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468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賭與吻 (加賀光)

─── ─── 兩人邊爭吵邊走,直到理科室的門口。 「哼!你一會兒後就知!」 「哦…?老子等著!」 少年首先開門進入,加賀隨後,並順手把門關上。 在儲物櫃裡拿出圍棋棋盤和棋子,擺放在圓椅上後,阿光道:「好!準備完了。」 加賀走到棋盤的另一端,用腳勾過一張椅子,瀟灑坐下。 「我要黑子!加賀你用白子!」 「隨便你,反正你用什麼顏色的棋子也贏不了老子。」 阿光不理會加賀的說話,續道:「讓子五目半,我先下了。」 當阿光拿起一顆棋子準備下第一手時,加賀阻止了阿光。 「等等!」 「做什麼?」 阿光不滿意加賀的暫停,扁嘴問道。 加賀勾起唇角,問:「你剛剛不是說不會輸給我嗎?」 少年回應:「沒錯!那又怎樣?」 「那我們不如打賭!」 「打賭?」 「勝方可以命令對方做一件事,對方不許反悔,怎樣?」 「好!」阿光胸有成竹的一口答應。 「呵!滿有信心嘛!」加賀頗為讚賞。 「嘿嘿!你一定會請我吃拉麵的!」 阿光的說話透露了他贏了後的要求,加賀笑道:「那還不開始下棋?」 ※※※ 「可惡!只差少少啊!」阿光不忿氣的雙拳打在棋盤上。 連讓子計算在內,加賀勝一目。 「這便是你和老子的差距。」加賀用他的扇子點著阿光的額頭。 「你不要這麼神氣,只是差一目啊!」阿光拍開加賀的扇子。 「一目是輸,十目也是輸!輸贏有目數之分嗎?你輸了。」 「可惡!」 「不過你已經比以前厲害了,做了院生果然有點不同。」 「還不是贏不了你,唉。」 阿光頹喪的起身,將棋子收拾好,連同棋盤一起放回儲物櫃後,正準備離開。 「喂!你不記得之前的打賭嗎?」加賀提醒阿光不要忘了對奕前的賭注。 「就是記得所以才離開,你還不快走?」阿光問。 「什麼?」加賀眉頭一皺。 「你不是要我請你吃拉麵嗎?真慘!我沒有零用錢了。」 阿光以為加賀的要求是要請他吃拉麵,加賀聽後一愕,然後笑道:「老子有說過自己的要求是吃拉麵嗎?」 「不是嗎?」阿光眨眼,「那你要我做什麼?請吃壽司?哇!不要啊!」 「放心。」加賀派了一顆定心丸給阿光,「不用錢的。」 「真的,太好了!那你要什麼?」 阿光立即滿臉笑容,但可惜這個樣子維持不到五秒。 只見加賀用手指指著自己的嘴。 「你吻我這裡。」 「…………下?」 收起笑臉,阿光瞪大眼望著加賀。 自己的聽覺沒有問題吧?加賀竟然要自己吻他!? 怕自己出現幻聽,阿光覆述:「你…要我吻你?」 「對。」 「我才不要!」 阿光堅決拒絕,如果加賀是女的還可以接受。 加賀沒有生氣,更彎上唇。 「你想反悔?是怕了?輸不起一開始就不要接受賭局啊,沒用。」 「什麼!?!?!」 加賀成功的激怒阿光了,當然,他原本就想這樣。 「我怕了!?吻就吻,誰怕啊!」 〈果然有效!〉加賀心想,然後得逞地笑說:「那還不快點過來?我等著你。」 阿光望著加賀,慢慢的走到他面前停下。由於身高的差異,自己只好提起腳跟。 唇輕輕相碰。時間持續不到一秒,阿光便離開加賀,並用光速退後幾步。 「…………」 「…………」 「…………」 「…………」 「……你剛剛的是甚麼?」 沉默對望一會,加賀首先開口,跟著慢慢步向學弟。 「不要告訴我那是吻…」 加賀凌厲的眼神,使阿光失去逃走的力量,只能不斷後退。加賀每前行一步,阿光便後退一步,但阿光退得兩步就不能再退,因為他已經碰到牆壁了。 加賀伸出雙手,按在阿光背後的牆壁上,將阿光定在自己的範圍裡。阿光出力希望推開加賀的手,然而這看來沒有作用,因為加賀的雙手絲毫不動。 阿光困窘地對加賀大叫:「……你做什麼!我已經吻了你,還想怎樣!?快些給我離開!」 「你那個算是甚麼吻?我根本沒有感覺!」 「變態加賀!!你想有什麼感覺!?」 加賀說得大聲,但阿光比他更甚。 「你是不知道甚麼叫吻嗎?我教你!」 阿光還未消化得到加賀的說話,加賀已經低頭,覆上阿光柔軟的唇。 濃厚、激烈,之前的根本沒法相比。 直到加賀覺得滿足,他才放過阿光。 「這才叫吻。」 完 後書: 爛尾。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