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同人創作,正常人勿進,謝謝。
  • 156183

    累積人氣

  • 4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退化一章 (獄受)

“這…是我嗎?” 凝望著鏡中的自己,隼人眨眼,再眨眼。雖然他是有想過快點長大,但也不可能只一晚的時間,由七歲變成十四、五歲的模樣。 究竟是……… 突然響起的電話鈴聲打斷了隼人的思考。 隼人拿起就放在鏡子旁邊的銀色手提電話,打開話蓋,彩屏上出現自己不熟悉的文字和號碼。 考慮三秒,隼人決定按下接聽鍵。 〔獄寺同學,你還未回到學校嗎?今天有測驗啊。〕 陌生的語言傳入隼人耳際,隼人猶豫片刻才開口。 “對不起,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隔了幾秒,電話才再傳出聲音。 〔…獄寺同學?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明啊!〕 “真對不起,我聽不懂你說的話。” 〔………………獄寺同學你究竟怎麼了?……誰知道等等的英文?…………WA….WAIT!〕 靜了一會,傳來的依然是奇怪的語言,幸好,句子的最後終於有一個字隼人是明白的。 英文……雖不是自己最拿手的語言,但總算是認識,隼人也鬆口氣。 「OK.」 聽到自己的話,對方好像也放心起來。 ※※※ 「夏馬爾醫生!」 拿著手提電話的阿綱慌忙衝進保健室,連門也忘記敲。 夏馬爾望著眼前喘氣的彭哥列第十代首領,道:「要我幫忙?你要記得我不醫男生的。」 「不…不是啦!」慢慢順回氣的阿綱說,「獄寺同學有點奇怪!」 阿綱吐出的名字令夏馬爾稍微正經起來。 「隼人怎麼了?」 「今早有測驗,我見獄寺同學還未回學校,便打給他。電話接通後,他說著我不明白的話。」阿綱簡要陳述。 「什麼叫‘我不明白的話’?」夏馬爾問,「你沒打錯吧?」 「肯定沒有!」阿綱回應,「那絕對是獄寺同學的聲音!而我不明白的話,是獄寺同學說的不是日文,又不像是英文,總之…我不知道他說什麼!」 阿綱這才想起手上的電話,馬上遞給醫生。 「你聽聽看!」 夏馬爾接過電話後,放到耳邊。 「…喂,隼人?」 阿綱留意到夏馬爾的目光忽然一變,跟著開口已經換了另一種語言。 ※※※ 隼人依言乖乖的等待對方再次說話。幾分鐘後,終於給他等到。 〔…喂,隼人?〕 自己的名字!隼人開心極了。 “是!請問是哪位?” 良好的家教令他沒有忘記要問對方是誰。 〔“…我是夏馬爾。”〕 “夏馬爾!太好了!你在哪裡?” 〔“你怎麼了?這是遊戲嗎?竟然‘請問’我,還竟然說意大利文。”〕 隼人不大懂夏馬爾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自己說請問和意大利文很奇怪嗎?他一直是這樣子啊。不過這不是重點。 “是遊戲的話實在太誇張了。夏馬爾你聽我說,我一夜之間長大了!” 〔“……幾歲?”〕 “昨晚都是七歲,不過今天應該有十四歲。” 電話傳出一陣笑聲。 隼人嘟起唇,夏馬爾以為自己在說笑嗎? “我不是開玩笑的!你見到我就知道我沒說謊!” 〔“你今年根本是十四歲。我沒時間和你玩,掛了。”〕 “等等!” 隼人首次感到慌了,他隱約發覺問題的嚴重性。 “我…我只有自己七歲的記憶。” ※※※ 正當夏馬爾以為這是阿綱和隼人聯合戲弄他的局而想掛斷電話時,隼人有點抖的聲音響起。 〔“我…我只有自己七歲的記憶。”〕 “…什麼意思?” 夏馬爾一時間捉不到隼人的含意。 〔“我知道的自己只有七歲,昨晚我還在自己的房間彈著鋼琴,怎知道今日起身,發覺自己在不認識的地方,還長大了很多。剛才打給我的人,我也不知道是誰,電話屏幕顯示我不懂的文字,那人所說的我亦完全不曉得。”〕 隼人的話令坐在旋轉椅的夏馬爾站起。 看在眼裡的阿綱終忍不住開口:「夏馬爾醫生,獄寺同學怎麼樣?」醫生和隼人的對話他沒有插口的餘地,因為他聽不明,但醫生凝重的樣子他可是清楚得很。 夏馬爾對阿綱做了一個不要吵的手勢,然後說話。 “你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嗎?” 〔“我的家?我看到書桌上有我和別人的合照。”〕 “我現在到你那裡,不要亂動。” 〔“知道!”〕 說了句再見後,夏馬爾掛斷電話再還給阿綱。 「我要到隼人那裡,你先回課室,順便幫隼人請假。」 「獄寺同學究竟發生什麼事?我也一起去!」 「你去了也幫不到。」夏馬爾拒絕,「再說你不是要測驗嗎?快走吧。」 「但是……」阿綱還想說,但被夏馬爾打斷。 「放心,隼人沒事。」 「…我明白了…」阿綱妥協,「那我回課室,如果有什麼事請告訴我。」 夏馬爾點頭。 ※※※ 門鈴響起,坐在客廳沙發上靜靜等待夏馬爾的隼人立即起身,快步跑到門前將門打開。 比印象中樣子老了點的夏馬爾映入瞳孔。 隼人上前興奮的抱著醫生。 “夏馬爾!” 夏馬爾輕拍隼人的頭。 隼人抬頭,笑著道:“你老了!” “你這小鬼。” 若果夏馬爾先前還有一點點懷疑隼人說話的真確性,現在已完全相信。 眼前的隼人絕對是小時候那個天真無邪的隼人。 “我這叫成熟,成熟你知道嗎?…進屋再說。” “哦!” ※※※ “你說你只有七歲的記憶?” 坐下沙發後,夏馬爾問道。 隼人連續點頭。 “我肯定自己是七歲。” “八歲打後的事你沒有任何印象?” 搖頭,隼人說:“我只有七歲,怎麼可能有八歲以後的記憶。” 有道理,但是…… “你現在是十四歲。” “唔………” “…你有覺得身體哪裡不舒服或疼痛嗎?隼人。” 夏馬爾轉變話題。 “沒有。” “我看一下。” “好。” 詳細檢查完隼人後,夏馬爾得出一個最有可能的答案。 “你記憶退化了。”一頓,“不知道什麼原因,你的記憶退到只有七歲的年紀。” 隼人一呆,“為什麼會這樣?” “我和你一樣想知道。” “那……你可以醫好我嗎?夏馬爾。” 隼人露出期盼的表情,但夏馬爾無奈搖首。 “我就知道…”隼人有點低落,但下一秒卻笑起來,“沒關係,明天會更好!” 醫生實在很喜歡這個性格的隼人,愛笑又活潑開朗。忍不住伸手將隼人擁入懷裡。 “很可愛啊隼人。” “呵呵” 跟著的時間,夏馬爾和隼人愉快的聊天。 ※※※ 阿綱回課室後一直留意著手提電話,終在放學後接到夏馬爾打來的電話。 〔你知道隼人的家在哪嗎?〕 「知道!」 〔那你和那個棒球少年來隼人家吧,情況到時再說。〕 「好,我們馬上來。」 阿綱和缺席棒球練習的山本以最快的速度到達隼人家。按下門鈴後,開門的是醫生。 「夏馬爾醫生,獄寺同學……」 「在客廳。」 脫鞋後,山本和阿綱步入客廳。 “隼人,他們就是我說的阿綱和山本。” 跟隨在兩人後面的夏馬爾對從餐桌椅站起來的隼人道。 「阿.綱、山.本,你.們.好。」隼人微笑著用生硬的日語對面前的人鞠躬打招呼。 「獄寺(同學)?」眼前是自己認識的獄寺隼人嗎?兩人一同轉頭望向夏馬爾。 夏馬爾扼要說明隼人的情況。 「即是…現在的獄寺只有七歲?」 「可以這樣說。」 阿綱和山本望住隼人,只見隼人對他們彎上純真的笑容。 兩人跟著報以微笑。 「呃…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嗎?」阿綱問醫生。 「學意大利文。」 「「……………」」 完 後書: 突然萌上大人的身體、小孩的腦袋的隼人,於是出現這篇。 山本路人化了…… 應該還有二章的,請期待的人期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