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468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未來 (雲獄)

突然某件物體吸引了少年的視線。 一部黑色的手提電話。 其實電話本身並不是重點,引起獄寺注意的是它的掛飾。 「黃色的鳥?」 獄寺肯定這絕對不是自己的品味。 說起黃色的鳥,少年就想到那個學校風紀委員長雲雀恭彌。 「不是吧?」 難道這是雲雀的電話,而這裡是雲雀的家?那麼十年後的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或者這沒錯是自己的家,但電話卻不是自己的? 又或者……… 「哎…真麻煩!」 想不透的獄寺用手抓亂自己的銀髮。 與此同時,茶几上的手提電話響了起來,嚇了獄寺一跳。 定眼望著又響又震的溝通工具,少年考慮要不要拿起來接聽。 「咦……這鈴聲……」 …很熟悉的旋律…… …自己在哪裡聽過… 「並盛中學校歌!?」 獄寺大叫。想到了,這鈴聲是學校的校歌! OH MY GOD!!究竟誰會用如此老土的音樂做電話鈴聲!?獄寺只想到一個。 雲雀恭彌!! 那麼說這真的是雲雀的東西? 獄寺不由自主拿起手提電話,打開話蓋,注視發光的屏幕。 「呃?」 液晶幕上除了出現一串號碼,還有讓人不能忽略的雲雀頭像和他的名字恭彌。 這…是什麼情況? 來電顯示是雲雀,即是這部電話並不是他的吧。獄寺不相信有人會做出在自己的手提電話上設定自己的來電圖像這種無聊愚蠢的事。 少年終於決定接聽。 將電話放到耳邊,獄寺正想開口說話,卻傳來對方的聲音。 〔為何這麼久才接?隼人。〕 「……隼人?」 獄寺重覆雲雀說的最後兩個字。 竟然直接叫自己的名字?!明明親密的人才會如此稱呼,他和雲雀在十年後友好到這個地步嗎? 實在難以想像! 〔…………你是誰?〕 「…………你是誰?」 雲雀皺起眉。好不容易等到電話接通,但對方竟然不是隼人? 〔我才要問你,你真的是那個雲雀嗎?〕 ……這聲線,是隼人沒錯,但又有點不同…比較稚氣……是了,那是他年少時的聲音。 「你是十年前的獄寺隼人。」是中了十年後火箭筒吧。 〔對。你還沒答我,你真的是雲雀?另外這是我的電話?〕 「是。」 〔十年後的我和你很好?〕 WAO,很核心的問題。 「沒錯。」 〔好到叫名字的地步?〕 「對,你也叫我恭彌。」 〔真的?天!不能想像啊!比七不思議事件更難相信!〕 猜想到少年隼人的苦惱樣子,雲雀微微彎上唇。 「我也和你一樣呢。」 〔什麼時候開始的?〕 「…不記得了。」 當然這不是真話,雲雀是不會忘記他和獄寺之間所發生的事。他說謊自然有他的原因。 〔是嗎?…………呀!!!糟糕!!〕 「什麼事?小隼人!」 獄寺的突然喊叫令雲雀緊張起來。要是少年獄寺有個萬一,難保不會影響到這個年代的隼人。 〔我到現在還未回到十年後……已經超過五分鐘了。〕 原來只是這樣啊……雲雀回復正常。…不,這也是一件大事,少年獄寺回不到過去,隼人不就不能回來嗎? 「火箭筒壞了?」 〔應該是吧……那該死的蠢牛!〕 「…你在哪?」 先和十年前獄寺見面再作打算。 〔不知道,十年後的我的家吧。我來到後一直都在身處的客廳沒走動過。〕 「電視機上方有一幅貓拼圖嗎?」 〔有。〕 「是你的家,我現在過去,等我。」 〔是你的家,我現在過去,等我。〕 獄寺聽完這句話,還沒作出回應電話便掛了。 「……那隻雲雀搞什麼!」 自己實在搞不懂,這個雲雀和自己年代的完全不同。他所認識的雲雀明明目中無人唯我獨專,但剛才對談的那個……自己竟然覺得親切!?更讓人跌下巴的是十年後的自己和雲雀居然以名字相稱,他們究竟是什麼關係啊? 「難道……」 沒可能吧。……但如果真的是那種關係… 「饒了我啊…」 獄寺坐倒在舒服的真皮沙發上。 很快,大概過了十五分鐘,獄寺便聽到用鎖匙開門的聲音。 「…連鎖匙也有啊……」 少年越來越肯定未來的自己和雲雀有著那種非一般關係。 沒幾秒,大人版雲雀恭彌便出現在獄寺眼前。 依舊俊美的臉孔,修長的身體配上合適的西裝,獄寺不得不承認十年後的雲雀非常有魅力。 銀髮少年打量男子的同時,男子也在觀察他。說是觀察,其實只是緬懷一下十年前的隼人。 互相對望片刻,獄寺先開口說話。 「…我和你是一對嗎?」 他想證實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 雲雀也沒有轉彎末角,頷首。 「是。」 「……果然呀……」 獄寺嘆氣。 雲雀一步步走近少年,然後坐在他旁邊空出的位置。 「你…真是意外的冷靜。」他本以為小隼人會吵鬧的。 「不只你,老實說我也驚訝自己可以這樣平靜。」 突然,雲雀伸出手指,微微抬高獄寺小巧的下巴,望住他的臉。 被迫直視雲雀的少年感覺自己的體溫上升幾度,數秒後才想到反抗。 「你做什麼!?」拍掉男子的手,移開和對方的距離,睨著他。 「我只想懷念十年前隼人的臉,沒有想做什麼。」雲雀回應,「應該說我不會做什麼。」 「因為你是屬於十年前的我。」 眼前的小隼人雖然一樣是隼人,但並不是自己那個隼人,所以不會對他作出踰矩的行為。 「我不屬任何人,我只屬於我自己!」獄寺不禁反駁。 什麼屬於十年前的我!?竟然說得如此理所當然! …對啊。雲雀忘記了少年獄寺的自尊和自己的不相上下。雖然那是事實,但不應該說出來。 「…你到過隼人的房間嗎?」雲雀若無其事改變話題。 「沒有,我沒離開過客廳。」獄寺也不追究。 「參觀一下吧,機會難得。」 「也好。」 看見少年點頭,雲雀站起來後往房間走去,少年從後跟著。 兩人在一道門前停下。 「到了。」 雲雀說,然後扭開門柄,讓獄寺先進入。 獄寺進去後,便被在角落的書桌上擺放的銀色相架吸引。 快步走近,獄寺拿起相架,仔細看著內裡的4R照片。 那是成年自己和成年雲雀的合照,背景是遊樂園的摩天輪。 原來未來的自己是這樣子啊。 「沒什麼改變嘛!」就是樣子成熟了頭髮變長了。 「對,基本上沒大分別。」 跟在少年身後的雲雀下評論。 「你們……」獄寺一頓,視線沒離開照片,「十年後的我和你很幸福吧?」 他實在沒想到自己和雲雀竟然可以露出那種連冰也能融化的笑容。 雲雀禁不止輕擁前方的小隼人。 「非常幸福。」堅定的語氣。 放下相架,獄寺慢慢轉身面對雲雀,抬頭對他彎上一個漂亮的微笑。 「那就好。」 然後,消失在一片煙霧中。 「咳」 霧散後,十年前獄寺站著的位置被十年後獄寺取代。 獄寺第一眼見到的是醒目的雲雀。 沒有奇怪雲雀為什麼在這裡,獄寺只是曖昧的一笑。 「十年前的你很可愛,恭彌。」 雲雀挑眉。 「什麼意思?」 「不知道呢?」 稍微想了想,雲雀眉頭一皺。 「……你不是對以前的我出手吧?」 獄寺哈哈哈的笑起來。 「天曉得。」 完 後書: 請期待過去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