛作了第一次。或者說……」 「玩了一個遊戲。」 「「「「「遊戲?」」」」」 眾人同聲道。 「對,遊戲。」 火拳隊長不自覺勾上唇角。 「成人遊戲。」 〔艾斯!我回來了!〕一進門,路飛便向室內大叫。 〔哦,你回來喇!〕房間裡傳出同樣音量的說話。 路飛隨即踏踏踏向聲音的地方前進。 〔嘿嘿嘿〕 到了房間,路飛笑著撲上床。 坐在地上的艾斯放下書本,微笑問自己弟弟:〔做什麼這麼開心?去了哪裡啊?〕 路飛望住年長三歲的哥哥。 〔你下午去了買書,我又沒去。〕 〔我有叫你去但你說不去……算了,然後呢?〕 〔然後我去找撒古斯和我玩啊!〕 撒古斯這三個字令艾斯皺眉,但轉瞬即逝。 他不想路飛知道自己不喜歡撒古斯,因為他知道路飛喜歡撒古斯。 〔哦……〕艾斯叫自己保持笑容,〔玩了什麼?〕 〔玩了成人遊戲!〕路飛笑道,〔撒古斯還說不要告訴任何人!〕 哥哥極力阻止自己的額側現出青筋,盡力維持彎起的嘴唇。 先不要提成人遊戲,就是要路飛不可和別人說已經夠艾斯發火了。 〔什麼是成人遊戲?路飛。〕 什麼鬼玩意來的,自己從沒聽過有這麼一個兒童遊戲! 艾斯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呃…〕路飛搔頭,〔其實我也不懂說,我和你玩好了。〕 說罷跳下床幾步走到艾斯旁邊跪下,對準艾斯貼上自己小巧的唇。 艾斯難以置信的瞪大眼,自然反應將路飛推開。 〔做什麼?〕路飛感不滿的嘟嘴,〔你不想和我玩啊?〕 〔不……這個不是重點!〕哥哥嚴肅的望著弟弟,〔這個就是你和那混……那個撒古斯玩的所謂“成人遊戲”?〕 艾斯一邊艱難的將“帳王八蛋”改成撒古斯一邊強迫自己保持冷靜。 路飛察覺不到艾斯的心情,只是笑著點頭。 〔哦!不過有點不同,因為撒古斯還將自己的舌頭伸進我口中!〕 那個天殺的大叔!!! 艾斯的怒火以幾何級數倍升。 自己也還沒試過和路飛深吻! 一方面是珍惜路飛,一方面是路飛還小。 因此他最多也是親吻路飛臉頰。 但那個變態竟然早自己一步!! 他多年的堅持究竟算什麼!!? 〔…艾斯?〕 路飛等了一會也不見艾斯說話,同時留意到他的表情有點異樣,覺得有些奇怪。 艾斯由於路飛的聲音而打斷思緒,回到現實。 〔…那…除了親嘴,撒古斯還有沒有做什麼?〕艾斯盡能力維持平常的語調。 他不想對路飛發火,因為該死的只是混蛋大叔! 〔沒有了!〕路飛搖頭,〔我們只玩了這個部份。〕 幸好……艾斯稍為鬆一口氣。 要是撒古斯對路飛進一步行動,他發誓一定會幹掉他! 〔……你覺得這個成人遊戲好玩?路飛。〕 〔嗯!很有趣啊!〕 〔那你想玩其他部份嗎?〕年長的男孩溫柔梳理弟弟的黑髮。 〔哦?〕路飛眨眼,〔想啊……但撒古斯說會很痛所以我沒有玩…〕 艾斯掛上微笑,〔其實不是那麼痛的。〕 〔你又知道?〕路飛有點迷惑,剛才艾斯問問明自己成人遊戲是什麼來的。 〔我一開始不知道原來你是說這個遊戲。〕艾斯解釋,〔這個其實我懂玩。〕 〔真的?〕 〔真的。〕艾斯的笑容擴大,〔路飛想不想玩到最後?〕 〔可是…痛…〕路飛是很想玩,但“痛”的話令他卻步。 〔我會盡量不弄痛你的。〕 伸手將弟弟擁近自己,哥哥貼著他的耳邊說話。 5 溫熱的氣息鑽入耳中,路飛的身體產生奇異感覺。 〔很怪…〕 〔那裡?〕 艾斯乾脆的輕咬弟弟小巧的耳垂。 弟弟只覺自己的體溫不斷在上升。 〔全身都怪。〕 〔呵呵呵〕 哥哥發出輕快的笑聲。 〔是不是很有趣?〕 〔嗯!〕 路飛笑著大力點頭。 〔那……〕艾斯順著路飛白皙的頸項碎吻,〔要不要和哥哥玩到最後?〕 〔這個成人遊戲…〕 〔要!〕路飛沒有絲毫猶豫。 根本就不痛嘛!而且有趣極了! 那有不玩的可能! 艾斯實在止不住笑意。 〔不過你要答應我不能玩到一半不玩,無論任何情況。路飛。〕 唇,落到弟弟的鎖骨。 路飛想也不想就“哦!”的一聲。 〔說出來。〕艾斯將手伸入路飛的白色上衣中。 〔我答應你!〕 雖然艾斯的動作怪怪的,但自己一點也不討厭。 而且,很舒服… 〔這是男子漢的承諾,不能反悔啊…〕 捲起路飛的衣服,艾斯慢慢將路飛推到地上。 〔哦!不反悔!〕 〔路飛…〕 「……就這樣,我和路飛發生了第一次。」 黑髮隊長將經過清楚告訴部下們。 當然,“某些經過”是略去了不說。 然而眾海賊也已經聽到血脈高漲,一些更忍不住離開座位,去向不明。 「其實想想…」艾斯沒在意他們的反應,只是抬手托住下巴,「我應該要感謝那變態大叔呢。」 要不是因為他… 我也不可能那麼早得到路飛的全部… 「隊長!」海賊戌再發揮他好學的精神。 「說話。」艾斯望著開口的部下。 「隊長和弟弟之後怎樣?」 「嗯……」火拳一頓,「簡單來說我和路飛便認定對方,他只屬於我而我亦只屬他。」 戌點頭表示了解。 「好了,你們應該沒有其他問題吧?」艾斯隊長覺得這個話題已經差不多了。 一眾海賊領悟到隊長的意思,都識相附和起來,只有平時很少說話又頗為膽小的海賊申欲言又止的。 留意到的艾斯不禁問:「你還有什麼想知道?」 海賊申知道隊長是對自己說話,馬上回應:「不……呃…是…呃…很對不起…」 「……………」 艾斯不知氣還是笑好。 「你想問什麼?說出來吧。」 「呃…是…是的。」得到隊長的允許,申吸一口氣說道,「為什麼隊長的弟弟不和隊長一起出海的呢?」 「好問題。」 艾斯微笑的讚賞,他就奇怪為什麼沒人問自己這個問題的。 「其實我出海時有叫他和我一起的,但他拒絕了我。」 「你們猜他的理由是什麼?」 部下們沒回答,因為他們知道隊長會說下去。 黑髮男子一笑。 「只因他要學我。」 〔路飛,跟我出海吧。〕 〔不要!〕 〔為什麼?〕 〔因為艾斯是17歲出海,所以我也要17歲才出海!〕 「沒他辦法。」艾斯一臉無奈的笑容,「所以只有獨自出海。」 「隊長為何不強要弟弟和自己一起?」 隊長的目光隨即移到說話的人,「路飛決定了的事,沒有人能夠改變。」 「隊長也不能?」 艾斯搖搖頭。 「他非常任性,而我不夠他任性。」 「實際上…」艾斯抬望天花板,「我不想強迫他做他不喜歡的事吧。」 誰叫他是我的愛人呢…… 最愛的戀人。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