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46812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過去 (雲獄)

「你這蠢牛,快些將東西還給我!」 「是藍保拾到就是藍保的!」 半小時前,獄寺在商店街買了一條款式很合自己心意的項鍊,在去十代老大的家途中,卻不小心被一對在街頭上嬉戲的小朋友撞倒,用小禮物盒裝著的首飾也從口袋飛跌。口頭教訓那兩個小鬼後,獄寺正想上前拾回項鍊時,卻被途經的藍保先一步拾起。 於是兩人開始了追逐遊戲,不知不覺進入了並盛中學範圍。 「還捉不到你,笨牛!」 「哇!」 把幾個炸彈拋擲到藍保前面,就在藍保因為爆炸停步的瞬間,獄寺加速,終於抓住小孩的乳牛服。 「快還我!」 獄寺對手中的藍保大叫,用空出的手打在藍保頭上,卻突然感覺到有人接近自己,即時將頭轉向那個位置。 「雲雀!」獄寺瞪大雙眼。 為什麼他會在學校?今天明明是學校假期啊!…見鬼!他連放假也到學校呀! 藍保把握獄寺將注意力集中在雲雀的機會,大力爭脫了獄寺。 「藍保我不是這樣容易被人捉到的!」 「………」 獄寺現在已經沒多餘時間管藍保,因為前面的人危險十倍。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想被我咬殺嗎?」 雲雀沒有即時大開殺界,但已拿出拐子擺出打架的模樣。 「那你又在這裡做什麼?」獄寺不想對雲雀解釋,而他實在奇怪雲雀是基於什麼理由會在學校出現。 「我沒有義務向你說明,回答我的問題。」他雲雀恭彌做的事沒必要對草食動物報告。 獄寺扯起漂亮的唇,「我也沒有義務回答你。」 竟然敢反抗自己,真難得,雲雀不怒反笑。 「你膽子不少。」 「不是所有人也怕你的,委員長!」 獄寺知道論實力,一定比不上雲雀,但要他默默順從,他是打死也不願意。 「你們不要忘記藍保大爺!」 原來藍保並沒有離開校園,只是躲在一棵樹後看著獄寺和雲雀。在見到他們想幹架時,在自己的爆炸頭中取出火箭筒,朝著先前打他的獄寺射出。 一不留神,獄寺被準確擊中。 「哇噢。」 中招的獄寺被濃煙罩著,但煙消散後,出現在雲雀眼前的卻不是獄寺,應該說,不是剛才所見的獄寺。 「…獄寺…隼人?」 雲雀定定望著變成大人的獄寺……這是什麼回事?魔術? 獄寺可以看清東西時,映入眼簾的就是有點呆的少年雲雀。 「噗」 看到雲雀的樣子,大人獄寺禁不住輕笑出聲。 雲雀眉頭一皺,他得承認銀髮男子的笑臉很有吸引力,但那明顯是笑自己的什麼,他不能忍受。 說時遲那時快,雲雀如風搬衝向獄寺。 “噹” 拐子命中獄寺……雲雀如此認為,但原來只是擊中獄寺手拿的金屬打火機。換言之,獄寺用打火機擋住了少年的攻擊。 「等一等!聽我說!」 在雲雀意外一擊不能得手的那一瞬間,獄寺急忙道。 不知怎的,雲雀竟然真的收手了。他望著獄寺開口:「聽你說完,我們再打。」 遇到強者激起雲雀的鬥爭心,不過他知道自己若不聽銀髮男子的話,對方不會認真打只會一味防禦。 獄寺鬆一口氣。總之能和平對話了。 「謝喇。」 「想說什麼?」 「嗯,先解釋一下我的狀況。」獄寺覺得這樣比較好,「我想我剛才是中了藍保的火箭筒吧?那個叫十年後火箭筒,被射中的人會變成十年後的自己。所以我是十年後的獄寺隼人。」 獄寺故意不提那其實只有五分鐘時效,因為說了的話雲雀一定會趁自己未離開前開打。 原來如此。雲雀由上而下掃視來到十年前的人。他一直覺得少年獄寺很好看,雖然是弱了點。想不到十年後的他更漂亮,而且多了一份說不出的氣質,還有,很強。 雲雀急不及待想和他幹一場架了。 「說完了?」 「還沒!」還沒回去之前也要繼續說。獄寺下意識看一看手腕的名錶。 沒錯,獄寺根本是在拖延時間,一來,他不想和少年恭彌打,二來,未來是一個未知知數,他不想因自己的行動而改變了自己所處的未來。 「我……十年前的我和你究竟怎麼了?」 「你在假期擅入校園範圍,破壞寧靜。」雲雀頓了一頓,「咬殺。」 「我並不是要為自己辯護,恭彌。」獄寺說,「不過我會這樣做一定有理由。」 雖然我是不知道什麼理由啦。 雲雀不語,只是盯住獄寺。 「……幹嗎?」 「……你叫我恭彌?」 直呼自己名字?而且叫得那麼順?十年後的自己和獄寺這樣熟絡? 「呃?呀……不…哈哈……」糟了,一時間改不了口,獄寺暗思不妙。 果然,雲雀沒有放過獄寺,追問下去。 「十年後的我和你到底什麼關係?」 「這……普普通通的關係啦…」 獄寺不經意避開雲雀銳利的視線。 雲雀的唇出現微小的弧度。實在一點兒說服力也沒有。 「你不懂得說謊,獄寺隼人。」 「………真是的…」大人獄寺輕嘆,到了這個地步,也沒必要隱瞞了。「我和你是在一起。」 哇噢。雖然剛剛是猜想過,但聽對方親口說出來的感覺完全不同。 「何時開始的?」 「我不會回答這類問題。」 說完,獄寺再看手錶上的時間。咦?應該已經過了五分鐘,怎麼還未回去?難道火箭筒壞了?……不是這麼巧合吧? 「你很趕時間?」雲雀留意到,這已經是獄寺第二次看錶了。 「不……唔。」獄寺決定說出真相,「其實火箭筒的效力只有五分鐘,不過現在看來壞了。」 「先說,我不想和你打架。」 雲雀望著獄寺,半響終於嘆一聲:「…算了,我現在也不想打。」要是打架中途對方變回十年前獄寺,實在會相當沒勁。再者,自己和獄寺是…… 銀髮男子笑言:「很好。」 「……………」雲雀差點迷失在獄寺動人的微笑中。勉強自己收回目光,雲雀一個轉身道,「跟我來。」 「到哪裡?」其實哪裡獄寺也準備跟隨,只是順便問問。 「接待室。」雲雀回答。 ※※※ 「哇,很令人懷念。」 一踏入雲雀專用的接待室,獄寺感慨。中學畢業之後,也沒再到過這裡了。 男子上前,毫不客氣的坐在沙發上。 「還記得以前你用各種名目強迫我來這裡和你……呀…」糟糕,自己好像說了不該說的事…… 「…原來如此。」雲雀有深意的揚起嘴角,是一個好提議呢。 這…叫做自作自受?十年前的我,對不起了。你那充滿刺激(?)的校園生活,可能是十年後的我造成的。 「呃……嘛…」算了,就算叫雲雀忘記剛才的話,亦只是自欺欺人。 就在此時,獄寺的腦海閃過一個念頭。 忍著想笑的衝動,大人獄寺拍拍旁邊的空位。 「來我這邊坐。」 「不要命令我。」 「能請你來這邊坐下嗎?恭彌。」 「…………」 一直倚在門邊的黑髮少年終於也依獄寺的話做。他慢慢走到獄寺身旁坐下,望住男子問:「你想怎樣?」 「沒什麼。」獄寺說,「只想和你談一些事。」 「什麼事?」 「就是……」毫無預兆地伸出手抓住雲雀胸口的領帶,拉他到自己眼前,然後低頭,吻上他的唇。 「這是不是你的first kiss?」離開雲雀後,獄寺不正經的笑問。 雲雀不相信的擴大雙眸,他沒有想到獄寺會偷襲自己。回味著剛才的吻,那柔軟的觸感……自己的第一次…………雲雀的臉不受控的變熱。 「天!你臉紅了!」獄寺像發現什麼新鮮事的驚歎。他原本只想再次見識雲雀的呆樣,怎知道竟然給他看到意想不到的事情。 「你……」由有意識開始也沒試過這樣丟臉,一個衝動,雲雀拿出拐子架在獄寺白皙的頸上,將人推壓倒在沙發上。 「咬殺。」 「這種咬殺我敬謝不敏,恭彌。不過……」獄寺沒將雲雀的行動放在眼內,還若無其事的勾唇,「另一種咬殺我或者可以奉陪啊。」視線由雲雀的臉緩緩向下移,直到某處停下。 之後,便與一片清脆的笑聲消失於空氣中。 「雲…雲雀!?」 由十年後返回現世,獄寺張開眼見到的就是近在咫尺的雲雀恭彌。 「這…究竟是什麼情況!?」自己被壓在沙發,雲雀在上方一動不動望住他。 誰來告訴他剛才發生什麼事!! 「你……」 「我什麼啦?」 「你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 不給獄寺任何說話機會,雲雀低首,將唇準確的覆上獄寺。 完 後書: 誘受!大人獄寺誘惑少年雲雀!於是少年獄寺受罪…(笑) 或者會有現代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